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但求奈何复相见 下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687字
  • 2017-02-27 22:10:13

今天太白又给大家带来一个故事,至于这个故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能说是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了我都快记不清了……

在很久以前,中华大地之上还没有所谓的阴曹地府,而人死了也就真的死了,变成一个个的孤魂野鬼,游荡在神州大地之上。

最初的时候,游魂野鬼们倒也安稳,和世间的人类也是和平相处,互不干涉,但不知从何时起,孤独的魂魄们不在安稳了起来,处处与人类发生争执……

慈悲的神不忍众生悲苦,以大慈悲创作了两个完美的人类,决定让他们统领人类的社会,抵挡鬼魂的入侵。

他们是阎君与冥君。

当二人被创造出来后就被派到了凡间,完成他们应有的使命,只是慈悲的神却无情的告诉二人,他们是神创造出来的,所以不可以拥有爱情,不然就会遭到无情的惩罚。

荒芜的土地,在二人的带领下逐渐走向繁华的世界。

而这二人也是亲如兄弟,互帮互助,可直到有一天,一个女人的出现让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那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的美丽足以让众生为之神魂颠倒,而这两个完美的人类也自然无法抵挡,都深深地爱上了她。

这个女人叫孟婆。

只是孟婆却只对冥君大人感兴趣,而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与恋爱,二人终于走到了一起,成为了夫妻。

冥君为了给这个女人最完美的幸福,他开始变得自私了起来,他赶走了阎君大人,一个人统领了整个世界,而且对那些孤独的鬼魂们也不再是驱逐与抵挡,而是无情的毁灭。

阎君大人虽然被废弃了权利,但对苍生的慈悲却从未停止过,同时,也开始反对起冥君大人的命令。

阎君大人觉得众生平等,即使是孤魂野鬼也应该有他们应有的生存权利,如果可以那就和平相处下去,而不是无情的毁灭。

阎君大人多次谏言,不过都被冥君大人驳回,不被采纳。

时间就这样匆匆流去,十多年后,岁月的摧残,让孟婆变得不再美丽,但是冥君却一直深爱着她,同时也变得越来越自私,甚至不顾众生反对,许下了许多命令,而这些命令也无非是一己私欲,为得就是给孟婆所谓的幸福。

十年间,阎君大人淡化在人类的视野中,甚至已经开始有人遗忘了这个人的存在……

而这十年间,人类占据了这片天地,所有的孤魂野鬼也开始变得胆小了起来,不敢于人类正面面对,甚至躲在黑暗的深夜中,孤独的游荡着,但人类的野心却从未停止过,处处都是针锋相对,而被压迫的鬼魂们虽然胆小了起来,但却也变得有规有矩了起来,仿佛有人在暗中操作着他们一般。

直到有一天,不知从何处涌现了大量的鬼魂,而这些压抑了十年的鬼魂一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就变得肆无忌惮了起来,到处破坏,争夺城池。

安逸了太多年的人类却又是如此的不堪,短短几天,人类就被打的束手无策。

而在鬼魂大军逼近到冥君的住所时,阎君大人出现了,而他正是这些鬼魂的背后操纵者!

只是现在的阎君却已经不再是阎君,而是一个鬼魂……

大军压境,阎君开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只需要孟婆再杀在自己的面前,和自己做一对鬼夫妻,而且冥君大人只要答应,日后鬼族与人族和平相处他就会退兵。

冥君大人自然是不愿投降,但奈何孟婆爱夫心切,不等冥君大人有所准备就已经自杀在阎君的面前。

待孟婆死后却万万没有想到,阎君大人竟无耻的羁押了她,而军队也依旧前行。

到目前为止,这场人鬼大战的结局似乎已成定局,可就在这时,伟大的神出现了。

神的出现化解了这场纷争,同时也原谅了二人的分歧,但是伟大的神却无法原谅冥君大人的爱情。

神震怒了,他将冥君大人交给了阎君,让他全权处理。

阎君不知何时,已经在千里之下的地下创造了一个新的世界,那是一个只适合鬼魂居住的世界,那里没有阳光,没有时间,没有花花草草……但是在那里,所有的鬼魂都可以投胎,从新回到地面上的世界,而那里被称之为——地府。

在神的陪同下,阎君大人将冥君的灵魂押送到地府,想要让冥君大人投胎转世,从新做人。可冥君却殊死抵抗,宁愿魂飞魄散,永远的消失在三界六道之中也不愿去投胎。

伟大的神又一次震怒,对面前的轮回之路挥了挥手,顿时就出现了一条川流不息的河流。

这条河看似宁静,可在这宁静的水面之下却暗藏着波涛汹涌,水中更是寸草不生,水温也是冰冷彻骨,仿佛可以把人瞬间冰冻。

伟大的神看着水面说道:“想要放弃投胎也可以,你只需投身河中,在这里浸泡千年,忍受这千年的冰冷与寂寞,到时我便就允许你与孟婆相爱。”

冥君没有说话,就只是纵身一跃,直接跳入水中,从此再无音讯……

冥君去了,人间的大地上恢复了平静,同时也出现了新的一位人间帝王,而在神的帮助下阎君安居在地府,统一了鬼界,从此,人间的帝王和阎君达成了协议,人界与鬼界永守和平,互不侵犯……

在地府……被神创造出来的河流阻挡了鬼魂们投胎,阎君只好在那里建造了一座桥,而在神的命令下,孟婆不可以投胎,而是留在鬼界看守那座桥,负责让过往的鬼魂忘记一切再去投胎,而这枯燥且又乏味的工作也却不是神对他的惩罚……而是一个在桥上,一个在桥下,日日夜夜相隔一层水面,可却始终无法相见,这才是神对二人的惩罚!

一日,阎王找到了孟婆,低声诉说着自己是如何如何的爱着她,可早已人老珠黄的孟婆却嗤鼻一笑,佝偻的身子不屑骂道:“你和冥君确实都是很完美的男人,但是我爱的人却是个堂堂正正、有担当的正人君子,而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尽管他有时会糊涂,会昏庸,但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阎君也低呼了起来:“亲爱的孟婆,我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你啊,如果不是为了你我为何会做这地府之主?”

孟婆不屑一顾:“就算你是为了我,那你为何不敢大声说出来?在神的面前你也只是卑微的臣子,只有我的冥君才是真正的帝王。”

阎君无法再说下去了,确实,他不敢在神的面前承认,他怕失去如今的地位,如今的一切。

阎君哑然,不知道在说什么好,看着孟婆绝情的背影,阎君胸中愤怒不已,低声诅咒着孟婆:“我要以神的名义诅咒你,诅咒你和冥君永生永世不再相见!”

说罢,阎君愤怒的擦下眼角的一滴泪水弹入到河水岸边,而这说来也怪,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瞬间从土中长了出来,又几乎是眨眼之间,这种花朵就开遍了河水两岸。

有人说,这种花叫彼岸花,预示着阎君对孟婆的诅咒,希望冥君和孟婆就如这彼岸花一般,花开不见叶,见叶不见花……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不知何时,在河水的岸边出现了一尊古石,在石头上面刻着一首小诗:

“绝情断念非我愿,沉睡忘川寻旧爱。

千年浸泡终无悔,相约奈何复相见。”

有人说,这首诗是冥君的执念所刻,他把这条河取名做“忘川河”,是希望孟婆忘记对自己的思念,等待自己的归来,不要活在悲伤中;而将这座桥取名做“奈何”,是预示着阎君大人的诅咒,是在“徒奈何,空悲切”,依旧阻挡不了他们之间的相爱与相见……

故事到这里结束了,大家不要问我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一切?因为我只是一名小说作者,但却可以看到阴阳两界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