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看破红尘出家去 三十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146字
  • 2019-12-13 16:54:57

说清了前世的因果,今世的种种,夫妻二人自然是更加亲密,双双揽入怀中,说不尽的甜言蜜语,夫妻恩爱。

李公子是难得见了神仙,自然是拉着老太太说个没完,而二人说着话,李公子突然问道:“老神仙,你说他们二人之前都有因果之说,那我是何人?前世如何?”

老太太听闻,顿时“噗嗤”一笑,道:“你前世不是别人,正是瑶琴的儿子。想当初,瑶琴临死之时已有身孕,只是却不想遭贼人杀害,孩子自然也是胎死腹中,而你未曾出世就又得再入轮回,心中自然是有那么一丝怨气,所以,这一世你才会遇见许公子,又会逼着瑶琴喝下雄黄酒,逼得她现出原形!”

老太太一语道出天机,众人顿时一阵惊愕,都只闻堕胎在地府乃是一等一的大罪,却不想,孩子未曾出世再入轮回心中也会有怨气,而且还会带有怨气转世轮回,到了下一世还会沾染因果,寻找前世父母,那要是堕胎又该如何?

众人不言,真是万万没想到,原来这一切早有注定,看来老天当真是明眼之人!

众人沉默了一会,李公子又是问道:“老神仙,嫂夫人是喝了雄黄酒现出原形,可我听许兄说,嫂夫人似乎是不能饮酒啊?这又是为何?”

老太太摇头苦笑:“这世间一切有阴就有阳,凡事都不是绝对的,鬼魂虽然让人惧怕,可他们却也有惧怕的东西,就比如说这酒吧,酒乃活血化瘀,行气散气的灵药,而但凡是妖邪鬼类,修行的都不过是那一口的气,鬼魂更是如此,他们本就是阴气幻化,倘若是喝了酒,那岂不是要散去一身阴气,被打回原形?”

听了老太太解释,李公子顿时大呼不解,连忙问道:“老神仙,这可是你的不对了,你可不能骗我啊,古往今来,祭奠先人哪个不用酒?又怎么会喝不了酒呢?”

老太太微微一笑,就只是摇头不语,似乎她不想过多解释,不过只是这件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就比如在清朝的《阅微草堂笔记》当中就有那么一个故事,说的就是一个酒夫挑了两坛酒去市集,走到半路坐下休息一会,就见在身后树下窜出来一个黑影,酒夫害怕就撇下酒坛去一边躲藏,而那黑影也扑向酒坛喝了个精光。那黑影喝完了酒,没一会就化作了一团黑气散去。

酒夫过了许久才知道,原来那黑影就是一只小鬼,喝了酒后散去了阴气,所以才会消失不见。

至于为什么祭祀祖先的时候会有酒,这我就说不清楚了……

李公子缠着老太太问了一些因果的事情,二人闲谈了约有半个多时辰,老太太却走出门口,抬头看了看天,转过身啧舌道:“瑶琴啊,时辰到了,我们得走了。”

夫妻二人刚刚化解仇怨,自然是舍不得,苏瑶琴神色变了变,脸上尽是不舍之情,而许公子不明所以,连忙问这事怎么回事,又要去往哪里?

老太太叹息道:“一切皆是天定,瑶琴小姐海外斩鳌鱼,功德已满,再加上那一杯水酒更是消散了瑶琴的怨气,如今也该进入轮回,在世为人!”

夫妇二人自是不舍,可奈何天意难违,苏瑶琴哭诉道:“夫君啊夫君,我本想与你做一世的夫妻,却不想我竟要先入轮回一步,我的夫,来生有缘,我愿与你在做夫妻!”

许公子自是不舍,依依挽留,苏瑶琴也是无可奈何,叹道:“夫君,我与你夫妻一场,只是你一直未能娶我过门,为妻也一直难以放下此事,我希望在我转世之后,你能将我尸骨收敛,花红小轿抬我过门,安葬在我苏家祖坟之内,也算是了却了我一桩心愿。”

时辰已到,苏瑶琴不敢停留,连忙整理衣衫,迈步与老太太出了门,而二人将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庭院之中,只留下了许公子一人抱头痛哭。

李公子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敢上前安慰,直到许公子哭够了,这才踉跄着站起身来,只是四下观看才发现,身边又哪有什么深宅大院?只是一片树林罢了!

许公子看了看周围,心中一阵凄凉,正巧看到面前一棵古树,正是那天晚上所见,古树之上有一一人大小的树洞,洞内有一句绿色尸骨。

“唉,许兄,如今嫂夫人已经去了,你又何必执着呢?不如及早安葬了嫂夫人的遗骨,也算是了却了嫂夫人的心愿,让她无忧无虑的再入轮回,转世为人。”

许公子听了李公子的劝慰,只好先将苏瑶琴骸骨抱出,李公子又去雇人准备花红小轿,以及纸扎金银。

将香蜡纸马,纸扎金银等物在苏家祖坟烧尽,也算是行过了六聘之礼,又用花红小轿将尸骨放入轿中,抬入许家之中,许公子与其拜堂成亲。

众乡亲议论纷纷,都说这许公子被妖精迷了心性,就连许父许母也是如此,只是这许公子情深义重,执意要完成苏小姐心愿,自然是不顾众人反对,执意如此,众人奈何不得,只好依从,而许父许母却因此气的一病不起。

拜过天地,将尸骨在家中停留三日,许公子又花重金打造上好棺椁,将尸骨成殓在内,抬入苏家坟地之内安葬,树下石碑,上书:故显考贤妻许苏氏之墓。

李公子站立一旁,久久不语,看着一大片的坟场心中更是感慨不已,想当初的苏家是何等的富贵荣耀,竟会享有如此大的一片坟地?可如今的苏家坟地却只不过是一片乱葬岗罢了!

许公子跪坐坟前痛哭不已,李公子只好将他搀扶起来回到家中,只是待等许公子回家之后却发现二老双亲竟躺在床上双双病故!

在李公子帮助下,许公子操办了丧事,将二老合葬一处,树下墓碑。

处理完了父母的丧事,许公子早已是心如死海,这几日接二连三的遭到打击,让他已经没有了生活的激.情,也让他看开了许多。

人这一辈子又有何意义?争名夺利有何用?富贵荣华怎到头?到头来,不还是难逃一死?

许公子看开了一切,连夜写下一封书信,收拾一些简单衣物就出了家门。

待等李公子睡醒前来寻许公子起床吃饭之时,却发现房间内只有那襁褓中的孩儿罢了,又哪里有什么许公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