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二十九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492字
  • 2017-06-11 00:37:16

这中年男子名叫孙福,本是刘家村的人,年轻的时候也取过一房媳妇,只是此人为人生性好赌,娶媳妇的钱也都是借来的钱,结了婚后还是赌个没完,没多长时间,就是债台高筑,债主也都追上门来。

孙福的娘子也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和孙福断了来往,后又改嫁他人,而孙福的老父亲也是气的一病九泉,家中只剩下了一个老母亲。

孙福没了办法,又怕债主们找到家里,只好搬到这个二郎庙中,可也没有什么本事,就在这二郎庙中当起了庙祝,把二郎庙当成了家,每日里骗点香火钱花,但是只要一有钱也都是拿去赌了。

孙福搬到了二郎庙里,虽然家里倒是清静了不少,可是还是会有人骚扰到二郎庙中。

孙福几次想要自杀,可每每付诸行动之时却又不舍得这花花的世界,锦绣的乾坤,只好这么苟喘残延一般生活着。

大约这么过了两三年,庙里来了一位云游的方士,身怀法术,孙福花言巧语,骗的那方士留下了一本古籍,是修行变化之术,暗器之法。

方士走后,孙福知晓了神仙的存在,更是敬重起了面前神像,从此,日日打扫供奉,倒也像是个真正的庙祝了。

孙福苦心钻研古籍中的法术,时间久了,竟也上了瘾,把赌钱的事情忘诸脑后,也真的是戒了赌。

就这样,大约过了二三十年,那孙福终于修炼有成,看到什么就能变化什么,只是这人终究不是什么善类,有了法术了也不去四处卖弄,而是依旧出入于各个赌.场之中,只是他这变化也只能变化自己,却变不出钱财。

孙福虽然变化多次,可不论怎么变化,也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变化出来,倘若太阳升起,就会变回原形。

几次变化,虽然没人怀疑,可是欠下的钱却越来越多,而有一次更是玩的忘乎所以,天亮现了形也不曾离去,因此又是债台高筑,被人追的东躲XZ。

孙福没了办法,正巧听说了BJ城外有一苏府,家大业大,家中也只剩下了一位小姐,眉毛无双不说,更是心地善良,每日里吃斋念佛。

有句话说得好,恶向胆边生啊!

孙福一听如此,立即心生歹意,使了些手段,变化了二郎真君的模样前去诓骗,几次之后,那苏小姐还果真上当。

孙福尝到了甜头,自然是夜夜前来,而同时也开口向苏小姐骗来了钱财,用一部分还上了赌债,剩下的钱也依旧是前去赌耍!

这个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常胜将军,更别说赌桌之上了,不经意间,万两的白银也被这孙福输得精光,而且还欠下了五万两,孙福没了办法,这才又一次找到了苏瑶琴,又一次准备诓骗钱财,却不想被老管家识破,找来人马围堵,这才引出前夜之事。

而刚才那孙福听到众人向村内走去,心知这些人又去为难自己的老母亲,一时间才会痛哭,流下眼泪。

手持宝剑,劈砍了一会二郎神像,直劈的那神像伤痕累累,那孙福这才罢休,迈步走下神台。

只是这孙福刚一跳下神台,就耳听得身后神像传来几声“莎莎”声响,仿佛神像正在晃动,摩擦着地面一般!

孙福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向一边闪去,可就在这时,“轰隆隆”一声响,二郎真君神像手中的三尖两刃枪轰然倒地,正好砸在孙福的面门上,顿时就砸了个万朵桃花开,鲜血四溅,自然也是死尸栽倒在地!

此处,有一诗稿留世:

莫言苍天不公道,且说善恶未到头。

不信抬头把天看,哪有恶人做神仙!

此处算是说完了,再回头说那苏瑶琴这边。

苏瑶琴说到此处,嘤嘤抽泣几声,道:“奴家本想既然已死,那就一死了之,却不想,那古树日久根深,早已有了几分灵气,将我的魂魄拴在附近,再加上我一腔怨恨,也成了孤魂野鬼。”

那古树有几分灵气,苏瑶琴去不了地府,也走不了多远,只能在附近游荡,时间久了,竟然就依附在古树之内修行,如今百年的光景过去了,苏瑶琴修炼有成,这才逃脱了古树的束缚,只是现在却成了个非鬼非妖的怪物。

苏瑶琴一心只想着复仇,倒也没去地府投胎转世,而是留在了这附近,将古树变化成了宅院,在此居住,又收服了附近的草木树怪,共济一堂,四处行善积德。

许公子听完大惑不解,连忙问道:“娘子,既然你身世如此凄惨,那又为何与我成亲,做了一世的夫妻?”

老太太闻言,在一边道:“你与她本就有缘,你的前世就是那老管家,只是你打砸了二郎庙,又挥刀斩宝马,种下恶根,在你死后就留在了地府服刑,这才迟了几十年转世,只是好在你上一世忠心耿耿,是个好人,所以这一世注定你有一场富贵,而你上一世因瑶琴而死,这是瑶琴欠你的,这一世注定偿还,所以,她才会与你做了这一世的夫妻。”

诸位读者可能不明白,为什么挥刀斩宝马也是罪孽呢?

其实大多数的动物对危险都是有所感知的,而那天晚上,那匹宝马已知前方凶险,不想让老管家前去,这才停下马蹄,可奈何老管家已经气昏了头,就干脆一刀斩了它!

试问,这么忠心的宝马被杀,难道不是罪孽吗?

老太太说完,那苏瑶琴又接着说道:“你本想自尽的那个晚上,正是我修行有成,引来天雷正法之时,而你命数未尽,本不该绝,正巧走进我的树洞之内,天雷没了办法,只好劈在你的脚下,未曾伤了我的尸骨,而你自然又是救了我一命,当时我便已经认出了你,所以当晚施术与你相遇!”

许公子听完二人所言,顿时愣在当场,半天不语,苏瑶琴就在一边哭诉道:“我万万没想到,你这负心的郎,我对你倾心照顾,你却口口声声说我是妖?想当初,海外遇难,若不是我变化成了老神仙的模样前去搭救,你又如何能够生还?”

听了苏瑶琴的痛骂,许公子也是痛哭几声,一下扑倒在苏瑶琴面前,只顾着抱着佳人道歉。

一场暴雨过,夫妇二人雨过天晴,许公子又是问道:“娘子,那贼人现在何处?可否投胎转世?”

苏瑶琴没说话,老太太在一边叹道:“那人坏事做尽,又胆敢剑砍二郎像,被罚三世为畜,供人驱使,而前两世都是牛马畜生,每日里供人坐骑,耕田犁地,而待等到第三世之时却投胎做了一只灵猴,本应养在寺庙供人观赏逗乐,却不想那厮开了灵智,每日里听寺庙里的和尚讲经说道,也有了些神通,而在海外波斯之时,欲意加害于你,却不想被你推入海中,丧了性命。”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李公子也在一边搭腔说道:“对了,那个引老管家前去救人的金光可是那妖人?还或是神仙指点?”

李公子这一发问,众人皆是哑口无言,面面相觑,谁也答不出来。

其实那金光谁都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有人说是那孙福引老管家过去,想做个了断,杀了二人,以除后患!可也有人说是本地山神土地显灵,不过更多的人是说二郎真君显圣,想给三人做个了断……

只是这三种说法,无论哪一种都没有人能确定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