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二次定婚祸事起 二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423字
  • 2019-12-13 16:51:13

那刘老爷听闻了陈小姐的美貌,而自己也有一个二十岁的孙子,就有心想要让二人结亲,只是当他详细打听之时才知道,原来那陈小姐早有婚约,不由得叹了声可惜。

老太爷倒是个好人,不想惹是生非,只是酒桌之上,推杯换盏,人鱼混杂,倒也有些看热闹不怕事大之人,道:“那陈小姐自然是有婚约的,而且那家的少爷也不是一般之辈,他父亲也是本地乡绅,家财万千,而且小少爷一十六岁就有功名在身,待等明年科考必能高中,一般人得罪不起呦!”

一听这话,老太爷顿时眉毛倒竖,心说还有自己得罪不起的?

老太爷虽然生气,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这个孙子是个无用之辈,自幼不喜爱读书,只知道斗鸡遛狗,出入烟花场所,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若真是把这么个好姑娘娶回家,那也当真是愧对了人家!

老太爷毕竟是年岁大了,也不想惹什么是非,想了想也就没有在意,又是和众人推杯换盏了起来,而应付完了酒宴就带着一家人回了家。

都说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老太爷虽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可他那儿子,刘老爷却如鲠在喉一般,时时难以下咽。

心想自己父亲虽然是个宦官,可也是当今万岁身边红人,满朝文武也要给上三分薄面,莫说是一个小小的乡绅?就算日后中了状元又如何?

刘老爷将此事记在心间,总觉得是别人在暗示自己,那黄家不是自己所能得罪的!总想着去会一会黄老爷。

闲言少叙,且说这一日,刘家小少爷在街前闲逛,正好看见一女子在街前浣洗衣物,上前打量几番,也不由得被这女子的美丽动摇了心神。

那女子见有男子盯着自己看,自顾的向家门跑去,而这刘少爷却在后面紧追不舍,直到被那女子父母驱赶这才罢休。

而这女子,正是陈小姐。

刘少爷回到家中,从这日起就害了心病,四处打听才知道,原来这女子正是苏州城内有名的美人——陈栖梧。

刘少爷回到家中,几日内都是缠着老太爷去说合亲事。

老太爷是个本分的人,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倒也没去搭理。可那刘老爷却是个护子心切的人,便偷偷的跑去陈家说合。

陈小姐虽然有婚约在身,可陈老爷子却是个攀权附贵之人,早知道这个刘家是名门望族,就连本县县太爷也是忌惮三分,而那黄家小子虽然聪颖之极,可当今之世能人辈出,状元之名又如何能够轻易得到?可倘若要是与这家结了亲,那日后岂不是也免了这个刽子手的差事?而且自己女儿日后也算是衣食不愁!

陈老爷子当即同意了这场婚事,只是这黄家退亲之事却成了难事。这两家人也只好暂且先瞒过了陈小姐,也瞒过了外人,只想着找个合适的机会,将此婚事推掉。

这陈老爷子也当真是猪油蒙了心,一心只想着贪恋权贵,做那人上人,却不知自己就是个糊涂虫,不退婚又如何能够另定亲事?难不成还能一女嫁二夫吗?

不过这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待日后陈小姐状告亲父,官司打到BJ城的时候,也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书归正传,却说这两家定下了亲事,外人不知,陈小姐不知。而那刘少爷却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每日里在家门口吵闹,还时不时的送来布匹衣物,补给营养之物。

几乎是每日都是如此,陈小姐驱赶不走,老父老母也不管,黄家的人再三劝阻也是无用,又不敢招惹了那老太监,也只好忍气吞声,只想着待黄公子赶考归来,给二人合卺完婚。

时间荏苒,不觉间,科举将至,年后,那黄公子就要进京赶考。

陈小姐十里长亭洒泪相别,取下发上金钗,言道:“夫君,你这一去路途遥远,今日将金钗带上,见钗如见为妻,若是思念可取出一观,只盼你,金榜高中,不忘为妻!也望你宁恋为妻发上钗,不爱皇家温柔乡!”

黄少爷也是个动情之人,双眼含泪,将手中纱巾小扇递与陈小姐:“娘子,我这一去不知何日归来,那刘公子又是个讨厌之人,我望你能守得住相思日,不要移心爱他人。今日将这纱巾小扇送与你,思念之时亦是可以取出一观!”

陈小姐闻言低哭几声:“黄郎放心,为妻必定死守清白身,不爱刘家万两金!但有一件事你要记住,你若是归来,这金钗也要带回,金钗若在,要饭花子我不嫌;金钗若是不在,当朝一品我不爱!”

你道是陈小姐为何这么说?

皆只因这陈小姐深知朝堂之事,就算是得中状元也未必会及时归来,而是会被安置在朝中,任职几年才可能告假回乡!

所以,陈小姐担心这其中会出什么变故,所以才会说出此话。

不过也正因为他这一句话,才惹出一场塌天大祸!

这二人又是儿女情长一番,而这时间不早,只好双双洒泪分别!

黄公子跨上骏马扬长而去,陈小姐目送远去,直到看不见了身影,这才依依不舍向城内走去,只是这陈小姐走了一阵,就只见由苏州城内飞奔而来一匹骏马。

那骏马跑得十分的快,蹄下犹如生风一般,卷起一阵尘烟。

骏马跑进了,陈小姐这才看清,马上坐着一人,身形清瘦,一袭灰衣,刀削的面孔尽是英武之气,随着骏马的奔跑,胸前的几缕长髯也是迎风飞舞。

陈小姐看得分明,来人正是自己的恩师!

马上之人正是老英雄——李白晨!

李白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代英雄,叱咤江南八府,在江湖上也是赫赫有名的老英雄,门生弟子遍布天下,就连朝堂之内也有几个是他的门生,只是现在岁数大了,这才归隐到苏州城内。当然,这些事情众人不知,只知道是个习武的老头,故此,才会将陈小姐送到其家中学习文武。

老英雄鞭鞭打马,看似焦急,待等骏马到了陈小姐跟前,老英雄猛地一勒丝缰,胯下宝马顿时就“稀溜溜”暴叫几声,停住马步。

老英雄也不下马,由上至下俯视着陈小姐。

陈小姐刚想施礼,就听那老英雄道:“我的儿,免去繁文缛节,为师问你,你的心里有没有刘公子?”

陈小姐被老英雄问得一愣,连忙摇头说没有,老英雄又是问道:“你是想和刘公子做一世夫妻,还是与黄公子做一世夫妻?!”

“师傅你这是什么的话,徒儿我自幼许配黄公子,自然是要与她做夫妻的?哪有什么刘公子的事?再说了,他百般献媚,日日送礼,我何曾要过?何曾搭理过他?”

陈小姐被师傅问的有些恼怒,这段时间来市井之中也有传言,说她是个脚踩两条船的人,这让她很是恼火,如今师傅也相信了不成?

老英雄点了点头,“好好好,既然如此你快快回城,黄公子这条命我保了!”

陈小姐又是一愣,有些听不明白,不过这老英雄却是个性急之人,猛地一拍胯下宝马就向京城方向追去。

陈小姐愣在当场,难不成有人要害自己夫君性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