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加入蓝冰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2493字
  • 2020-10-30 09:16:03

“主人,这里有您父母十五年前留下的一封语音信件,是否读取。”

“是。”

电脑里放出一个温柔的声音:“亲爱的儿子,二十岁生日快乐,如果你没到二十岁,我和你的父亲为你感到骄傲,因为在我们打算在你二十岁生日那天将密室告诉你,而你通过自己发现了这个密室,很抱歉一直不能陪伴你。”

接下来是父亲的声音:“我和你的母亲在国际研究中心工作,在你三岁那年突然爆发一种奇怪的病毒,这种病毒就像传说中的美杜莎一样会让人石化,不同的是这种病毒并不是完全让人石化,器官也会半石化,它让人的行动渐渐变得缓慢,甚至完全没有感觉,意识也会变的模糊。我们称这种病毒为HS-PV疾病,简称石癌。

这不是普通的病毒,医学顶级专家和我们顶级科研人员合力研究这种病毒,预计没有上百年难以破解,我们只能为尽力下一代研究出病毒基本信息。

凡是患了这种病毒的人都会被送往HS-PV治疗中心,我希望你的一生能过的安宁,但你生为男人能力,若是有强大的能力,便要站出来扛起一些责任。

这个密室原本是我们的工作室,现在我们将它留给你,希望对你以后有帮助……”

“语音播放完毕。”

“也许我应该试着让你自己寻找这件实验室的,辜负了你父母的期待。”

“居然知道了这么天大的秘密,陈羽泽你家密室里会不会还有什么机关藏着什么秘密。”齐云天说道。

“时间不早了,回卧室休息吧。”

“你们先回去,给我一夜的时间。”

“你确定?”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哎呀,没事了,不用担心我,我要把这里改造一下。”

“那好吧,我先回去吧!”

“好的,对了要不要给小白买个窝,总不能让它一直睡沙发吧。”

“明天去宠物店买吧。”

晚上陈羽泽进入梦乡,意外的发现自己再次来到了精神空间,和上次一样,像是在天空之镜中,前方依然屹立着一棵魁梧的大树。

“陈羽泽,危险正在接近,我无法总是借你力量,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潜心修炼了。”

“还望多多指教。”

“你还记得昨晚你为齐云天挡枪的一瞬间吗,你依靠的气的力量达到瞬间移动的效果,若是修炼到巅峰,除了空间跳跃,没有速度能比得上你,即便是光;现在我将帮助你修炼气的力量。感受自己体内的气息,与自己融会贯通,可使你身法如意,如气一般散聚如意。这些只是起辅助作用。”

片刻后,陈羽泽感到身体仿佛如气体一般自然,平衡已经没有概念,生命之树模拟羽泽之前实力的精神体与其对打,不论模拟精神体怎么打,却都碰不着真人,然后陈羽泽站着让精神体全力打中,陈羽泽被打飞了出去,与其说是被打出去,不如说是陈羽泽利用精神体的力量让自己飞出去,然后在半空中停住,身体在慢慢下降的过程中正了回来。

“这功法果然厉害。”

“这虽然只是辅助作用,但在有些特殊的场合能起到不小的作业,今天就先到这了……”

陈羽泽睁开了眼,本能的起身却像空气一样迅速飘了起来,“看来昨晚真的进入了精神世界,这样的修炼真跟做梦没什么不同。”

做好早饭,陈羽泽和齐云天吃完早饭便赶去上学,到了学校门口,齐云天却发现小白也跟了过来。

“你怎么跟过来了啊,这可怎么办啊。”齐云天蹲下身子摸了摸小白。

“汪。”

“你该不会是这两天在家里憋坏了吧。”

“没有办法了,让它一个在外面也不安全,只能带进教室。”

“到房间里可不能叫出声哦,找到了吗!”

“汪。”

陈羽泽先走进教室吸引了同学们的注意,齐云天抱着小白走进教室,像往常一样没人注意到他。

“陈羽泽恭喜你啊,带队拿了第一。”

“谢谢,这都是队友一起努力得来的。”

“陈羽泽,中午可以可以一起吃个饭。”

有些男生也来祝贺齐陈羽泽,还有部分则是投来羡慕嫉妒恨的眼光。

这时陈羽泽脑海里传来了小文的声音:嘻嘻,羽泽,现在的感受是不是很享受啊。

自从小文进入陈羽泽精神世界后,小文的精神能量一定程度与陈羽泽的精神世界产生了连接。只要想与对方传达信息便可在脑海里对话。

陈羽泽回到:少说风凉话了,你的事做好了?早餐在桌子上记得吃。

“安静,都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早读去。”

在这个年代,早读时间大家都在固定教室和位子,之后的课就像大学一样,到个子选的课程和老师那里去上课,每节课下课都要来回跑,这样小白不容易被发现,加上小白个头小,用书本容易遮住,基本上一上午都没背发现。

除了最后一节课,小白突然叫了一声,引来同学们和老师的目光。

陈羽泽见状叫了一声“汪”,转移到同学和老师的注意,解开了齐云天的尴尬境遇,然后陈羽泽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的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两个同学,呃……还真是个奇葩。”一个同学自言自语到。

“上课别扰乱秩序啊。”老师说完这句话接着给学生上课。

另一边,白苏苏最终还是来到了黑衣人给的地址这里,是个比较隐秘的巷子里,白苏苏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个青年男生。

“是你啊,正巧我在的时候来到,快进来吧。”

“你是那天就我的那个?”

“没错,就是我,干我们这一行的出门在外都是要掩盖一下面目的。”

“能理解能理解。”

“你想好加入我们了吗?”

“我想好了。”

“那好,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组织的结构,我们公会名为蓝冰,总共有五个公会,这五大公会之下还有小公会,公会里鲜有人在,一般有时间成员都会组团去较为偏远的地方练习,互相切磋,公会之间也是经常较量,对于优秀的成员我们有巨额奖金,以资奋进。差不多就是这些了,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基本上都清楚了,还未请教大名。”

“噢!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这个公会的会长我叫蓝冰,工会就是以为命名的。我这里有一份没有徒弟的名单和部分资料,想要谁当你师傅和我说一下,我帮你联系一下。”

“请问会长你有徒弟吗,没有的话我可以当你徒弟吗?”

“一般会长、副会长是不可以收徒的,嗯……反正规矩是人定的,副会长也破了例,我可以收你为徒。”

“那太谢谢会,啊不,是师傅了。我还有一事不明,会神力的明明只有一小部分,为什么还会有人没徒弟呢?”

“对待新人我们是一对一指导,一个月为期限,若一个月后未成,则交由一位老师统一带队进行综合训练,明白了吗?”

“明白了,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训练?我已经,迫不及待了。”白苏苏压制着兴奋,憎恶,暴怒等夹杂的心情,仿佛将要消除黑暗,制裁披着人皮的恶魔,殊不知自己正一步一步被拉进黑暗,变成恶魔。

蓝冰暗自高兴,太好了,刚开始就露出了恶魔的邪恶影子。“先别急,我们——慢慢开始。尽情享受吞噬的快感吧,哈哈哈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