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老人到访论古今 一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461字
  • 2019-12-16 09:28:44

我……是一名作者,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了,不过我这个作者和别人有些不一样,当然,不是因为我是一家文玩店的老板,而是因为……我有一双阴阳眼……

好了,不吓唬大家了,和大家说一件事情吧,额,大家也可以当成小故事看。

前天傍晚,我正坐在门前的摇椅上和附近的老头们胡扯,聊的自然是文玩一类的事情。

大约聊了两个多小时,约有七点多的时候,其他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店里准备打烊回家,而我也是如此。

我的店是家里祖传下来的,还都是那种清朝的风格,我把门板一块一块的放上,就在我将最后一块搬来,也准备放上去的时候,突然!一只干枯的手拔在了门上。

我被吓了一跳,向外看了一眼,原来是个老太太。

那老太太也在打量着我,一头的银发,满脸的皱纹堆累,看起来约有六七十岁的样子,不过让我格外注意的是她的那桃花眼,看起来炯炯有神,似小姑娘般水灵灵的。

那老太太也在打量着我,看了我一会,问道:“你是贾太白?”

我点了点头,那人接着问道:“我听人说你会写书?写的故事还很好?”

我不明白这老太太想干什么,就又是点了点头,后者就又接着问道:“我也有一个故事要给你,你想听吗?”

老太太虽然是在问我,可却没有等我回答的意思,在窄小的门缝里缩了缩身子就挤了进来,也不等我同意,一屁股坐在了我的摇椅上。

老太太有点不懂礼貌,让我有点不开心,不过她却一点都不见外,在腰间抽出一杆烟袋锅来,就啪嗒啪嗒的抽了起来。

我眯了眯眼睛,心道一声这老太太不简单,这烟袋锅竟然是黄铜的锅,乌木的杆,翡翠的嘴!

用我们文玩这一行的行话来说,这东西绝对上讲究!价值不菲啊!

老太太见我打量着她的烟袋锅,“噗嗤”笑了一声,“不用看,你要是能把我家祖先的故事写出来,我这个烟袋锅就送给你了。”

一听这烟袋锅要送给我,我忙不迭的点头,“好好好,老太太你说吧,我肯定给你写的既精彩又动人!”

老太太眯起眼睛,“吧嗒”的抽了口烟,笑道:“我说的这件事情要从清朝说起,而且……哦对了,京剧,评戏,二人转都唱过我家的故事……”

“额,老太太,咱先说好,我只是负责写出来,至于写的好不好你可没说,我写出来你就得把烟袋锅送给我。”我见这老太太越说越没谱,连忙打断,心说这么多曲种都唱过他们家的事情,我要是写不好,她到时候别在赖账不送给我了!

老太太被我弄得一愣,哈哈一笑道:“好好好,只要你写出来,我肯定送给你,再说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老太太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些曲种虽然都唱过,但是唱的都不对,我只是想把我们家的事情说清楚了。”

我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顿时就舒了口气,就听老太太将这件故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

清朝乾隆年间,在苏州城内有一户人家,是一对老两口,老爷子姓陈,是苏州城内有名的刽子手,只是年轻的时候杀人太多,身上怨气太重,所以,到了晚年才得一女。

只因为陈老爷子在女儿出生前梦见凤凰入宅,而在生产当天更是百鸟齐聚。

陈老爷子开心不已,只当是凤凰下凡,而凤凰遨游九天,非梧桐而不栖,故此,给自己女儿起名陈栖梧,愿她这只凤凰永远健康快乐。

而在苏州城外也有一户人家,姓黄,是苏州城内有名的老员外,在此地也算是地方乡绅。

黄员外有一儿子,已经二十多岁,随着他经营家业多年;而这老员外在晚年的时候也是得了一子。

说起这孩子的出生,也有些奇怪之处,据说,在黄员外夫人产子当天,满院生香,门外百草树木更是一片桃红柳绿。

黄员外开心不已,给孩子取命:黄庭松。

愿自己的孩子如今日门前松树一般,清秀峻拔,不弯不曲,做个国家栋梁之才。

黄员外心想自己的儿子日后必是不凡之辈,又听闻苏州城内的刽子手产一女,也是生有异象。

黄员外心想既然都有异象,那想必他那女儿也不是什么平凡之辈吧?

黄员外再三思索,就有心做个亲事,先给两家孩子定下亲事,待等十八年后再给两个孩子合卺完婚。

黄员外找到了陈老爷子,便就将此事说了起来。更是将自己这儿子出生时候的事情说了一遍。

陈老爷子毕竟是个小户人家,没见过什么世面,而这黄员外虽然家大业大,可却一直隐居在苏州城外,所以他所说的异象自然没人知晓。而陈老爷子就犯起了小户人家的通病——小心眼。

陈老爷子担心是这黄员外贪图自己的女人,所以才会编出什么满园生香,不过转念一想,这黄员外家资千万,倘若将女儿许配给人家倒也不是什么吃亏的事情。

陈老爷子不相信他儿子出生也有什么异象,不过为了攀权附贵却也是答应了这门亲事,而黄员外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想的什么,只是一见他答应了,心里自然是万分高兴,当即,回到家中准备定亲礼品,雇人抬到陈家,而这门亲事也由此定了下来。

…………

时光如梭,眨眼间便是十八年的时间。

而十八年后,那黄家少爷长大成人,虽是一脸的书卷之气,却也是个秀气十足的读书人姿态,走上街去更是引得路人时常侧目观看,而且年仅一十六岁就博取了举人的功名,只待等明年进京赶考。

而且这黄公子双手能写梅花篆字,写出来的字也甚是漂亮,真可谓是撇撇如刀,字字如桃,银钩铁画,笔走龙蛇!

至于那陈家小姐出落的更是越发的漂亮,标致的瓜子脸,肌肤犹如吹弹可破一般;走起路来亭亭玉立,步步生花;特别是一双桃花眼秋波流转,宛如一汪清水在眼中。

而且这陈小姐自幼拜名师,学了些武艺不说,还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吟诗作对也更是不在话下,而且这姑娘还手巧的很,针线女红无一不会,描龙画风活灵活现。

此时的陈小姐,俨然是苏州城内第一大美人。

这陈小姐与黄少爷自幼定亲,年幼之时就常常在一起玩耍,而现如今也是时常在一起吟诗作对,谈古论今。

苏州城的人都说,这陈小姐二人之间的姻缘乃是天作之合,世上绝配!

却说这一日,苏州城内搬来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姓刘,原是京城中的人,而且这户人家的老太爷在年轻的时候也是在皇宫内苑当过差的,只是因为年岁有些大了,所以这才告老还乡,回到苏州城内。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一个老太监带着一家老小回家也是寻常的事情,只是这老太爷却是当今圣上身边的红人,在京中有不少的势力,而且这一家人也是京中豪门,家资千万,如今来了苏州城更是城中首富。

这一家人来到苏州城,上至府台州县,直隶总督;下至地方乡绅,州县富户,皆是户户邀请吟宴,而在这几次宴会之后,也渐渐的听闻了这苏州城内有名的美人——陈栖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