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迷心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2849字
  • 2019-12-05 22:55:43

陈羽泽走出传送门,这里的场景与自己的精神世界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少了生命之树;当然此刻生命之树也离开了自己的精神世界,陈羽泽怀疑这甚至就是自己的精神世界。

突然陈羽泽失足跌入明净的地下,这里是深不见底水世界,在这里陈羽泽不动用精神之力,也能自由的平衡悬浮着;正当他疑惑这关的目标时,突然另一个自己出现在了身边,另一个自己平静的看着他,像看穿了自己的内心。

“你好啊,陈羽泽。”对方突然开口打招呼。

“夜林?”这是陈羽泽脑海里的第一反应,他全速向上移动,却始终离不开这潭深水。另一个自己也始终与自己保持平行。

“别逃了,上面是你的精神世界,这里是我的精神世界,或者说是我的内心世界。”

“这里不是虚拟世界么。”

“不错这里就是虚拟世界,虚拟世界可以呈现出任何世界的模样,我将虚拟世界,你的精神世界和我的内心世界三者连接在了一起。”

“为什么你能出现在虚拟世界?”

“我就陪你聊聊天好了,当然你也可以攻击我,我不会还手,反正你现在伤不了我,哈哈哈哈哈。”

陈羽泽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但他不得不接受他说的事实。

夜林继续说道:“作为占用了你用一半精神之力塑造的身体的答谢,我可以和你聊聊,我闯过七个宇宙,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沟通过,你应该感到荣幸。”夜林淡淡的说道,没有丝毫高傲的语气,在他的世界,话只是表达意思,没有一丝情感会融入。

“与想要夺走自己一切的敌人面促膝而谈,这算是耻辱,而非荣幸吧。”

“学会忍受耻辱也是一种成长不是么,况且现在你没得选择。”夜林看陈羽泽没有说话便接着又问道:“你觉得这个世界给你的感觉怎么样?”

“有一种无形的精神压力,虽然感官上与在现实中没有区别。”

“说得不错,可这里实际的压力有多大你了解吗?你突然获得了强大的神力,还无法分别普通情况下它的压力吧。”说着夜林手中变出一块红色金属:“这是你们地球上最硬的金属红金。”下一秒它被水压解析成一个个原子散去。

陈羽泽面无表情的看着。

“能力越大,承担的便越大,谁也无法逃避。”夜林继续说道。

“如果你想劝我放弃,那我还是劝你放弃吧。”

“不不,我怎么会这么幼稚呢!”

“我已经去过那对情侣的虚拟世界了,本来我是打算杀死他们,不过后来……呵。”夜林无奈的笑了一身:“你放心,他们没事。”

“你说完了吗?”

“别着急嘛!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看我的内心世界吗?”

“我好奇为什么一团能量会有内心世界。”

“为什么,这算是后遗症吧!在附合萧夜的精神之力时的媒介是情感,我在吞噬他的精神之力时将他的负面情感也吞噬了过来。”

“所以现在你通过人们的负面情感这个媒介直接控制他们都思想是嘛。”

“控制他们的其实是他们自己,真正被混沌之力控制的人属于少数。”

“什么意思。”

“混沌之力只是放大了他们的痛苦,愤怒,绝望等负面情绪,他们获得了力量,开始为所欲为,但思想还是他们自己的思想。正真被控制的人……这是秘密不能什么都对你说了。”夜林轻叹了口气:“说来惭愧,我也被情感影响了,这像是反噬。而这个世界的压力正是负面情感所带来的,它只会越来越沉重。”

“既然这样为何不肯收手。”

“我和你注定只能存在一个,因为在混沌加持影响的情感下,它会不断产生负面情绪,除非我将你完全吞噬,不过这要是你的完全形态;或者你将我磨灭,你身上有克制我的虚无之力,与之前我侵占的六个宇宙有着不同之处。这个宇宙也算是因祸得福,因为虚无的限制最终导致你前世的诞生,让这个本该毁灭的宇宙有了转机。”

“吞噬了六个宇宙力量的你,也没能脱离负面情感的影响,怎么能保证获取我的力量就能解脱;再有,为何不现在就杀了我。”

“第一个我只是猜测,第二,问题,一,我杀不了你,因为你会以其他力量重生,就像之前在太空中,只有将完全体的你吞噬才能将你彻底磨灭,二,现在即使杀了你,我的目的也就无法达到。所以我本来想趁你不在杀了你的兄弟们,令你愤怒,然后激发你完成最终形态。只是没想到看到他们之间的感情,我的负面情感居然有了强烈的反应,这应该与萧夜身上发生的那件事有关。”

“二弟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会与混沌的力量产生共鸣……既然你已经脱离了萧夜的意识,那你现在到底有什么目的。”

“有件事你必须明白,无论之前还是现在,我始终都是按照自己的意识行动,而他的意识早已沉睡。,而我的目的很简单,创造一个我梦想中的世界,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被你侵略的宇宙都怎么样了?”

“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宇宙了。”

“不能理解。”

夜林变成一个圆盘,和一根木签,用混沌之力保护着它们不被磨灭。接着他将木签放在手指上,圆盘的正中央放在木签的尖端上。

接着夜林制造了一小块区域:“在这个区域里与普通的世界一样,有引力,风力和平衡力。这个圆盘相当于整个世界,世界的定义你可以当他只是在这颗星球内,也可以把他当成整个宇宙。你可以把这个圆盘分成无数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与之完全对立的区域,称之为反区域;你觉得邪恶的对立是善良,还是正义呢?”

“善良和正义不冲突。”

“但是善良不完全等于正义,这一点你心里也清楚不是嘛。”

陈羽泽沉默了。

“回到这个问题上,支撑着世界的这根细签,是精神,也是力量,有了精神便有了对万物的定义,有了力量才维持着世界的存在;在这个平衡的圆盘上,任何一方出现一点变数,他都会倒闭,所以,即使你的善良拯救了世界,黑暗依然存在;换而言之,你的善良行为并不能被定义为正义。”

“你不觉得你的话漏洞百出嘛。”

“哦?说说你的想法。”

“邪恶之所以被称为邪恶,就是因为他极端化的思想。拯救世界的行为也许不是正义,但有能力而无所作为,在我心里,那就一定是邪恶。如果在一辆载满恶徒的车中,只有一个是好人,我也绝不会眼看这辆车跌落悬崖。你那维持世界的力量弱小的可怜,人们总有一天会降那根木签变成参天大树,用利刃斩除黑暗。”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夜林像是疯了一样笑着。“你觉得人真的会如此光明?有人的地方一定会有黑暗,别忘了,我的身上有一半的你呢。”

“如果你没有出现,我的那一半也不会化作混沌之力。”

“如果世界和你的小文只能就一个,你会选择谁呢?”

陈羽泽没有说话。

“你犹豫了,选择她会被说成自私遭受谴责;选择全世界,你又不想失去她。在地球呆了十几年,你变得你和人类一样贪婪,一样也无法放弃。看来,你也并非口中所谓的正义嘛。”

“我从来没有说自己是正义的,但我也并非邪恶。”

“刚刚自己还说无所作为就是邪恶,现在却说这并非正义也并非邪恶,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你口中的善良也会不会是虚伪的呢。”

“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意义吗,没有,也不需要有意义,我想做什么不需要理由。”

“是嘛,那可真是自由自在。”

夜林随手打开了一个传送门:“这是通往下一关的入口。”

陈羽泽看了一眼传送门,直径飘了过去。

“你不担心这是陷阱忙吗?”

陈羽泽不自觉的笑了:“我觉得你的陷阱可能没有她设置的关卡危险。”

“是嘛,那,祝你好运。”萧夜偷偷释放混沌之气潜入陈羽泽身体中。

虚拟世界中的他只是一团意识控制着模拟成身体的数据,其他人也是。

“对了,萧夜他们呢?”

“懒得去了。”

说罢夜林消失在了这个世界,同时陈羽泽进入了下一个关卡的传送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