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误会造就孽情缘 下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058字
  • 2017-02-19 08:02:02

我回头看去,是一名衣小将提枪赶来。

那白衣小将生的好是英俊,一身的白袍,一脸的英气,手中长枪一杆,真个是威风凛凛,只是再向其胯下看去,却让我大吃一惊,他骑着的正是将军的追风宝马!

“呔,前面的可是上官瑶琴?”

那小将大喝一声,将我叫住。

我见其是带着将军宝马而来,心想是将军心生悔意,想要接我回去,连忙答应一声:“小女子正是,敢问小将军可是将军府派来的?”

“哈哈!”小将军大笑了一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娘子快快上前领死!”

小将军说罢,提枪拍马冲杀上前!

我心中大惊,连忙鞭鞭打马四下逃去,却又听那小将军喊道:“小娘子休走,我乃奉将军之命前来取你性命,识相的上前受死,留你全尸!”

我心下正是慌张,听他此言更是不知如何是好,万万没想到将军竟如此薄情寡义,我已然离开长安竟还是如此对我,真是让奴家寒透了心,伤断了肠!慌忙之中,只好撇弃官道,逃入深山之中。

我胯下虽是盖世宝马,但奔跑了一天,早已是人困马乏,更何况还是被追风追赶,一时间,距离不断拉近,仅有一枪之隔!眼看小将军就要提枪刺来,我心中暗道一声:“吾命休矣!”

我早已心灰意冷,随即紧闭双眼,静听天命。

待我闭上双眼之前,回头偷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小将,正见他挥枪扫来,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竟隐约看到小将军的胸膛却被一柄钢刀刺透……看到这一幕,我嘴角扯起了笑意,难道这是我的幻觉么?真的会有人来救我吗?

我紧闭双眼,等待着那所谓的死亡,不过很可惜,那疼痛没有等到,却听到了小将军的一声痛叫。

我不敢置信的缓缓睁开了双眼,正见那钢刀穿过那名小将军的胸膛,锋利的刀尖不断地滴下鲜血,眨眼间,白色的袍子已经被鲜血染红,小将军又是痛呼一声,随后就“噗通”一声,一头栽在马下。

也许是常年征战沙场的原因,小将军死尸倒地,追风“稀溜溜”暴叫一声,转身便就要逃,而就在这时,一个黑影猛然越在马背之上,双手一扯丝缰,追风又是暴叫几声,前面双蹄凌空跃起,随后又在原地转了几圈,这才站稳。

待追风站稳,我定睛观瞧,马背之上的人正是将军身旁的那名小厮。

来不及多问,却听那小厮低吼一声:“快走。”

说罢,一拍马背扬长而去。我见如此也只好跟了上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老林中,小厮这才说道:“夫人,将军怕你日后在起麻烦,特派小将军前来追杀,我见将军如此不仁不义,故此前来搭救。”

我心如寒冰,痛哭几声,随即问道:“既是如此,那现在当如何是好?”

“夫人,将军已发了通告牒文给各大洲县,凡是发现你的身影一律格杀勿论,我看不如就此栖身,日后不再市集城区等地出现。”

如今事情发展成了这样,我心中早已没了主见,听小厮这么说也只好答应。

……

几日后。

现在局势如此,我倒也心如死灰,不再挂念着城市繁华,与那小厮栖身深山之中,自给自足倒也自在。

只是这些时日那小厮也总是时常暗示与我,想要让我委身与他,做一世夫妻……

将军虽对我不仁不义,而我也是恨透了他,可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青似海深啊,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也是思念之极,心中还是久久难以割舍。

“夫人,您还是从了我吧,小人随将军征战一生,从未有过婚配,我见夫人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所以才会背弃将军前来搭救,还望夫人开恩,与我成就了那合卺之美,做一世夫妻。”

我轻叹一声:“恩公你听我细说端详,您的救命之恩奴家实不敢忘,可我与将军毕竟是夫妻一场,我又岂能另嫁他人?之前虽是烟花院的出身,可我自从跟了将军就想做个良善女子,而这老话说的好,忠臣不事二主,好女不嫁二夫,我岂能在嫁与恩公?还望恩公……”

“够了,夫人不要再说了。”那小厮突然怒吼一声,奴家被吓了一跳,而那小厮见惊到了我,稳了稳情绪,温声问道:“夫人,我之前让您带出来的细软可还在?”

我将细软拿出,答曰:“尚在。”

小厮在包裹之中拿出那柄玉如意来:“夫人您细端详,可还认识此物。”

如意接在手,我上下打量了起来,顿时不觉一阵眩晕,此物竟是家父生前遗物!

见我神色有异,小厮讥笑几声道:“夫人你应该还认识吧?呵呵,昔年上官大人遭人陷害,但不知夫人可知是何人陷害?”

“不是李大人吗?”

小厮摇了摇头,继续讥笑道:“呵呵,夫人这就糊涂了,李大人与上官大人同为当朝一品,又如何能够陷害得了?哼,当时乃是将军在背后操控,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柄玉如意会出现在将军府中的原因。”

……

说到这里,那名女子已经是泣不成声,哽咽着对我说道:“小先生,这还真是可笑啊,我竟然和自己的仇家做了夫妻,服侍了他这么多年,呵呵。”

“那之后的事情呢?你嫁给那名小厮了?”我答非所问,继续问道。

那女子哽咽了几声,梨花带雨道:“那不然呢?我当时虽未从他,可他对我也是照料有加,宠爱之至,而我心中又何必在想着那亡我家族之人?那与其如此,倒不如从了小厮,在那深山老林做一世逍遥夫妻。”

“哦?既然如此,那你已经死了千年了,又为何不去投胎转世,再入轮回?”

说到此处,那女子竟眼神幽怨的看向了我床头的玉如意,“我也不知为何,自我死后就依附在这玉如意之上,他到哪里我就走到哪里。”

我拿起玉如意,把玩了一会,轻叹道:“我是个古董收藏爱好者,这玉如意也是机缘巧合到了我手中,罢了,既然到了我手中也是说明你和我有缘,那我就与你说说当年的事情真相……”

听我说到这里,那女子奇怪看向了我,我微微一笑,轻声道:“当年事情并非如此,弹劾你父亲之人确实是李大人,与将军无关,至于玉如意为什么会在将军手中?这就是因为将军想要给你一个惊喜,暗地里派人寻来的,只是还未来得及送给你罢了,而将军被赐婚之事也确实是真事,只是这其中有些误会。”

我顿了顿,接着说道:“当年要杀你之人却非是将军,而是当今圣上。圣上赐婚与将军,而将军不舍与你分离,所以不惜触怒天颜,在朝堂之上誓死不从,也正因抗旨不遵,当今圣上震怒,出言威胁将军,若是不从便将你处死,将军没了办法只好先使了缓兵之计,婉言要考虑一下,会在午时给出答复……”

将军虽然被软禁宫中,但毕竟是当朝功臣,所以暗地里传信给小厮,让小厮送上休书让你离去,但为了不让你再有挂念也只好狠下心来,让小厮说了许多谎话,并且写出那般休书,而你被蒙在鼓里,被骗离开长安城,而就在此时,将军收到你离开的消息后誓死不从,圣上震怒,传旨追杀与你,而且还要让刺客骑上将军的宝马,免得消息传出去,在给皇室落下骂名。

小将军收到消息就立刻让小厮前去搭救,并且下令让小厮此生不要再回长安城,只需守在你的身边,护你周全,却万万没想到那小厮见色起意,编下谎话,骗你成亲,这才有了这一世的姻缘……

待我说完,那女子又一次哭了起来,泪珠滚滚,哭声不断。

“敢问小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知古今之事,与鬼神沟通?”那女子不知哭了多久,直到天边泛白,这才停住了哭声,低声问道。

我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微一笑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只是自幼能与鬼神沟通罢了。”

“那敢问小先生,我家将军现在身在何处?”

我轻叹一声:“唉,千年已经过去了,他早就已经投胎去了,不过你们之间还有一世姻缘,现在去还来得及……”

“那先生我如何去投胎?”

我看了看手上的玉如意,而此时的玉如意却已经失去了平日妖异的光泽,我微微一笑道:“你的怨气已消,现在就可以了……”

我话还未说完,就只见眼前女子黑气一闪,消失在了屋子里……

唉,故事说到这里也就结束了,不过笔者也不得不感叹几句,这古人说得好,宝玉有灵,能通鬼神,看来此话不假啊!

故事讲完了,而我说这个故事诸君要是不信,我有诗为证:

可怜官宦侯门女,无奈含冤堕风尘。

巧遇将军来搭救,脱去烟花入将门。

无奈皇命拆鸳鸯,一场夫妻难到头。

痴心不改情意重,误会造就孽情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