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全面胜利。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2692字
  • 2020-06-06 22:00:00

萧夜展开护盾,抵挡如急雨般的攻击,不一会,他们发现虽然这个阵法由六十位精神体实化者制造,但是分撒的攻击连他的护盾也打不破,于是他们改变策略,将力量集中起来并且锁定萧夜,萧夜闪躲不了,正面抵挡着,第一次他的护盾便被破解。

“要是在外面,我非将这个破阵斩碎。”萧夜愤愤道。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惊雷声,“是大哥!”萧夜激动道。

然而阵中的人也意识到事情不妙。

“他怎么来这么快。”

球体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缩小,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很快他们无处可躲。

陈羽泽见事不妙,释放雷阵,混沌大阵上下出现雷霆印记,精神领域观察者球内二人的状态尚佳,释放雷电全面覆盖法阵。

“奥义·逢魔幻舞斩。”阵内萧夜不甘坐以待赎,乱舞斩将阵内的每一寸破坏不堪。

配合陈羽泽的狂雷,混沌大阵瞬间被破解,阵法破除的同时,萧夜带着万顷穿越空间逃脱敌人的包围。

“重楼吩咐过,不可以杀他。”

“那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重楼好像再与两个小丫头战斗。”

听到重楼的名字,万顷的反应有点激动。

“重楼!”

“重楼?”

“嗯,九大百级神王之一,除了你了解的六个,还有元素神王,塑造神王,而重楼,就是天技神王;详细的以后再说。”

“超重力·灵魂引力,锁定。”目标就是陈羽泽。

“星核,繁惜。”陈羽泽也立刻反击。

“灵魂引力对他不起作用。”

“这是什么!?”星光落满了敌人周围。

陈羽泽用量子护盾将二人包围,开启精神领域,防御盾的外面是一阵天轰乱炸;敌人或亮起护盾防护,或施展技能闪避,然而没有人能逃离陈羽泽的精神领域,乘敌人手忙脚乱之际,陈羽泽再次施展一道天雷引道,范围内的敌人精神体瞬间被溶解,连消散的过程都直接省略。

陈羽泽解开了能量罩。

“呵呵,真是怪物呢。”

“真正的怪物是你们才对。”

混沌剥夺了他们一切的情感,比机器人还要冷漠。

万顷开玩笑道:“两边都是怪物。”

两人近乎相同的速度。

“影分身。”

“奥义·封魔乱舞斩。”

“零时间。”

配合万顷的零时间,萧夜的实力如虎添翼,手中的刀如行云流水般,划过敌人的精神体,刀光闪过所形成的纹路朴实华丽,对于萧夜来说,此时的时间彷佛禁止了一般。

发动零时间的万顷即使在精神体实化者面前也如鬼魅般,凡是感知到万顷方位的人,都已经被万顷的力量贯穿全身,接着迎接他们的便是死亡。

敌人倒下时才听见两个字:时间。

杀人的速度超过了精神之力的传递速度,用杀人不过头点地也不及于此。

过强的力量释放难免会有缓存,当敌人的同伴反应过来时,他们开启了自爆,如果此时攻击他们无疑是在加快他们自爆的速度。

然而在陈羽泽的精神领域,敌人的精神体主导权也是陈羽泽的,原本急剧激烈力量反应的敌人的精神体,顷刻间又恢复了平静。

陈羽泽的精神领域愈发显现,每个敌人的上空出现一道神雷,无论的隐现还是瞬间移动,神雷始终存在于他们的上方。

“贯穿他们的灵魂吧。”

随着陈羽泽话音的落下,剩下的敌将全部阵亡。

“陈羽泽!我们来帮你了,敌人呢?”艾塔利亚姗姗来迟。

“已经解决了。”萧夜平静的说道。

“这么快?六十位精神体实化者就这样随便杀完了?”

“随便?你看到就不觉得随便了。”萧夜算是很心平气和的说话了,虽然听起来像嘲讽的话。

大家像相处了很久的朋友,都习惯了萧夜每句话都是怼人的性格。

万顷:“你们打败了重楼?”

艾塔利安轻轻答应:“嗯。”

陈羽泽望着身后一片残骸,心中不免五味杂陈。

“时间倒流。”万顷将时间神力加持在残骸上,渐渐的残骸恢复成初始的样子,机舱中的人伤口也全部愈合,但是生命却回不来了。

“boss,我不明白为何不阻止他们。”,山顶翘崖边,一个充满魅惑的女性声音说道。

“劝说无用,这样也算推进我的计划了。”夜林站起身说:“走吧。”

“去哪?”

“去一个热闹的地方,换换环境。哦对了,告诉一线天他们准备好,很快陈羽泽他们就会夺回罗烈星了。”

“您为何会如此确定。”

夜林微微一笑,“算的。”

“您说的热闹的地方就是这个地方?”

到达目的地后青魅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然呢。”

青魅只得跟着夜林步入这个星球上最大最著名的24小时游乐场去了,此时也正是最热闹的晚间。

安葬好烈士们后,大胜利还是该庆祝。

“将士们都在喝庆功酒呢,你们要不要去凑凑热闹。”总领说道。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沈思文回答。

萧夜:“有酒,我要去尝尝。”

洛子初:“雪,我们一起去吧,好久没有唱过食物的味道了。”

韩雪笙:“酒,好啊,我也想喝了。”

齐云天:“二哥还是那么喜欢喝酒。”

艾塔利亚:“正好,一醉解千愁。”

艾塔利安:“亚儿……”

万顷:“是因为重楼的事?”

艾塔利安:“好像是的吧。”

万顷:“你一向不是很了解她的么,这次怎么不确定了。”

艾塔利亚:“要你管,别乱猜好不好,就是因为重楼死了心情不好不行吗?”

万顷不敢再说话惹大小姐生气。

“算了,随他吧,我也不去了。”说完陈羽泽径直走出门外。

“大哥你去哪?”

“楼顶。”

喝到一半,艾塔利亚突然没了兴趣继续喝下去,艾塔利安看出妹妹有心事,但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随即陪她到处走走;不知不觉两人也来到了天台。

“怎么来到这里了。”就在艾塔利安还在疑惑时她看见了陈羽泽就坐在不远处,在她的旁边坐着沈思文。

陈羽泽也发现了他们。

“你们俩这是在私会呢。”艾塔利安笑道。

“你们怎么来了。”陈羽泽有点不好意思。

“带小妹来散散心。”

“今晚月色真美啊,哈哈。”

看着妹妹的奇怪表现,艾塔利安越来越确信自己的猜想了。

沈思文莞尔一笑:“我也很喜欢月亮,如玉姐姐创造的月亮,和地球上的很像。”

“不知道有没有一颗星星是地球散发的光芒。”

“我们先回去了。”艾塔利安说道。

“刚来就走?不坐会吗。”

“我带小妹去其他地方走走,就不打扰你们了。”

“嗯,好。”

艾塔利亚没有说什么,但还是有些不情愿的离开了。

“你刚才很不对劲。”艾塔利安说道。

“可能是喝醉了吧。”

“撒谎也找个合理的原因,精实者怎么可能会喝酒喝醉,你说你是中了强者的魅惑技能我还倒是相信。”

“可能就是中了魅惑技能,才让我心醉的吧。”

“你喜欢他?”

“才没有,你别瞎说。”

“我没说是谁。”

艾塔利亚一时间慌了。

“是陈羽泽对吧,你慌了。”艾塔利安接着说道。

“最好的朋友刚离开,我却……我做神是不是很差。”

“就连昆吾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何况是你呢。”

“如玉姐姐,打败了混沌之后,你想做什么。”沈思突然文问道。

“我想娶你,和你永远在一起。”陈羽泽信誓旦旦,彷佛这一刻夜林对他来说并没有一点威胁。

“我也想嫁给你,不行,你还是当这一切是一场梦吧。”

陈羽泽心里明白,有些事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不管你有多强大,来到这里不久后,他就知道,沈思文就是宇宙史书的书灵,想到这,他心里也开始没底了。

寂静的夜晚下,热闹的庆功宴中,有人因为胜利开心,有人因为失去兄弟悲伤,在他们的心中,有些人为了守护而战,有些人为了战斗而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