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生日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2841字
  • 2019-09-14 11:21:35

“如玉姐姐是你吗?”

“小文!当然是我了。”

“听说你有点不对劲,我害怕是夜林假扮你。你怎么了?”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说这件事,闭上眼睛。”

“做什么?”

“精神传递给你信息。”

沈思文闭上了眼睛,陈羽泽用精神之力将信息传递给了沈思文,小文的脑海里出现了陈羽泽一天所经历的主要事情的画面。

“今天上午我找到了他们出事的地点,读取了植物的记忆,场地较为空旷,却从高中落下一块巨石砸中爸妈所开的轿车,我怀疑是有人故意为之。”

“你觉得会是谁。”

“我想有可能是黑界的人,但是我还不能肯定。这件事就别和他们说了。”

“嗯,我明白。”

“其他人呢,你们在忙什么?”

“啊,没什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真的没有啦!如玉姐姐你陪我出去转转吧。”

“去哪?”

“让人一览众山小的地方,不用维克利亚,带我飞。”

陈羽泽带着沈思文在云层中逾越,虽然速度很快,但风却非常温柔。

他们去了高山雪地,看了忘川破布,看遍了奇观景象,夜晚他们坐在云层之上,互相依靠着观赏浩瀚星河。

“半天,看了地球上好多壮阔的风景啊。”小文感慨道。

“是啊,仅仅半天时间。和这一个月发生这些战斗来说,也算不了什么,最幸运的还是遇见了你。”

“好想一直能和你这样,以后恐怕很难有机会再看遍世界了。”

“没关系,以后你想去哪我都带你去。”

“嗯。”

“一言为定。”

陈羽泽的眼睛与沈思文对视着,慢慢的靠近,靠近,二人闭上了眼睛,最终嘴唇碰在了一起。

“如玉姐姐你真坏,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勾搭其他小姐姐。”

“怎么可能。”

这一刻时间变得缓慢而又快速,午夜零点将至。

“我们回去吧。”

“好。”

打开教房门,眼前是令人震惊的一幕,房间多了许多挂饰,十分喜庆。

“生日快乐,大哥。”大家齐声喊到。

“爸,生日快乐。”

“过个生日,不用这么夸张吧。”虽然陈羽泽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开心。

座子上放了一个大蛋糕。

“这个蛋糕是我做的,快尝尝味道。”小文说道。

“大家一起尝尝吧,切蛋糕的任务就交给老二吧。”陈羽泽说道。

萧夜拿起刀子,三下五除二蛋糕被分好了。

“二哥的刀工果然了得。”齐云天吹嘘道。

“我先开动,尝尝味道了。”洛子初拿起一块蛋糕往嘴里送。

“今天是大哥生日,你怎么一点也不懂事。”韩雪笙说道。

“大家都尝尝吧。”小文笑着说。

“嗯!味道真不错。”

开着大家开心的样子,陈羽泽心中不经感慨:如果世界一直都这么宁静,该多好,但好像也不是很好。

再宁静的夜空也是黑暗的,但总有光能照亮一方,因为有人喜欢冒险与黑暗之中。

“主人,很抱歉打扰到你过生日,小凝检测到混沌之气的出现。”

“让我去吧,大哥。我和阿笙每晚都出去解决这些事。”洛子初说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点小事,没必要打扰你,让我们去吧。”

“这次让我去吧,我调查一些事。”陈羽泽坚定的眼神折服了洛子初。

“好吧,大哥你快去快回。”

“有事随时通讯啊。”小文提醒道。

“嗯,放心吧。”

陈羽泽来到现场后,看到警察已经到来,但是面对发狂的人却束手无策。

“请保持冷静,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警察的提醒对发狂男子毫无用处,他无视警察继续破坏着周围物品,在三次提醒过后,一位警察下了令:

“开枪。”

一声枪下,发狂男子被打中左臂,他跑向警察,一把将其按倒在地。

“快用电棍!”陈羽泽大喊道。

慌忙之中警察立刻拿出电棍抵住那人并将其电运。

陈羽泽走了过去看了看,说道:“看来又是一位受害者。”

藏在拐角处的一个人悄悄的离开了。

“这个人倒是谨慎,我得跟过去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嗨,大晚上的你怎么一个人在这,检查一下身份信息。”

确定了陈羽泽手上没有指纹皮后,警察们将陈羽泽的整只手放在了身份查询器上。

“陈羽泽是吧,身份正常今天刚好是你十八周岁生日是吧。大晚上的一个人在这,不怕危险吗?”

“你们不也是嘛?”

“我们是警察,你小子挺有傲气啊,自大可不太好,赶紧回去,要不要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你们,我家离这近,我先回去了。”

“等等,你刚才说的又是一位受害者什么意思?”

“把他送到医院你们就知道了。”陈羽泽挥了挥手。

随后陈羽泽向暗中离开那人的方向走去。

陈羽泽走后,为首的警察看着这些毁坏的路灯树木疑惑道:“真是年少轻狂,不过真是奇怪,之前几次用电棍对这样的人都不起作用,这次竟然直接将其击晕了。”

“这么长时间了,按道理大哥应该回来了,要不要联系一下他。”洛子初说道。

“放心吧,大哥什么身份,怎么会有事呢。”韩雪笙安慰道。

“是啊,军师你不用太担心。”

“我,我才没有担心他呢!”刚说完转身小文心灵传音给陈羽泽:“如玉姐姐你去了哪里呀!”

“放心吧,我很安全,明天一早就回去。”陈羽泽回复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没有主角的餐宴有些无味,天色蒙蒙亮,陈羽泽带着一丝倦意回来了。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这是给你留下的蛋糕,吃了吧。”

“大哥你做什么去了?”齐云天问道。

“没干什么,灭了个黑界小公会而已。”

“有这么好玩的事不叫上我们。”洛子初说道。

“下次一定。”

“陈羽泽你怎么能不和我们说一下,万一你遇到危险。”沈思文有些生气。

“噗,之前谁说不在意的。”洛子初说道。

“真是抱歉,让你担心了。”

萧夜有开口调侃陈羽泽道:“哇哦,大哥你居然表现的有种被管教的感觉。”

“我妈应该是唯一一个能管爸爸的人了吧。”小白说道。

“小白说得对。”齐云天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都这么爱拿我说趣了。”陈羽泽吐槽道。

“今天是你生日嘛,你不会生气吧?”萧夜搭着陈羽泽说道。

“正因为大家羁绊情深,才会这样敞开自我不是嘛!”洛子初说道。

“三哥说得对。”齐云天应和道。

“爸,昨晚和妈去哪里玩了呀,做了什么呀?”陈小白调皮的笑着问道。

一旁沈思文红透了脸,爆出了一句四川话:“哎哟你们别说了嘛!”

“什么时候学会了四川话了。”陈羽泽问道。

“学遍了所有的话,感觉四川话挺有意思的,就模仿过几次,你们怎么这么讨厌。”

房间里充满了欢笑。

“不开玩笑了,”陈羽泽打开电视。

“搜索最近热条新闻。”

“以为您列出最近热条新闻。”

热榜前两名的新闻是关于明星话题的。

“第三条。”

“近期失控人士剧增,中央下令二十四小时密集巡逻,如有发现情绪异常的人请立即拨打报警电话,防止造成民众伤亡。

由于事件的高爆发率,依照目前形势发展警力很快将不足,并且该任务有较大受伤风险,所以zf决定提前出动机器武警。

另外,经过全面统计,失控的人在恢复之后总会患上石癌,请广大人民群众要时刻保持理智,我们曾报道过有研究员表示这种病毒可能由行为和情绪导致。当我们再次联系其了解最新情况时我们收到了令人沉痛的消息。”画面上出现了陈羽泽父母生前所在的研究院:“陈博士与徐博士两位主导研究员已经遭遇不测。但其他成员会继续完成他们未完成的研究。”

“你们地球人真奇怪,关乎自己生命安全的事还没有一个明星出新专辑重要。”韩雪笙的话略带讽刺。

“那也不一定吧,第三名热条新闻是昨天刚发布的,二前两条发布也有一个多星期了,说不定过两天就成第一了。”齐云天说道。

“你倒是挺乐观。”韩雪笙说道。

“近神也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何况人类。”洛子初哀叹道。

就比如现在的陈羽泽,他在压制自己的愤怒和一丝悲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