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身不由己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2336字
  • 2019-12-31 17:17:59

“老张你找我们?”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啊,你们进来吧。”

带头进来的便是主要议员之一的攀议员,后面几个是普通的议员。

“老攀啊,你来了。”

“是啊,这位小兄弟是?”老攀疑惑道。

“他是我的宾客,你们做,稍等一会?”

“好的好的,宾客?这个年代办公室待见还真是有点稀奇呀,哈哈哈。”

“是啊。”张楷青表面笑着回应,心里想道:“从表面看一点也感觉不到有问题啊。”

“唉?老张,为何准备了这么多凳子啊,要来的人很多吗?”老攀问道。

“没错,唉,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一下。”

“您请教我?有什么问题直接说就是了。”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保养的,五十多了外表看起来却和三十多岁一样年轻。”

“这个啊,哈哈哈,我女儿是学医学里保养专业的,经常教我一些养生方法呢,下次也可以教你一些方法啊。”

“哈哈哈,那就多谢了。”

“哼,下次是要把他交给黑界吧,呵呵。”陈羽泽内心暗讽道。

过了十分钟左右,这些人陆陆续续的都到齐了,一间不大不小的办公室勉强坐下了二十多个人。攀议员看着这些熟悉的脸心里不禁有种不祥的预感。

“人都到齐了,说正事吧。”

“攀议员,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

攀议员楞了:“什么什么目的。”

“别装了,黑界的走狗。”

那些人顿时失去了安分,在小声说着悄悄话。

“你到底说什么我听不懂。”他假装不耐烦的样子。

“刚才衣服和蔼的样子,就这两句就让你生气了?演的不到位啊,攀议员。”陈羽泽放大了声音示意说给所有的人听:“我怎么知道的,我什么都知道,我这样问是给你们一次机会,我本来想直接杀了你们,是他希望我给你们一次机会。”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沉默,除了攀议员。

“你有什么证据,当心我告你污蔑。”

“攀先生,你还记得陈皋博士吗?他是我的父亲。”

“你是陈皋博士和徐博士夫妇的儿子?”

“当年是不是你告的密,害得我父母被谋杀。”陈羽泽是眼神直逼着攀议员。

“你父母的死我感到十分遗憾,但是你也不能胡乱猜测啊。我当初是反对他们的提议,实在是因为他们所说过于残忍。”

“我知道那本日记不能成为证据,但是要杀了已经不能被称为人的你们,是不需要证据的。”陈羽泽瞬间对所有人都施加了精神压制。

下一秒,其中有立刻有几个人吓得跪了下来求饶:“饶命啊,我说,我什么都说。”

“你个笨蛋,他不过一个毛头小孩,把你吓成这样。”

“他什么都知道,他一定不是普通人。”

“你以为黑界给你的力量可以让你为所欲为吗?你们最终都会成为被控制的傀儡。”

“胡说,蓝冰大人一定会带领我们建立一个完美制度的国家。”

“老攀!你?”张楷青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感到难以置信。“我多么希望是他想错了。”

“是么,这么说之前你宁愿相信他,也不愿意相信我,认为他是在挑拨离间吗?”攀议员身上逐渐散发出混沌之力。

“我有什么理由要挑拨你们关系,我劝你放手吧。”

“这,就是混沌之力?”张楷青噫嘘道。“老攀啊”

“闭嘴,你们,一个都别想走,我先杀了他再杀了你,本来我还想说服你加入的呢。”攀议员沙哑着声音说道。他漏出了修长的爪子,直对着陈羽泽的心脏部位申去,爪子穿透了成员的心脏。

“哼,我还以为你会有点本事呢,不过只是有点窥视能力的人而已。老张,你要是加入我们的话,我可以考虑……!”攀议员用力拉了两下手臂,惊慌道:“怎么回事?手拿不出来了。”转头一看陈羽泽正看着自己,脑海里立马想到之前寒冰提醒所有人说的话,遇到了使用精神之力的人立刻远离他们,也一定要保持冷静别被察觉了,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这么快就把你们老大说的话忘了吗?既然你执迷不悟。”一道红色的闪电略过,一瞬间攀议员的手臂化为尘埃散去。

没等攀议员反应过来,他的身体被气刃穿透倒地而亡,紧接着他的身体石化碎裂,在场的人都吓得不轻。

陈羽泽轻叹了一口气:“你们呢?”

“我们什么都承认……”

“唉,让警察来做笔录吧。”老张无奈道。

突然其中两人到底抽搐,一丝混沌之气泄出,随之发生了与老攀一样的情况。

“大家别慌。”陈羽泽将发生的事传送到小凝系统中。“小文,这是怎么回事。”

“凡是体内拥有混沌之气的人,一旦选择背叛组织,混沌之力便会抽走他们的生命之力,他们的生命早已与混沌之力融为一体,也就是说他们杀过人。”

“我知道了。”陈羽泽安慰道:“其他人不要怕,你们不会有事。”

“我们也无能为力啊。”这种声音放佛失去了灵魂:“我们被他用家人威胁,我们也见识过他们都能力,攀正他利用我们的家人威胁我们听从黑界安排,并且一点一点控制议会的决定。我们没有能力对抗他们,报警也没用,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啊。”他的声音越来越激烈。

“是啊,我们只是普通人,这对我们太不公平了。”他的心里支撑他的线被打破,痛哭流涕道。

这一刻陈羽泽深切的感受到,即使成为了神也不是万能的,也会有许多无奈,能力越大承受的也就越多,再冷漠的神也不可能做到完全的置身事外。

“不过幸好他还没有将家人的信息告诉那些人,不然现在我们也只能鱼死网破。”

“你们还知道什么?”陈羽泽问道。

“除了他们想要控制议会这件事之外,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了,他们召开的全员会议只有拥有混沌之力的人才能参与。”

“是为了防止机密被泄露嘛。”陈羽泽心想。“好了,剩下的交给警察,我先走了。”

“等一下,陈……大神,如果他们再蛊惑内部人员怎么办?你能否加入神兵团,这样也可以保证议会的安全。”

“感谢你的邀请,但恕我拒绝,我不能加入;至于议会安全我会想办法的。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放弃神兵团吧,因为那些人都力量都来自混沌,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导自演的一部戏,而且他们这样也是为了夺取狂暴者的力量增强自身。今天的事千万别让外界知道,等我们查清楚受害者们失控原因我会再次来拜访你,安抚民心还是需要靠你们。”说罢陈羽泽化成一阵气流消失不见。

“我明白了,我们也不能落后啊。人类也要为自己的未来而战,虽然我们的力量微乎其微,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等待着被救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