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木荼
  • 茗铺之灵异实录
  • 蔓朵
  • 2171字
  • 2020-03-07 07:25:57

搜神记有云:千岁龟鼋,能与人语;千岁之狐,起为美女,这一切的缘起缘灭,数之至也…

我的故乡在吴越交汇之地,那里高山叠翠,溪流遍布,出产的茶叶亦因气候土壤十分有名,而我,因祖上余荫,承继了小座茶山,日子倒也闲适安稳。

乡里习俗但凡孩子出生便会在满月抓周,那一年的我却抓了满小手的茶叶,父亲以为祖业后继有人,欣喜之余,取名王茗。

日子不咸不淡的行云流水,这一年,我刚及弱冠。

“茗哥,茗哥!”

一声呼唤将我从陆先生的茶经拉回来,定晴一瞧原是隔壁的猎户黑豹。

只见他将袖子一撸,不管不顾的独自对着紫砂茶水罐一痛牛饮。我倒也司空见惯,这一壶本是为他准备,每次回报我的都是他山间的见闻。

“茗哥,今天你猜猜看我遇见什么了?”

喝完茶水,黑豹坐到桌边,我推过一碟五香蚕豆,他便笑将起来说道:“每次茗哥最心疼我,哥,今天我追一只獾追的紧,“不觉竟追到姑娘峰顶…”

什么?姑娘峰顶?那山间崎岖难行,况时有山石崩塌,是险峰,我不觉暗暗吃惊。

“可气上了山崖顶,却被那厮逃脫了!”说道此处黑豹一脸惋惜。

“不过,茗哥,今天我也有大收获,关于你的…”

“关于我?是什么?要送我狐皮裘还是鹿皮袄?”我打趣道。

“哥哥~别说这些没有,要真有,我这还需要不是?”说完,便拍拍自己的肚子。

“哥~这次说真的,你猜我发现了什么,姑娘峰的山崖之上,有一棵三人也合抱不来的茶树。”

我知道在井陉县南康庄村,有一株4个人才能合围的隋代老槐,如皋九华镇也有棵平均冠幅19米的银杏,茶树若要长成如此不易,只听说云南勐库有古茶树。

黑豹在山谷深处的姑娘峰发现参天古茶树的事,当下便勾起我的兴致。

家里茶山上茶树所产的日铸,北宋诗人晏珠有赞:稽山新茗绿如烟,静挈都篮煮惠泉。

只是日铸雪芽采摘标准严格,而茶树时年历久产量竟渐渐微少起来。

若是有其他稀少优良品种的茶树来培植,或许能让茶园重新焕发青春?我暗自思忖着。

“黑豹,明天我跟你去看看。”

“茗哥,怕这世上只有茶能让你面孔变色。”

“少贫嘴!”我故意作势去打,那黑豹却已笑着跳出三丈之外。

“好哥哥,你饶了我吧,明天我带你去便是”说完一溜烟的跑不见了。

一夜辗转,冥冥中似有无形之手将我推将过去,半睡半醒间满目翠绿的古茶树枝婆娑。

天刚亮,我便拿了百宝箱跟了黑豹沿着野竹丛生的山路,去往梦中的乌克邦。

山路崎岖,山林间溪布密布曲折,逼狭之处,用手脚并行,一路攀岩,好在一年之前的野地训练教程,这些也不觉得苦累。

黑豹矫捷的走在前面,一路收拾着花蘑,紫芝。

眼看沿崖快走至山腰,清澄的天空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一瞬间飞沙走石,我倒吸一口冷气。

黑豹更叫苦不迭,“见鬼了!这说变天就变天,停在这千万别把命交待了。”

奇怪的是,出门前我曾卜了一卦,卦象天晴无雨。正想着风越发大了,不知何外飘来一团团黑云夹着豆大的雨点砸在人的身上,竟生出痛来。

我暗暗吃惊,曾听祖父说过,一花一木都是有生命的,时间久了亦会成精,山谷溪流无人之处精怪最易修炼。

急忙闭目念起辟邪咒来,天道毕,三五成,日月俱出,出窈窈,入冥冥,气布道,气通神,气行奸邪鬼贼皆消亡…急急如律令。

念至一半明显觉得风小下去很多,念完睁目天空清澄的一丝云彩也没有,看地下亦是干的。

黑豹此时哆嗦道:“茗哥,莫要是撞邪了?我们还是下山别去了吧!”

“不行!已经走到这了,我到要看看何方神圣,这般故弄玄虚,别怕,自古邪不胜正!”

说着话,我们便又向前攀附着岩壁而行。这一路却顺畅无限,不一会便到了山顶。

我遥望看参天古树,茶叶墨绿泛着金光,一股极淡的清香入得鼻窍,忙走近去瞧,仰头望去只见那树似有五层楼高,树冠出奇华美庞大叶子油绿,表皮粗糙,好一棵宝树,我由心而赞。

茶树,不同旁系,对水土要求极高,因水土不同,味道也大相径庭,这姑娘山之下有一处山泉小眼,日日滋润着茶树,生的恁般好,土质是…正想着却听得黑豹一声惊叫…

我顺着黑豹手指所指位置望去,只见一只手掌般大小的黑蚁正啃食着茶树,木屑洒落一地,竟已啃出碗口大小的洞来。

心没来由的隐隐心疼起来,顺手拿起块山岩奋力砸去,却不料砸偏去,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只是砸落那畜生左胸处两根腿脚,流出暗红色液体来。

那畜生扭转头朝向我,对望间不由惊骇,它的眼,竟然,它的眼,竟泛着妖异的红色。

须臾间它爬下树转向朝我快速行进而来,黑豹忙搭弓射箭,一只只竹箭嗖嗖朝着黑蚁而去。

那厮却也聪明狡诈,知道处于劣势,竟忿忿扭头而去,片刻隐于草丛不见踪影。

我忙大步走向茶树,用布轻轻抚去细屑,拿出百宝箱内的独门配制的生木灵细细的涂在树的伤口上又用布条将伤口包扎起来,我防着黑蚁还来,又掏出石灰硫磺之类,散洒在四周。

黑豹则立于一旁全力警戒着,他因遇险脸上通红,也难为他,今日所遇之事,只怕十年也难碰上,这句话,在一年后的某天又再次应验,认识我,正如歌中所言:别问是劫是缘。

做完这些,我采了些粗壮的成熟枝条预备扦插之用,抚了抚茶树。遇见如此怪异大蚁只怕夜长梦多,于是赶在太阳落山前黑豹和我下了山。

日子继续不咸不淡,黑豹依旧日日到茶铺里,说着每日进到山里的趣闻,只是不再敢去姑娘峰,私下问我:“哥,那蚁恁大,怕是成了精了?”

我知他内心惊惧,便宽慰他道,山水养人,这些山物得了山地灵气自然长的大些。

心里却有些过意不去,不是我直拗,兴许黑豹还是昨日那个什么也不怕的黑豹,索性这人生性鲁直,亦不曾再追问下去。而扦插的茶苗长势非常好,直到茶园的田伯找上门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