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断枝归土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2644字
  • 2020-02-19 19:21:56

陨石燃气黑色火焰,飞向威克利亚号。萧夜忍住伤痛,赋力幻魔,手起刀落,用尽最后一丝力量陨石全被斩碎。

陈羽泽量子维密将自己与夜林关在一起,陈羽泽化身雷电之神,全身雷电护身,夜林也爆发了混沌与陈羽泽体术对战。雷电越来越强,混沌之力也加大了力量,最终变成两股人性的纯粹力量对战。若不是雷电有虚无加成,恐怕早已被混沌吞噬殆尽。

众人在外面等候了数天之久,战舰也将要修好。

小文担心道:“这都几天了,如玉姐姐怎么还没出来。”

韩雪笙安慰道:“别担心,大哥不会有事的。”

陈羽泽的力量消耗过度,恢复到普通状态,夜林也恢复了正常状态。

“你还真是拼,这都几天了,你也杀不了我,我看还是算了吧。”夜林说道。

陈羽泽会嗔道:“一天不除你,这个宇宙一天就难以安宁。”

“你怎么就死脑筋呢,现在你是打不败我的不明白吗?”

量子墙壁的力量弱了许多,叶林打破了量壁。

“出来了,不过哪个才是大哥。”萧夜说道。

“这次我就不杀他们了,下次见面,我就不再是你的样子了。”夜林说完便化为混沌消失了。

“他走了。”萧夜说道。

“如玉姐姐,你没事吧。”沈思文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放心吧。”陈羽泽摸着小文的头说道。

“咳咳,爸,你兄弟们都在呢!这样不太好吧。”一边的小白忍不住开口了。

“没事,大哥尽兴就好。”萧夜日常调侃道。

韩雪笙忍不住笑了。

“雪,你刚刚笑了。”洛子初惊奇道。

“我没有。”韩雪笙否认道。

“我明明看见了。”

韩雪笙用犀利的眼神看着洛子初,说道:“你想死吗?敢顶撞我。”

“我……错了。大姐大饶命。”

“威克利亚号怎么样了。”陈羽泽问道。

“大哥,飞船修好了。”齐云天抢答道。

“嗯,我们回去吧。”

在天空度过了五天,回到地球后,陈羽泽第一时间前往父母所说的科研中心。

在之前一战中,陈羽泽被化成气体回到地球时,感知到了整个地球生物的一举一动,一念一气,但是在这里却没有感知到他的父母,他很明确,这些人中没有他的父母。

“如玉姐姐,你去哪了。”

“我有点事,出去一下,今天不能陪你睡了。”

日昳西边,陈羽泽来到研究院中心的门口。

“当时看见的,就是这所研究院了,可是……”

“请问有什么事吗?”一位巡视人员过来询问。

“我想找徐若琳和陈皋博士。”

“你是?”巡视人员问道。

“我是他们的儿子。”陈羽泽回答道。

“好的,你稍等一下,我去通报一下院长。”

巡视人员走了,陈羽泽站在门口耐心等待,片刻之后,那人出来唤陈羽泽进去,陈羽泽被带进了院长办公室中。

陈羽泽刚跨进办公室的门槛,院长便站起身来用激动的语气说道:“你就是陈皋的儿子羽泽吗?都长这么大了。”

“是的,院长。”

“来来来,快坐。”

“不要了,院长,我来想问你我的父母在哪。”

院长的表情有些悲愁。

“孩子,你父母……我们对不起你。”

“我想见他们的灵位。”陈羽泽低沉的说道。

“你都知道了?好吧,我带你去见他们一面吧。”

院长带着陈羽泽来到了父母的墓前,期间他父母的一些同事听说后也都跟了过来。

“他们是这里最出色的两位研究员。”一位研究员安慰道。

陈羽泽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说道:“我来晚了,对不起,爸,妈。”

“这不能怪你,孩子。”

“我想一个在这里独处一会,可以吗?”

“没问题。”院长示意大家都离开。

“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陈羽泽触碰石碑,利用虚无之力牵引意识来到了虚无之境中,这里有股很强大的力量在一点点的消耗着陈羽泽的精神力量。

在这个世界里,虚无之力像是有意识的力量,一切非我的力量都会被分解,陈羽泽体内的虚无之力性质发生改变,将陈羽泽视为同类,一直“掩护”着陈羽泽,才没有被瞬间消噬。

这里有无数的虚灵游荡,陈羽泽的意识再次来到了虚无世界,如他测此时小白也回到了虚无世界管理着虚灵,这些虚灵大小不一,他们有些是看似实体的幻体,有些是透明的,有些不注意看是完全看不见的。虚灵逐渐的幻体逐渐由深变浅,直到完全消失成为一片空白,之后空白的意识便会去往其他世界,开始新的生活。

不远处,陈羽泽发现了两只熟悉的虚灵,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他们最后一眼。

陈羽泽离开了虚无之境,之后他来到院长办公室。

“回来了。”

“院长,我父母是因为什么……”

“我们检查是被重击砸死的,半个月前的一天,他们出去后再也没回来,直到有人认出他们的身份。”

“我父母留下过什么东西没有。”

“这个我不确定,他们的房间还没收拾,我可以带你去他们的房间看看,有什么需要的你可以带回去。”

“好的,有劳院长了。”

陈羽泽拿了一些东西后独自离开了研究院。

一名女研究员说道:“真是可怜的孩子。一生下来没见过父母几面。”

另一名男研究员突然疑惑道:“不过他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我们明明没有透露他父母去世的消息出去,他依然知道了,能找到这里也不奇怪。”院长说道。

“院长你是说他自己知道的?”

“是啊,有些事还是少问吧。”

第二天下午陈羽泽带着物品回来了,主客厅内只要齐云天和小白在讨论着什么。

“大哥你回来了,这一天去哪了?”齐云天问道。

“查了点事,其他人呢?”

“其他人……都有事去了,要我叫他们么。”

“嗯,不用了。”

齐云天看着陈羽泽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心心里松了一口气。

“他刚刚说查点事,什么事?他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

“嗯……爸爸难道有事瞒着我们。”

“什么事等明天过后再说吧,可不能破坏了大事。”

陈羽泽拿出了从研究院拿回来的东西,里面有一张小时候的三人家庭照,一本厚厚的日记和一些小物件。陈羽泽把照片摆好,翻开了日记,里面写了日常的一些小事。翻到最后,是半个多月前的记录,也就是出事的前三四天,上面写着:

“五月十九号晴

我们的研究的结论未被完全认可,议会上攀议员彷佛有意为难于我们,不仅完全不认可我们的结论,更甚挖苦讽刺我们。

为了防止事件的发生,必须将所有患者隔离,做好随时毁灭的打算,我知道这非常残忍,但为了人类的安全,这是有必要的。这条提议被驳回,我能理解。”

陈羽泽往前翻了一页。

“五月十四号阴

经过多次论证,我们验证了之前的猜测,石癌患者现在的状态只是初步的,他们体内的病毒有自我意识,在他们完全失去意识时,很有可能控制患者。”

陈羽泽翻到前面,一页一页的看起。

半个时辰后,陈羽泽看完了所有内容,他明白了父母不回来的原因了。

这里记录了很多的研究记录。这十年来,他们没日没夜的在研究这种病毒,假期也全部用来工作,如果不解决这种病毒,人类很有可能灭绝,但结果不尽人意,他们试了各种办法也没有办法治疗。其中有一点记录与小文或者说檀沐暄得出的结论相似,那就是这种病毒是由负面行为引起的,据大部分患者亲人支支吾吾的说,在这之前他们普遍有过贪婪,施暴,强烈不良欲望的表现。最主要的是他们认为这种病毒可能来自宇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