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冷漠无情?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4012字
  • 2020-09-01 15:49:56

“羽泽,你要有感情的去弹奏,音乐不是死的符号。”一个穿着正式的中年男人和蔼的教导着六岁的陈羽泽弹钢琴。

“可是我没弹错啊,而且听着也没什么不同。”

“虽然听着没什么不同,但是你的眼睛力没有活力,你的表情没有一丝快乐,你弹奏出来的音乐也像死板的公式,虽然听着好听,但很容易让人乏味。”

“死板的公式?”

“没错,你听。”老师在钢琴上投入感情的弹奏了一小段。

“可是,我听不出来有什么差别,我不知道怎么弹出感情。”陈羽泽直勾勾地看着老师说道。

“很简单,”老师扶着陈羽泽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温和的说道,“去交几个朋友,当你遇到真心的朋友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有感情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了,不要总是把自己孤立,好吗?”

小陈羽泽缓缓地点点头。

“那我们今天就上到这里,这是我最后可以交给你的了,等你能够弹出富有感情的曲子时,我就可以放心的让你毕业了。”

老师拿起外衣,提着手提包缓缓地出了门。来到门外,老师问管家:“这个孩子平时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吗?”

“不知道他在学校里有没有朋友,我没见过他与任何人有过来往。”

“孩子父母知道吗?”

“他的父母几年才能回来一次。”

“也难怪,总之,要让他多交几个朋友,总觉得这孩子太孤单了。”

虽然两人对话的声音不大,但全被陈羽泽尽收耳底。

“朋友。”陈羽泽脑一边海中向着这个词,一边用拳头打连续在沙袋上。

“很好,就这样,力道赶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了,休息一下,接下来我们用木桩联系技巧和闪避吧。”老师的话充满了热情与激动。

“嗯。”陈羽泽简单的应了一声。

“怎么了?心不在焉的样子。”

“为什么?老师看出我有心事的样子,我应该与平时没什么不一样吧。”

“啊?哈哈哈,真不像一个六岁孩子能说出的话呢!要什么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是一种感觉吧。(内心:这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啊。)你这么有天赋,以后完全可以当一个武术家。”

“没想过。”

“也是,你还小不需要想太多。”

回到家中,陈羽泽洗了个澡,坐在电脑前打开游戏心不在焉的玩着。“我到底在做什么,所谓‘朋友’也有,只是他们太幼稚,和他们玩比不能呼吸还要难受。”这样想着陈羽泽吸了一口气硬生生憋着打完了一局十几分钟的游戏,他的脸也憋出了红晕。“十分钟。”

躺在沙发上的陈羽泽脑海中浮现出同学满脸笑容的画面,像是和自己对话一般感概道:“我终究还是与他们不同,不是中二,因为,我确实能做到很多常人做不到的事。”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电视上八个大字让陈羽泽像试探一番。

他来到锻炼室,这里早已经改成练功房。陈羽泽站在木桩前纵身一跃两米多高度转身回旋踢将一米八的木桩踢断,落地前空翻来到沙袋前弓腰出拳,一拳打穿沙袋。

管家闻声赶来,无奈道:“少爷都叫你练功时要收力了。”对于陈羽泽的不同他已经习惯了。

“在老师那我已经收力了,木桩什么时候换成铁的,再弄几个武打机器人来。”

“你说的这些怎么可能做到,就算你很强,但我怕到时候断的就是你的骨头了。”

“无所谓。”

“我不会答应你的无理要求。”

“只能去拦动车了。”

“……”管家脸色变得乌黑。

“说着玩的,等我十四周岁我自己去弄。”

“就算你十八周岁也不能以私人名义买到武打机器人。”

“我自有办法。”

“你的好斗基因和你父母真是天差地别。”

“我不是好斗,只是……”陈羽泽自言自语,没有让管家听见自己的话。

一晃六年很快过去了,这期间陈羽泽默默尝试过无数的事,每一件事他都能让人万分震惊,却又在别人想要看清他样子的时候提前消失在人群中,无一例外。

“看到了吧。”陈羽泽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内心得意的对自己说:“世界上没有我做不到其他人能做到的事,哈哈哈。”

“但是,这有什么意义呢……”陈羽泽随手整理着头发。

不知不觉中,乌云遍布了天空,正准备快步走回去的陈羽泽突然听到附近传来殴打声和女生的惨叫声。是回家途中必经的一个巷口中传来的,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十次了,这次陈羽泽决定和以前一样默不作声的经过。

陈羽泽突然想到了六年前第一次在这里听见打斗声的时候,这些声在他眼中就像风雨声一样普通,那个时候他没有进去,听见的声音很模糊,也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心里清楚自己并不是像管家说的那样是个好斗的性子,所以对这些事不感兴趣。

陈羽泽越接近巷口,听到的声音越多;大概有二十三个女生,三个在反抗,其余人的呼吸有的急促,有的微弱,为一个共同点是都很紊乱,说明都没有昏迷,十八个男生,男生手里拿着铁棍武器,叫嚣声很吵闹,从声音判断。

陈羽泽停在了巷口,一路段的距离彷佛走的不是路,而是时间,从六年前的孩子一晃成为一个初中生。“像以前一样若无其事的离开么,会不会太残忍了,可是这些人平日里也只是贪图安逸,如果多加锻炼。”

“不过……以前是双方势均力敌的战斗,这次却像只是一方单纯的被欺负。”再三挣扎,陈羽泽还是决定去看看情况,转过两个弯,来到放置几个集装箱空地的门口窥视,只见反抗的三位女生满身是伤与血,十个男生围着三人,似乎要将三人体力慢慢耗尽。其余男生似乎是在看管着瘫倒在地上的女生,看不出是保护还是困住那些女生,而她们身上有几处瘀伤。

“男人要懂得保护女生。正真强大的人不只在于力量的强大,更在于内心的强大。强者应该尊称内心的善良,守护弱小。”似乎有一个声音催动陈羽泽保护他们,但陈羽泽仍然无动于衷。

“她们值不值得帮。”这是陈羽泽正在观察并思考的问题,他见到过太多善于伪装的人,在弄清楚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

“毅力很坚强嘛,我看你们能撑到什么时候。一个一个上,别直接将她们打坏了,那可就没没意思了。”

“怎么办苏苏,我快坚持不住了。”话刚出口,另一边的女生挨了一棍之后倒下。

白苏苏咬牙切齿,仇恨的目光死死咬着对面带头的不放。

“这种目光真让人兴奋啊,哈哈哈哈。”

“反社会人格,真是变态。”

紧接着又是一棍,白苏苏下腰躲过,本想反打一拳,可拳头还没碰到那人,另一个人当头给她一棍将她打倒在地。白苏苏额头上的血落在地面,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天空一声雷响,紧接着天空毫无过度的下起大雨,血,被冲走了。

“苏苏!”最后一个女孩精神支持倒下了,她跪下来想帮助苏苏,双手却不知所措。

果然这个女生也是练过的,刚才的反应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出的,而且一般的女生在头部挨这一棍时早就会昏迷了,以前都只是抢钱,或者羞辱几下,今天却下了这么重的手。

“很是讨厌,这么大的雨。”

白苏苏看了一眼门口的陈羽泽,嘴巴微微动弹,彷佛要传递什么信息。

陈羽泽叹了一口气,一边走进向白苏苏一边喃喃自道:“下这么重的手,也太过分了吧。”

“嗯?你是谁?”其中最先注意到陈羽泽的一人狂傲的问道。

陈羽泽没有正面回答他们的话,自顾自地将昏迷的女生抱起。“还能走吧?你们两个。”

白苏苏费力地站了起来,与另一面女生相互架着。“你报警了没有。”

一旁的人几乎都看呆了,这个人脑子有病吗?自顾自地抱起女生,还无视了我们。

“听我说话啊,混蛋。”那名混混感到屈辱,用手中的铁棍向陈羽泽打去。下一刻他的表情满是疑惑,眼前这个人不知用了什么奇怪的招式,铁棍的距离明明超过他的位置很长一部分,却在挨下去一瞬间距离拉开了,连头发也没碰着。“奇怪,怎么可能没打中,妖怪吗,还是我眼花了。”

陈羽泽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下将那名昏迷的女生放在集装箱中。

“我已经报警了,放心好了。”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所有人,不过也有几个胆小的人表现出了慌张。“怎么办,要跑吗?”

“不急,这里比较隐秘复杂,在听到警笛声再跑也不迟,在这之前,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多管闲事的人。”

“你们,为什么要对这些女生下狠手。”

“嗯?关你屁事?”

“如果理由合理,我可以下手轻点。”

“你还是人吗?我们都被打成这样,嘶~”白苏苏有点激动,脑子受到牵连发出阵阵疼痛。

“哼哼,哈哈哈哈,你是说你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对我们十八个手持武器的人下手轻点?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理由?好,那我就告诉你,因为看见这个女人痛苦,我们就开心,兄弟们,注意别把人打死了,留一口气。”

一根铁棍向陈羽泽迎面飞来,陈羽泽单手抓住铁棍。

“嘁,没打中。”

“小心!”白苏苏喊道。

十几个人将陈羽泽围了起来。“一起上,别给他闪躲的空隙。”

陈羽泽腾空而起,跳离地面五米多高。地面上的人扑了个看,反而打伤不少自己人。

“他没接力点了!”那人邪笑道,等落下你就死定了。

那人看准时机准备给陈羽泽当头一棒,陈羽泽落地一瞬间上后空翻,又接着铁棍挥出的力道,踏着铁棍来到距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这一棍也因雨水滑落,打在了另一个同伴的身上。

“这么快!”他的内心油然而生起一丝恐惧。

白苏苏等人在一边惊得目瞪口呆。“白担心你了。”

“就只会躲,算什么本事。”

“你们,没有让我动手的理由。”

他抓起一根铁棍,走到女生面前,愤怒地说:“尽然看不起我!你不出手,我就打死那些女生。”

白苏苏实在忍不住吐槽。“不打你还不高兴,这里的男生没一个正常的吗?”

话音刚落,陈羽泽一拳将他的牙齿打出两颗。“警察快来了,我要走了,别对警察暴露我的信息。”

白苏苏这才注意到不远处传来警笛声。

“其他人不准逃走,负责你们会后悔的。”陈羽泽冷漠的眼神让他们认为自己如果逃走可能会被杀,吓得不敢轻举妄动,陈羽泽丢下几人坦然离开。。

龙套一看着他离开后对着剩下四个人说:“嘁,别被他吓住了,既然不想暴露信息给警察一定也是做贼心虚不会留在这里太久,我们赶紧跑。”

龙套二:“可是其他人……”

龙套一:“还管什么其他人。”

龙套三:“可是老大知道我们丢下了他会被打的吧。”

龙套一:“他们估计要做几年牢了,到时候才不会与他有来往,你们几个到底走不走。”

龙套四:“我走,我和你一起。”

龙套三:“我还是留在这里,我不想成为逃犯。”

龙套五:“我也留在这里……逃走了再怎么混也只是龙套。”

龙套一:“死胖子就是胆小,你们就是被他的话吓住了找借口而已,我们走。”

两人逃出这里没一会,只听一阵动静后两人从一道墙后被甩飞了进来,并且双腿脱臼无法行动,这更加让剩余的几人不敢逃走。

不一会警察举着防爆盾走了进来,在发现没有危险时立刻实时营救,白苏苏终于松了一口气放心的昏睡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