第10章 第十一天,诡异的兔尸
  • 荒岛求生日记
  • 漂泊的萝卜
  • 2022字
  • 2020-08-07 16:40:02

我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

尽管我现在站在这阳光下,但我浑身如入冰窖!

我的脑袋开始混乱,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现在是不是还处在幻觉之中。

眼前的这一幕让我毛骨悚然。

一只兔子头,孤零零的躺在我的身边,血腥味刺激着我的胃,在里面狠狠的搅动着。

血液把下面的青草都已经染红,无数小虫正趴在上面贪婪的啃噬着。

它的身体已经消失了一大半,肋骨早已不知所踪,皮肉撕裂处,深深的齿痕印刻在上面。

这孤独的兔头离我只有区区的几十米,我不知道其他人处在这个情况下,是什么样的心态,我想说,此刻我已经恐惧到痴傻了。

也许有十分钟,也许更长。

我就这么站在那里。

忽然一阵风吹过,让我意识到,或许应该找个东西防身,哪怕没有任何作用。

昨天的幻觉,对我的影响太大了,导致我现在看到这个画面就想到老虎。

还好,这风吹的我清醒了一点,理智开始上线。

老虎应该不可能,这种兔子,老虎的胃口是不会留下这些的。

但是食肉猛兽应该是毫无争议的。

这让我的脑中又出现了各种想法。

狼?

豹?

熊?

或者其他我没见过的凶兽?

或者说岛上有人?他在向我示威?

思绪各种纷飞。

最终我还是决定,尽快回到我的庇护所,加固它,完善它。

拾取了一根我自认为非常粗大的树枝,我开始往庇护所走去,我想如果不准备好的话,今天我将无法入眠。

所幸,今天的阳光很大,但我还是觉得有点阴冷。

昨天那画面太真实了,以至于我现在在树林中都一直感觉会有老虎出现。

“啪嗒”只是一根被风吹落的树枝。

我却被吓了一大跳。

我的后背被冷汗浸湿。

跑,我开始拼命的跑起来,虽然我的脚还没完全好,但我完全顾及不了了。

风擦过我的耳朵,呼呼响。

终于,我来到了庇护所,虚脱的我躺在“床”上休息了好久,直到我的呼吸开始变缓。

我要按计划行事了,太阳已经开始缓缓西斜,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开始起身去树林中,拾取任何我能拾取到的树枝。

拾取,堆放,拾取,堆放,不停反复。

也幸好,这附近因为前几日那场大水,冲倒了好多小树,正好都被我拖了回来,有几棵实在太重了,目前以我的能力没办法取回来,只能留到以后了。

接下来,我就开始了我的工作。

一根根略长的树枝,被我均匀的插在“床”的四周。

每两根之间的间距差我只留了三根手指宽。

并不是我不想插的更密集一些,因为我试过了,如果我插的太密集,树枝将远远不够用。

接下来还是藤蔓,这个东西很多。

没过多久,我就抱回来好几堆,我将他们按照S形,在树枝之间来回绕着,用以固定住它们。

很幸运,这些藤蔓虽然比较粗壮,但是韧性却很好。

我在树枝最下方固定了一根藤蔓,又在树枝上方也固定起来。

还有一些多余的短小树枝,被我插入固定好树枝的缝隙中。

看着完工后的小篱笆,我很满意,现在我的庇护所变成了一个小屋,除了没有顶而已。

不过,我马上想到了一个点子。

我又去找了很多藤蔓过来,这次我几乎将附近的藤蔓搬空了。

之前方圆百米内是肯定没有了。

藤蔓的一端被我绑在一棵拖来的小树上,另一端被我甩上了“小屋”的顶上。

我将它穿过屋顶,系在另一边的小树上。

两棵小树都被我靠在篱笆上。

接着,我又重复的系过了好多条藤蔓,最后,我将那天摔下树之前得到的,椰树的树叶覆盖了上去。

完美!

虽然这小屋实际并不是真的很完美,但是我非常非常的满意,至少它像个家!

多余的藤蔓我舍不得丢掉,于是被我用来在“小屋”的四周绕了一圈又一圈。

我轻轻推了几下,很牢固。

多余的树枝也被我利用起来了。

我将它们斜着插在了“小屋的外面”,用来阻挡野兽的靠近,我是这么觉得的。

夕阳洒下,太阳即将落山,黑夜即将降临。

我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我忘了做门……

我进不去了……

我真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下!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会忘记。

没办法,天马上要黑了,现在做门肯定是来不及了。

我只能一根又一根,抽出我插入地面的树枝。

藤条很多,我废了很多力气才拔出三根树枝。

终于,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我进去了。

树枝被我凌乱的插了回去。

松动,摇晃。

“哎,先将就着吧。”我告诉自己。

火堆点燃,我开始吃晚餐,这种红色的果实我渐渐吃腻了,尽管我很想吃点别的,但是夜晚我是肯定不会去的。

“明天再找吧。”我安慰自己。

“哒,咔咔”一连串的声音就在我的“小屋”外面响起。

“咔咔咔”

我的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沉重的呼吸让我倍感压力。

这声音不停响起,还有什么重物被拖动的声音。

恐惧在这样声音的刺激下开始产生变化。

我开始愤怒!

没错,愤怒!不管是什么东西,你要来就直接过来!凭什么一直吓唬我?

愤怒一上脑,我变成了勇者,变得毫无畏惧。

我拿起一旁粗大的枝桠,扒开树枝冲了出去。

“卧槽”我不得不说脏话!

因为我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有一只巨大的椰子蟹正在费劲的拖动着我捡来的行李箱!

它居然在行窃!

它在偷我的东西!

我一把抓过行李箱。

根本无视它那高抬的双钳。

狠狠的盖了上去,人又使劲跳了上去。

噗,喀嚓。

它就这么成为了我的猎物。

椰子蟹的味道本就是那么美味。

但今天,我将蟹肉放入了上次拾来的大椰子。

椰汁炖蟹肉!

谁也想不到,这玩意竟然这么美味。

嫩,甜,滑,弹。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