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劫殇,暴走

  • 七宙之乱
  • 涟生小影
  • 3593字
  • 2020-08-18 18:01:16

“差不多是时候了,陈羽泽!”

夜林没有再继续追击,陈羽泽也停了下来,周围的环境告诉转动,空间似乎被剥离一般,熟悉的环境出现在了陈羽泽眼前。

“小白!”

“爸!”

夜林张手将源生的护盾破坏,接着将源生束缚;流离的混沌之力像是找到了家疯狂的涌向夜林。

“是时候该稍微认真点了。”

滚滚发出一声痛苦的嚎叫变回娇小的身体,同时身上的混沌之力还在向外散发。

陈羽泽立马用天雷攻击夜林,而夜林却轻松接住了这一招。“千万不能慌!”陈羽泽对自己说到。

陈小白看到滚滚痛苦的样子,将它抱在怀中,滚滚化为混沌之力进入了陈小白的身体中,就这样滚滚被送回了虚无之界,切断了滚滚与夜林的连接。

眨眼间夜林消失不见,不过他给陈羽泽留下了一丝踪迹,陈羽泽顺着踪迹追寻夜林,每来到一处,夜林都会提前跳跃走。

转了一圈之后夜林再次回到了原来的地方,陈羽泽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一直在受夜林摆布,即使能够二级预算,但是因为力量太过弱小,自己预见的未来也是受着夜林的改变,因为自己的力量无法抵抗夜林的改变。

这种无力感再次涌上心头,在来到这里之前,陈羽泽就已经知道,前面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此时,眼前不仅仅是源生,还有万顷、千落、萧夜、万顷、齐云天,艾塔利安和艾塔利亚都被固定在眼前。

“陈羽泽……”

“大哥……对不起。”齐云天心怀愧疚,“给你添乱了。”

“你要干什么!”陈羽泽无力的问道,因为陈羽泽看不见他们的未来,难道他们在这一刻必死无疑吗。

“是不是无法预知了呢?”夜林趾高气昂道,“没错,他们今天会死在这里,因为你。”

陈羽泽没有说话,不断暗示自己冷静,“我该怎么做。”陈羽泽预知了一千、一万、一百万种未来,但是无论怎么做,都会被拉回一个点,那就是他们的死亡。

“还不够。”夜林小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再加上他们呢?”

“他们?”

夜林开启混沌之门,昔日但凡有过一点交情的人都出现在了陈羽泽面前,他们沉睡着,就像是人偶没任何反应。接着无数颗包裹着警备队战士的金属球出在视线之中炸开,警备队战士立刻反应过来将武器对准陈羽泽已经眼前的一些人。

“这些都是你在地球的朋友,要不要用精神领域确认真假呢。”

老师、白苏苏、莫馨还有同学们,有一股莫名的力量似乎在影响着陈羽泽的意识。

“青魅,你知道吗,物体和人心一样,再坚硬只要让它忽冷忽热,很容易碎裂崩溃。”

“需要属下如何做。”

“到时等我指令,你只需……”

“绝不能,绝不能被夜林左右。”陈羽泽将思绪放空。

接着夜林抬起一只手,所有的枪口对准了地球上的人类。

此时陈羽泽脑海中出现一个温柔充满磁性的声音在引诱陈羽泽犯罪。“杀了他们,就能救下你的朋友们了。”

“从我的脑海中滚出去。”陈羽泽控制着自己不受蛊惑,努力方平心境,这个时候一丝负面情绪都会被趁虚而入。

“呵呵,不要在意低等生物的生命,来吧,放弃所有感情,变回运吧,这样你就可以打败夜林了,杀了他们。”

陈羽泽没有理睬这个声音,但是这个声音一直蛊惑陈羽泽,并且这种声音彷佛无法无视。

“还有三秒,如果不杀了那些人,你在地球的朋友就会被杀。哦对了,真正下令的人是龚总领哦。”

“为什么。”

“你不想打败夜林吗?杀了他们,你的力量也能像夜林一样,将一切融为一体。”

“变成混沌么。”

“没错,用混沌的力量打败混沌,靠你体内那一点微不足道的虚无之力根本无法与夜林对抗吧。”

又回到了过去,但这次不一样,这次无法借助小白的帮助,无论怎么做,都会被侵蚀。

“如玉姐姐。”一个熟悉声音将陈羽拉回了现实。

“小……文。”

与此同时,之前的那个声音不见了。

“这里是……我的精神世界?”陈羽泽这时才反应过来。

“准确的说是意识世界,比精神世界更深层的世界,相对于这里,外面的时间是静止的,你不用担心你的朋友们,不过也不能再已是世界中待太久,会无法醒过来的。”

“你怎么会在这。”

“这不是我的本体,你看到的我也是由意识构成,应该是弦的力量将我的意识连接入你的意识世界中。你放心,现实中的我现在很安全。”

“你现在身在何处?”

“我……就在这里,有一个办法!可以恢复所有人记忆,并且保证他们不再被修改记忆。”

“不行!”

“如玉姐姐?”

“你说的方法我知道,最终你也将成为宇宙史书的一部分,你将在这个世界消失……”

“没关系的,如玉姐姐,我不想你有事,我也不想这个宇宙沦陷在夜林的麾下,最开始你也知道,我们最终不能在一起,只是我们都不愿相信,不愿面对,因此你也内心深处抵触成为运,可能你潜意识不愿承认,你没发现,但这些我都知道。”

“成为运之后,我还是我吗?”

“别担心,当你成为运之后,我与你同在,我的精神与你同在。”沈思文抚着陈羽泽的脸颊轻松说道。

“不要,小文,别去。”陈羽泽用微弱的声音阻止沈思文。

“不可视情况出现了。”这一段就是夜林无法预知的那一段,但是在这之后陈羽泽仍然如计划一样被他心中的阴影埋没。

“那是?”艾塔利亚注意到一道熟悉而又陌生的光芒在陈羽泽面前出现。

万顷:“宇宙史书的力量,沈思文怎么出现在这!?”

在救出沈思文之后,万顷和千落为她开辟了一块另维空间,将她留在之前那个星系。

千落:“快看,警备队员们。”

光芒闪过,警备队员们渐渐恢复了记忆。

“这是怎么回事。”

“夜林!”

所有人炮火改为对准夜林,不过没有立刻开火,因为在夜林不远处悬挂着一群人。

“快跑!”万顷大喊道,可是没有一个人离开。

“跑不掉的,万队,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光荣的战斗了。”

此时夜林的注意力陈羽泽面前的橙光,无暇理会警备队员们,而警备队的人也都不敢轻举妄动;恢复了所有人的记忆之后,宇宙史书的光芒向陈羽泽的脑海中的一点集中收缩。

在陈羽泽的意识中,沈思文的意识融化注于一点,接着宇宙史书出现,沈思文意识形成的力量融入了宇宙史书中,陈羽泽的意识也被拉回了现实中。

“夜林!”陈羽泽紧握拳头,眉宇间透露着淡淡的杀气,“领域,开启。”

领域覆盖了整个战场包括kj星,那些束缚大家的混沌之力被化解。

“核化量子。”陈羽泽全身能量化,冲向夜林。

夜林也将身体混沌化冲向了陈羽泽。

“快停下!陈羽泽。”尽管万顷发现的早,但也来不及了。

千落与萧夜最大范围的用空间转移将警备队战士和地球上的几人转送回kj星,地球上的几百人全部安全送到kj星,但是警备队战士却近半留在战场上。

“大哥,不对劲。”齐云天气喘吁吁的说道,身体上的子磷铠甲已经碎裂,上面燃烧着混沌的气苗。

萧夜拂灭了气焰。

“如果陈羽泽无法恢复理智,那么沈思文的牺牲就是白费了。”

“大嫂怎么了?”齐云天惊讶道。

“战场上他没有动手杀一个人,但是能让他如此生气,再加上宇宙史书的那道光,军师极有可能为了陈羽泽已经舍弃自主意识,解放了宇宙史书的力量,那道光让所有人恢复了记忆就是最好的证明。”

说话间受伤的人被全部送入了医疗处。

艾塔利亚毅然转身,艾塔利安一把拉住了艾塔利亚,“你要去哪。”

艾塔利亚含泪说道:“我要去帮陈羽泽,沈思文已经为了他牺牲了自己,绝不能就这样,让她白白牺牲!”

“果然还是小孩子性格。”

“而且还是不会产生恶念的纯真的小孩子。”万顷笑着附和道。

“为什么你们这么平淡。”艾塔利亚愤愤道。

“因为这样的事经常再发生啊,只是你没看见而已。”

“队长,万队长,你有没有看见七三零部队的塔塔罗队长。”忽然从一个情绪似乎有些崩溃的人跑过来问道。

“没有。”

“该不会……”他擦了擦眼泪,可是眼泪流出的速度比他擦拭的速度要快得多,“对不起,容我失态一下。”

“对不起,情况紧急,我们无法全部救出。”

“我知道,我知道,那我先告辞了。”

“你看到了吧,生死离别是经常发生的事,只不过这次事关整个宇宙,而且我们不是冷淡,而是要承担起心理支柱。”艾塔利安拉起艾塔利亚的手腕。

“干嘛?”艾塔利亚疑惑道。

“当然是回去救老大。”萧夜回答道。

回过神来,不知何时所有人都面向战场的位置,艾塔利安姐姐满面温柔的笑容给了艾塔利亚极大的鼓励。

“就算拼上性命,我也要阻止夜林,我可能是任职最短的神王了吧,哈哈哈。”千落开怀的笑声似乎让大家忘记了前方的危险。

“别这么悲观嘛,老弟,你是新人,有危险我们会照着你的。”源生坐在旁边大树的的树杈上笑着说道。

“源生,什么时候跑到树上去的。”

“当然时要看看多年不见的kj星了,话说你们才注意到我嘛,太伤人心了。”

“你的心该不会比普通人还要脆弱吧,哈哈。”

“说起来着实惭愧,身为神王,大难时刻所能做的却微不足道,陈羽泽和夜林的战斗几乎比我们高一个维度。”万顷感慨道。

萧夜:“我在地球时见过被二次元治愈的人,现在就让我们这些三次元的人唤醒四次元的陈羽泽吧。”

“哼哼,没想到你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诶?战斗前的感慨吗?感觉我没什么话可以说。”齐云天呆呆得说道。

“要不要这么呆萌,小老弟,好了,我们走吧!”源生搭着齐云天的肩膀,虽然只是刚见面,但也已经是生死兄弟。

“他是我们的五弟,什么时候成你的小老弟了,况且他还是未来的罗烈星守护神那!”

“哈哈哈,没想到萧夜也会计较这些。”

七人穿过空间之门,艾塔利亚在精神体虚化穿越这扇门前一颗,一滴眼泪滴落在这片土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