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误会造就孽情缘 上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533字
  • 2017-02-16 14:03:45

曾经有个jinv和我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千年前,我本是官宦子女,上门提亲之人也是络绎不绝,只是家父在朝为官,未曾与我某得夫婿。

虽未曾出嫁,可我也算是富贵不愁,每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日子倒也清闲,直到安史之乱,我父含冤入狱,我上官家族凡是男丁皆是死罪,女流之辈也尽皆官卖,而我更是流落至长安城内烟花场所。

命数如此,可我却要受个清白身子不肯接客,奈何那无情的老鸨子将我酷刑拷打,而我又思家父含冤,不忍就此而亡,无奈何,只好听从安排,每日里卖笑为生,只求一日能为父伸冤,为家族伸冤。

那时我年方十六,正是豆蔻年华,不经意间匆匆三年流去,我却毫无作为,见复仇无望,我也不在奢望,但也不想委身这烟花场所一生,只求有一好夫郎,带我从良。

世人说得好,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我寻了三四年也不见一个,直到一日,有一男子前来寻我,当时我已是长安城内头牌花魁。

那男子剑眉虎目,谈吐不凡,不必猜也知道,此人必不是等闲之辈。

我与他***好,从此以后此人更是日日找我寻欢。

半年以后,我才知此人乃是当朝武将,而此人也正有让我从良之心。

世间一切皆是缘分,就这样,我一烟花女子从此嫁入将门

妾本烟花出身,将军虽夜夜与我欢好,恩爱有加,但却一直未曾与我名分,每日里只把我安置在偏房。

将军虽于我恩爱无比,可却不知我这另有苦楚,人前我倒也算是风光无限,可在人之后却苦不堪言,因我是烟花出身,在这将府上下从未有一人正眼看待与我,甚至颇受刁难,我说此话众人若不信,我有诗为证:

可怜官宦良人女,无奈含冤入勾栏。

但求无价情郎宝,赎我脱去烟花身。

风光无限入将府,谁料下人刁难咱。

无可奈何风尘女,安守本身做妇人。

家奴院公虽不曾正眼看我,好在将军不忘情谊,我们日日恩爱,夜夜寻欢,也算是做了几年良善妇人,可奈何好久不长,直到那一年……

那一年,天下大乱,狼烟四起,塞北边关正是战火燃起,将军受皇命远征塞北,临行前带我来到马厩前,用手点指我面前一匹高头大马,道:“娘子你与我看来。”

“此马名为赶月,随我征战沙场多年,追风赶月自是不在话下,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也更是寻常,当今之世,也唯有我的追风能追的上它,而今日我将此马赠予你手,来日里我若有三长两短,你尽管收拾府中细软,骑此马出城……”

将军说道此处,我连忙吻住了他的嘴,不允许他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只是沙场变数谁也没办法确定,见他面色坚决我也只好答应。但却万万没有想到,那日一别却成了生死相隔……

三年后,边关告捷,只是将军还未回来,一封休书却已来在我的面前。

“瑶琴,本将军征战有功,当今圣上龙恩浩荡,将公主赐婚与我,你乃烟花之身,自是不能与我般配,不日我便回府,你尽快收拾细软出城,切莫玷污了我与公主好事,也切莫惊辱了圣驾,速速离去,限你午时出城,不然决不留情!”

三年征战,我与将军也是互通书信,言辞之中多数溺爱,从来都是如何为夫如何如何,却从未本将军如何如何,却不想如今归来竟与我说起官腔,越发疏远?

看罢书信,顿时只觉两眼发黑,心如死海。

见我不语,送信小厮讥笑道:“哼,乌鸦也想变凤凰,也不看看你是甚么出身?老实话与你说了,你要是不走也行,但就你这出身留在这里,等公主嫁了过来也饶不了你,到了那时,只怕你连全尸都留不下,哼,罢了,我劝你还是赶快走吧,别等将军回来赶你,这些年你用这狐媚之术唬住将军,却唬不住我们,要不是将军护着你,我们早就赶你走了……”

那小厮越发的激动,言辞犀利,着实让我胆怯,哭哭啼啼也没了办法。

见我还是不走,小厮更是灼口骂道:“呸,你这小贱人还有脸哭,快走快走,将军善心,准许你挑些贵重物品带走,可保你余生衣食无忧,要是走得慢了,我打断你的狐狸腿。”

说罢,那小厮竟真的抄起门栓来,作势要打,奴家害怕,连连讨饶,慌忙收拾些衣物首饰便走。

见我要走,小厮喊道:“你这女人真是奇怪,怎不收拾些贵重物品?”

奴家答道:“将军不仁,我不可不义,他待我如妻,我自待他如夫,这些家业都是他打下来的,与我无关,唯有这些首饰衣物曾是我私人之物,如今带走,也正是证明我来的干净去的干净,堵了你这臭嘴。”

小厮见我把话说得如此,脸上也是有些难看,不过却也没再说什么,我也不想再与他说些没用的话,直接向门外走去。

待我走远了,却不知为何,那小厮竟牵着赶月追了出来。

“夫人且慢。”小厮叫住了我,尴尬道:“罢了,你这一番话也算是点醒了我,没想到你对将军竟是真心实意,这些东西你拿着,骑上赶月快快出城,走得越远越好,日后出城找个好人家过日子,就别再进这长安城了。”

不等我反驳,那小厮便就将几锭元宝还有一个玉如意塞进了我的包裹,说罢又将赶月交予我手中。

我再三推辞,奈何推辞不过只好收下钱财,不过这马……“这赶月乃是将军心爱之物,我万万不能带走,快牵回去吧,日后将军回来恐怕你不好交代。”

小厮抬头看了看天,眼见正午将近,慌忙说道:“夫人快走,三年前将军便就将赶月送与你了,还有什么不能带走的,你就快走吧,将军日后也不用在骑马了。”

“哦?将军为何不骑马了?”

小厮却不知为何,深色慌张了起来,连连解释道:“将军日后贵为驸马,又骑什么马?打什么仗?你就快走吧,记住了,出了城快马加鞭,万万不可停留,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在回来了。”

不知为何,我心里隐约感觉事情有些诡异,连忙问小厮这是何意?小厮却不愿多讲,反而告诉我:“骑上马之后找一面纱将脸遮住,若是出城有人盘查,你就只管说你是将军府的人出门公干,那些兵丁都是将军昔日故人,认得这赶月不会阻拦你。”

我心中越发奇怪,再三追问了起来,却不料那小厮竟冷下脸来大骂:“夫人你快走吧,将军是个贼子薄情之人,已经下了通牒了,若是午时不出城便就派兵杀人,若是午时到达城门也是定斩不饶,你现在骑上赶月还来得及,快些走了吧。”

我心中大为恼火,万万没有想到将军竟是如此薄情之人,连忙将钱财藏好,又千恩万谢的感激了小厮几句,随即便就鞭鞭打马,赶奔城门。

待我赶到城门之时正是正午时分,而果不其然,门前守卫果然正在盘查,我白纱遮面,待等盘查之时便就听从小厮交代,说自己是将军府之人,现在出门公干,也果然没有人阻拦。

而赶月也果然名不虚传,奔跑起来真就如同追风赶月、蹄下生风一般,不可不谓神速之极。

不只跑了多久,渐渐夕阳西下,刚想停下休息一下,却听身后喊杀一片……

…………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