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恐怖的敌人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2517字
  • 2019-08-02 16:33:00

“居然没碎,有点意思。”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我啊!还能是谁。你是脑子不好使嘛?”夜林轻蔑道。

“少和他废话,今天不是他碎就是我的战神碎。”

“猴子别冲动!”

齐云天的每一棒都从夜林身体穿过。

“哎呀呀,你就是这样的速度吗?我站在原地你都打不中啊。”

“怎么回事,明明打中了。”

“齐云天小心,他好像就是抓走天恒星与罗烈星星神的人!”

“你就是害得我父母双亡的人!?”

“你父母?就是当年带着精元从罗烈星逃走兽王?好像是有怎么一回事。不过你的父母可是千流害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过你也还我好找啊。算是扯平了吧。”

“扯平?”齐云天手里的战神开始颤震,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眼睛逐渐爆红,充满了仇恨,放佛要撕裂天地一般。

他的身体兽化后任然不断变化,战神也在不断的变大,一时间风起云涌,这次他放佛由孩子变成了成年人意义进化成了完全兽体,体积变成了之前的两三倍。

陈羽泽开启精神幻域。

“这里动手的话,整个学校,不对,整个地球都要被他一棍打碎。齐云天!快清醒过来!”

“外面好像有一些情况,不行,我的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小凝!”

“明白。”

沈思文跑上舞台,伴随着音乐响起,她唱出了一首带动全场旋律的歌曲,顿时场内欢呼舞跃起来。

“你比你爸当年还威武一些。地球毁了,这样陈羽泽应该能更快变强吧。”

现在齐云天什么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他大喝了一声。一根直径数十米长的战神从天而降。不同的是这次夜林的部分能力好像被某种力量压制了。

“居然能做到这种程度,真是不容小觑。”

“我去……齐云天你个坑爹的货!”洛子初集中全力硬化地质。

夜林用混沌之力抵抗这重击。大地已经有了轻微的颤抖,若不是洛子初死撑着这片大地,后果不堪设想。

“这么强的力量,连气流都紊乱了,你却轻轻松松站在原地就把抗住了,好歹两只手举起来抗吧。”

“我又不投降,才不做这种动作呢,如果我现在收手你很可能会死诶,难道你不做点什么吗?”

“呵,我当然要做些事了,毕竟如果没有这根避雷针,我怕毁了学校嘛。”

从开始,陈羽泽就在强化大气层中的雷电之力。

“雷暴·星灭”

一道狂雷顺着战神直流而下,集中假陈羽泽身体而去。

“就算你是纯力量之躯,这一击也让你精神散灭。”

随着一声爆炸,操场的地面出现一个深渊。

齐云天回复人身将要跌落的瞬间被陈羽泽抓住。

“陈羽泽!你个当大哥的也这么坑老弟啊——”洛子初咆哮着使出浑身解数让没一粒尘埃回到了当初的位置。

“大哥……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

“你好好休息吧,坏人已经被我们打败了。”

“嗯,妈妈,爸爸,我终于为你们报仇了……”齐云天慢慢闭上了眼睛。

“齐云天没事吧?”

“没事,他只是睡着了。”

“刚刚那么大动静,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吧?”

“放心吧,操场外的气流我早已经隔断了,操场内外之间相当于有一个真空壁。”

“不错,刚刚那一招还算有点威力。”夜林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居然没事!?”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还要打吗?我随时恭维。”

“你的意思是你还想打喽。”

“你,我随时都可以灭了,看样子你应该是天恒星的人吧,当年天恒星星神都被我轻易打败,别说你了。”

“师傅他现在在哪!”

“师傅?有意思,今天遇到两个仇人。”

“安允·破杀。”

“你这不是白费力气嘛。”

“地重境!”

大地石锥四起,围着夜林盘旋,不间歇的攻击,还没碰到夜林,石锥便被混沌之力碾碎成石块或者石磨。

周旋一刻后石沙将夜林围得密不透风。

陈羽泽在石沙凝聚的球体外表上有黑气流出,使出新力量理由量子能量将黑气堵截。

“切。”夜林发出蔑视一声。

沙球的体积正不断缩小,内部无数的石沙以贯穿普通金属的力量循环攻击夜林,但对他来说和普通的灰尘一样不痛不痒。

很快沙球的体积压缩到刚好容下夜林一人,夜林手臂一摆,沙球尽数散去,四处散去,洛子初因在爆炸一瞬间没有散去对沙球的控制精神源受到了沙球爆炸反冲的伤害。

沙爆飞散,陈羽泽造起一座气墙挡下了飞来的沙粒。

此时宵夜与韩雪笙赶了过来。

一道巨大的冰蔓迅速将夜林捆卷。

“幻刃,魔斩。”

两秒内萧夜连斩出一百零八刀,冰蔓散落,夜林却只是衣服烂了几道口子。

“洛子初,你怎么样了。”韩雪笙挽着洛子初。

“他没事,只是小号了太多精神之力。”

“雪……你来了。”

“你好好休息,接下来交给我吧,小跟班。”

“小心,他就是杀害师傅发凶手……”

“嗯”

夜林露出了邪魅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他发出了狂笑。

“居然毫发无损,他疯了吗?”萧夜自言自语道。

“阿笙,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放心吧,混沌之力都被萧夜吸收解决了,她们三在里面维持场面。”

“嗯。”

“好久不见啊。”夜林对着萧夜漏出诡异的表情。

“谁跟你好久不见。”

“你不记得也很正常,不过我记得,你知道你是谁吗?你知道你从何而来吗?”

“少废话。”说着便朝夜林砍过去。

夜林一边迎招一边说:“你真的就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吗?不想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吗?”

“我只知道我应该杀了你。半月斩!”萧夜倒挂从夜林上方翻过,刀锋像弯月一般在夜林正中划了一轮。

“好硬。”

“硬?有软的。”

夜林化成混沌之气将夜林围住,混沌之气像流沙一样死死将萧夜困住,碾压,无法挣脱。

“萧夜!风爆·气旋。”

然而效果非常微弱甚至可以说没有效果。

“虚无分解。”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混沌之气被强行分解,夜林重组回原形。萧夜摔了下来,幻、魔二刀碎裂了一半。

“什么力量,尽然能克制混沌之力。”

“哼,除了真爱,虚无无所不克,无所不分。”

“小白,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们啊,关键时刻还不得靠我们女人。”

“我们也来了。”

“小文,檀沐暄。你们怎么也来了这里很危险。”

檀沐暄挽起萧夜:“我们是兄妹,有危险当然要一起面对了。”

“小心。”

夜林乘机把陈小白抓去了。

“有威胁应该立刻铲除。”

“放开小白!”

夜林掐着小白的脖子,欲将其掐死,陈羽泽手中摩擦出雷电。

“你劈过来呀。”

“劈他,爸爸。”

陈小白出现在了陈羽泽身边。

“怎么回事。”

“你犹豫了,错过了最好的时间。”

“狂雷!”一道白色的闪电划过。

“呵,雷电对我,啊——”夜林被炸伤了。“怎么可能居然伤到了我。”

原来在陈羽泽出手钱,陈小白将虚无之力注入了陈羽泽体内。

“算了,不陪你们玩了,让他好好招呼你们。”夜林消失在原地后,又传来一声:“哦对了,我叫夜林,我们,来日方长。”

“他?”

萧夜张开双目,他的眼眸彷佛被黑暗覆盖,全身散发着强大的混沌之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