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李公子现身化怨 三十一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844字
  • 2017-06-11 19:41:25

寻不见许公子,却见到桌子上的书信,李公子看罢,心中也是长叹不已,原来许公子看开一切,已经出家为僧了,至于这孩子却托付给了李公子,让其悉心抚养,而且还将全部家资悉数赠与李公子。

李公子看着还未睡醒的孩儿,心中百感交集,叹息道:“孩儿啊孩儿,你母被我所害,如今已是再入轮回,你自然是再无母亲,我心中甚是愧疚,而你父如今又是出家为僧,斩断七情六欲,凡世因果,也自然不是你的父亲,你从今日起,无父无母,唯有我一人将你抚养,既然如此,那你自今日起就随了我的名姓,姓李,名自成,我希望你日后自成家计!”

许公子已经走了,李公子也不在久留,抱着孩儿回到家乡,悉心抚养起来。

若干年后,李自成长大成人,拜九宫山瑞庆宫道长为师,得传鼍鼓,篡了大明朝江山社稷!

我说到这里,众位有肯定说我胡说,可笔者却说,一切皆是命中注定,大明朝气数已尽,国力不足,又如何能够执掌天下?而天下将亡,必有异人现世!

这苏瑶琴为妖为鬼,许公子又是人类,合该二人产下李自成这种异人!

一切不过是因果注定罢了!

且再说那许公子。

许公子看开因果,出家为僧,只是天不随人愿,那许公子几年后也是暴病而亡!

而许公子在寺庙修行那几年将自己生前之事编写成一本书籍,临死前,那书籍摆放在桌前,而许公子在书籍最后手书道:

百年世事三更梦,万里乾坤一局棋。

如今回首已是空,劝君付诸笑谈中!

按下许公子这一边不说,且说许公子,苏小姐,孙福这三人转世投胎之后的事情。

这三人牵扯了多世的恩怨,转世后也是不简单之辈。

苏小姐转世后成为了大名鼎鼎的名ji:陈圆圆。

许公子则是成为了天下第一反贼:吴三桂。

至于孙福则是李自成麾下一员猛将:刘宗敏。

而若干年后,天下大乱,明思宗皇帝,崇祯帝朱由检当.政,只是当时时局混乱,国力空.虚,又恰逢天下灾情遍布,逼得大西王张献忠,闯王李自成揭竿而起。

大西王张献忠占据四川城,自封为王;而李自成则是带着起义大军直达京畿,吓得崇祯帝撞响天钟,唤来文武百官上朝,可百官无能,反倒是起了凡心,大太监曹化淳开彰义门献降。

崇祯帝心灰意冷,在太监王承恩的陪伴下,君臣二人跌跌撞撞来在了煤山,崇祯帝咬破中指写下血书,晓喻闯王李自成:尔等进城之后,朝中文武尽可刀刀斩尽,剑剑杀绝,休要惊了我城中的好百姓。

崇祯帝写罢,帔发跣足,自缢于凉亭之上,旁边大太监王承恩也是自缢于歪脖树下。

闯王进京后,李国贞铜棍打死吴兵部(吴三桂的父亲。),刘宗敏霸占陈圆园,消息传到山海关气坏了吴三贵,这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是焉能不报?

吴三桂下沈阳,请来了清兵,十四王爷多尔衮带兵入关,李自成这才战死湖北九宫山!

从此,江山易鼎,改国号为大清朝!

…………

故事说到这里也就彻底结束了,我看向桌前的众位同学,发现他们一个个的都只是在谈天说地,又有几个听我说故事的。

我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酒菜,我这才恍然大悟……我去!这帮人啊,竟然在我讲故事的时候都给吃光了!

我有些不太高兴,这种同学会,当真是没什么意思,来这里聚会,都不过是在比谁生活的更好罢了,像我这种小作者,又有几个人会关注?

我在屋子里面扫视一圈,却发现刚才让我讲故事的那个同学不知道去了哪里。

找不到那个人,我又看了一眼正在谈天说地的众位同学,我皱了皱眉,紧了紧衣服先走了出去。

走到地下车库,向我的车走去,不过却见到一个人似乎是靠在我的车旁边抽烟。

“喂,你谁啊?”我喊了一声,心说该不会是小偷什么的吧?

那人没有说话,我摸了摸自己的包包,准备着随时给警察叔叔打电话。

“别紧张太白,是我啊,刚才还在一起吃饭来着。”那人终于说话了,我走近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刚才那个让我讲故事的人。

“你是谁啊?我怎么想不起来你是谁了?”我有些警惕地问道,这个人明显是在这里等候着我。

那人摇头苦笑:“太白,是我啊,我是李守忠啊。”

我低头想了想,似乎还真有这么个名字,但是具体是在哪里听到的就想不起来了,我自言自语的喃喃道:“咦,好熟悉的名字,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哈哈,当然熟悉了,不过这么多年不见面,你也该忘得差不多了。”李守忠哈哈大笑,看着还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有些不开心的问道。

“我啊?”李守忠靠在我的车上,吸了口烟,又是吞云吐雾一番,“你讲的故事很好听,只是有几件事情不明白,所以想来问问你。”

“什么问题?”我手里一直掐着手机,担心这人别有用心,如果出什么事好报警找警察叔叔。

李守忠挥了挥手:“哎呦,放轻松点,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个故事当中你觉得应该怨谁?”

“怨谁?什么意思?”我有点不解其意。

李守忠笑道:“哎,你说苏小姐和许公子分别,是愿许公子对自己的娘子不相信,生了异心,还是回龙观老道长贪恋钱财,从中作梗,还是李公子……李公子好心泛滥,棒打鸳鸯?”

他这个问题问得好,低头一阵沉思,想了一会,我也叹息道:“说实话,我觉得这三者谁都不怨,鬼神之事,自古有之,人类对鬼神的恐惧早已深入人心,许公子毕竟还是个凡夫俗子,又怎么会不惧怕鬼神呢?”

我顿了顿,接着说道:“至于回龙观的乙鹤道长……我觉得他是最可怜的,老道长只是想要庇佑自己的后世儿孙罢了,所以才会收下钱财,却不想他竟然也是功亏一篑,一身的修行散去,也是着实可惜了。”

说到这里,我低头想了想,说道:“至于你说的李公子……我觉得倒是不必怨他,李公子之所以作出这一切,也不过是为了许公子着想,不想让自己的兄弟受到伤害,说白了,这人不是什么坏人,反倒是个情深义重之辈,我倒是想给这个李公子点个赞!”

听我说完,那李守忠顿时一愣,手中香烟不由滑落,看着我愣了半晌,不由得双眼蓄泪,哽咽了几声道:“太白,那你说,如果你是许公子,你可会怨恨与我?”

我被眼前之人弄得一阵糊涂,没想到这个人会有如此大的反应,难不成此人是……

我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

我不动声色道:“我如果是许公子就更不会怨恨与你,兄弟一场,不分彼此,当初能把孩子交到你手里,说明就没有什么怨恨之说,至于为什么会去出家为僧,就真的只是看开了凡事一切罢了。”

听我说完,那李守忠身形动了动,竟无端的升起一阵黑烟,不多时,就换了一身装束,是个古时书生的打扮。

我心中一惊,还真是让我猜对了!书中记载,李自成的父亲正是李守忠!这人竟然是李公子!

李公子看向我深施一礼,道:“多谢太白指点,当年之事,我还以为是许兄心生怨恨,怪我逼着苏小姐喝下雄黄酒,又去请来乙鹤道长的天师印,所以不辞而别,却不想是我多想了,看来百年之事我也该放下了,今日便也去投胎了。”

那李公子说完话,想了想,含糊的说道:“至于我那许兄身具慧根,头顶佛光,若是肯早日进入佛门修行,相信假日时日必有成就!”

说着,那李公子身形闪了闪,就这么消失在地下车库内!

我看这眼前的变化心中大惊不已,我竟然和一只三四百年的老鬼吃了一顿饭,而且还全然不知?!

不过一想起李公子今日所说的这一切,我心中更是奇怪,难不成我就是许公子?

我想起在寺庙内老和尚和我说的,他说我是小禅师转世,这次李公子又说我是许公子,那我究竟是何人?

难不成我真的是与佛家有缘不成?日后也要做个出家人?

(本故事,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