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血衣惊现
  • 血岛传奇
  • 糖葫葫
  • 2212字
  • 2021-12-13 20:38:22

农历三月初八——清明节,细雨蒙蒙的江南,一座深山老林中的古老寺庙——金泉寺,就像人生一样,正在慢慢的老去,正在慢慢的被人遗忘着!

据说这金泉寺名字的由来还有个传说故事,那时节正是宋仁宗年间,江南大旱,百姓生活疾苦!而此山附近的城镇闹旱又属最厉害,附近的土地寸土不生,河水干涸。后来山上来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大法师专门上山求雨,过了没多长的时间,寺庙中的枯井竟然冒出了水来,生生不息,此事儿一传十,十传百,竟然都惊动了当时的宋仁宗皇帝。皇帝和官府为了宣扬佛法,感谢上苍,将此枯井镀上金子,好生装饰,宋仁宗钦赐御笔金泉寺,并册封求雨大法师为普渡禅师。

据说当年这金泉寺的香火旺及一时,很多远近的达官贵族纷纷前来上香求福。可是现在呢,曾几何时的香火满堂,人潮如涌都已经是过眼烟云,如今的金泉寺只是破烂不堪,难以入目的佛家建筑。

这就是世界,万事万物皆生于土而又要归于土。

一切……一切都是过眼烟云。

今天是清明节,上山拜佛祭祀祖先的人早已离去,而且都是这寺庙附近寥寥无几的村民而已。

深夜,一轮明月悬挂于空中。

滴答滴答的细雨拍打着山林,拍打着世间万物,任你如何的躲藏,你也躲不过命运的波澜。黑夜中,有两个人,头戴着斗篷,身披着血衣,中等身材,对,身披的就是血衣,血红色的衣服,就像是刚用鲜血染好了的一样,像幽灵,又像是勾魂的使者,虚无缥缈的走在这山间的台阶上,恐怖而又令人惊悚!任你是再大的胆量,看到他们也只能是倒吸一口凉气,自求多福了!

不知道这两个深夜中的精灵用了多少时间走完了这三千多个台阶!

山顶,唯一一间亮着灯的禅房。

他们停下脚步,四目望着禅房,就像地狱中的恶魔,两眼要放出灼烧灵魂的烈火似的。

“他连夜里也要念经拜佛吗?”一人说道。

“哼,就是再用两辈子的时间求佛庇佑,他也是难逃一死。”另一人冷酷的答道。

站在禅房窗外向里面望去,桌上的蜡烛已快燃烧殆尽,微弱的烛光洒满了这破旧的禅房,屋里陈设布局简陋,里面物品早已暗淡无光,让人看去着实心中无限悲凉,但佛龛上的燃灯古佛却让人擦拭的异常明亮。只见一人衣衫简朴,消瘦但显得很精神,头顶九颗戒疤,正双腿盘坐,两手紧握着佛珠,口中默念着《金刚经》。

“阿弥托佛,善哉善哉,既然两位已经找到了贫僧,为何又要躲在门外不来相见呢?”念经的和尚突然说道。

“你死到临头,还装作如此镇定,我们也只是想在外面多看会你的虚空假面而已。”门外一人边推开禅门边说道。

“想不到啊,血衣社曾经的头号杀手蝮蛇,杀人如麻,嗜血如魔,如今竟能遁入空门,吃斋念佛,哈哈,哈哈,可笑可笑啊。哈哈,哈哈。”另一个身披血衣的幽灵说道。

“阿弥陀佛,佛渡有缘人,贫僧之前罪孽深重,只想余生遁入空门,一心向佛悔过自新,为何青龙,白虎二位护法不肯放过呢?”和尚说道。

“哼,想的美,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背叛我们,背板组织的结果你就得死,更何况你知道我们那么多的秘密,怎么能容你存活于世?这也不是我们二人所能决定的。”和尚口中的青龙答道。

“哈哈,是啊,我也知道二位是受了统领和长老会的命令前来的,本以为隐姓埋名遁入佛门能够度过余生,可还是被你们找到了。哈哈。”和尚笑着说道,但是他的眼神中却透出了一丝丝的忧伤。

“虽然我们组织隐藏的很深,极少人才知道我们的存在,这也是为什么组织能够日益壮大的原因,可是像找你这样的高手,费点力气是当然了,可还是能找的到的。”青龙说道。

”她早已登极乐世界了,我又有何尘世间的牵挂,只是还望你们早日放下屠刀,少做恶事,多多行善还好。“和尚说道。

“废话少说,”只见嗖的一声,一只锋利无比的匕首从白虎手中挥去,正中和尚的喉咙,血,鲜红的血液,和青龙白虎身披的血衣一样,从和尚的喉咙中喷射出来。

“哼,大名鼎鼎的蝮蛇也不过如此,死到临头还教训起人来了,”白虎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他是有意寻死,如果真打起来,杀他还是要费些力气的。”青龙淡淡的说道。

和尚倒地的声音惊动了正在半睡的空静大师,他的禅房李这是最近的,空静大师起身前来查看究竟。

“了空师傅?了空师傅?“空静大师边走着边喊道。

了空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

“任务已经完成,有人来了,我们回去复命吧。”青龙道。

”走,“白虎答道,两人走出门外双脚一跃飞奔着下了山。

正巧空静大师刚巧赶来,看到两个红影在黑夜中飞奔下山。

空静大师虽已年过半百,看到这一幕也着实吓了一跳,头皮发麻两腿一软摊在地上喊道:”什么人?“

黑夜中的两只红幽灵早已不见了踪影。

空静大师慢慢站起身子晃晃悠悠的走入了空的房间,看到眼前的一幕,空静大师又是大吃一惊,禅房里充满了血腥味,鲜血染红的地板,昔日的了空师傅如今竟躺在血泊之中动弹不得了。

“快,......快来人啊,了空师傅遭人杀害了,了空师傅遭人毒手了.......“空静大师慌张的向后院跑去。

这金泉寺里加上了空禅师一共也就六个人,除了了空和空静大师外,还有主持常慧大师,和尚了寂,了嗔,杂院王伯四个人。

空静大师的叫喊声越来越近,先醒的是主持常慧大师。

”何事惊慌?空静师傅。“常慧大师穿衣开门走出自己的房间问道。

”主持,不好了,了空,了空他遭人毒手了。“空静大师气喘嘘嘘的说道。

和尚了寂,了嗔听到空静大师的叫喊声也纷纷前来。

“什么,了空被人杀害了?”了嗔大惊道。

“走,我们去看看。”了寂说道。

说着三人在空静大师的带领下前往了空大师的禅房。寺庙里打杂的王伯每日将寺庙打扫完后,就饮酒求醉,晚上睡上个一塌糊涂,第二天中午过后才迷迷糊糊的起床干活,估计这个时候他正在梦中寻找乾坤吧,哪能听到空静大师的叫喊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