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管家大闹二郎庙 二十七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565字
  • 2017-06-07 21:28:58

老管家处在万般无奈之处,没了办法,只好前往官府通报。

本来老管家是不想经过官府的,毕竟事关小姐名节二字,可如今事情已经闹大了,小姐也不见了踪迹,若是再不经过官府,只怕就会闹出人命来。

时间是一剂很好的良药,它可以让人忘却很多的事情,比如府衙方面,四五年前的苏家还是被官府不理不睬,甚至喊打喊杀,可如今却早已忘记了当年之事,再加上老管家深知官府门道,早已是钱财铺路。

本来苏小姐的事情在府衙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件小事罢了,可这其中却有妖人作祟,一经官府立刻向上通报,莫说是天下第一县衙宛平县,就连朝堂之上也是震惊一片。

有了官府倒也方便了不少了,颇多的人马都在四处寻找,只是很可惜,却未找到任何蛛丝马迹,也没找到任何的血迹。

官府的捕快们还在四处搜索,可一天过去了,仍无任何线索,老管家也是火烧了眉毛,心急如焚一般。

之前苏小姐给了“二郎真君”一万两,也都是银票,老管家也去过钱庄等地查找存根,只是存根之上也只是有着孙福的名字,却未找到具体信息。

老管家心下着急,伙同着衙役们四处寻找,却说这一日,有一衙役找的烦了,抱怨道:“尊管,您说的是真是假啊?当真是妖人?还装作二郎真君的样子?”

老管家一人独掌苏府上下,这帮衙役虽然是抱怨,但也不敢太过放肆,还是尊称了老管家一声尊管。

虽然被衙役们尊敬着,但是老管家却不敢托大,连忙点头称是。

那衙役又自言自语的抱怨道:“那要真的有妖人,那这妖人可真是够胆大得了,竟然胆敢冒充二郎神,哼,要是我,我就去二郎庙问问二郎真君这是何道理?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也不管管。”

“哎呀,你说的对啊!”老管家猛然一拍巴,大声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衙役一语点醒梦中人,老管家转身就走,边走边骂道:“好你个二郎神,有人打着你的旗号招摇撞骗你竟然不闻不问,我倒要问问你是何道理!”

老管家也当真是急昏了头,听人这么说就信以为真,连忙向最近的二郎庙赶去。

BJ城地界,距离苏府最近的二郎庙,无非就是几里外的丰台刘家村二郎庙,老管家心中恼火,直奔丰台而去。

一众衙役你看我,我看你,一个个的面面相觑,都是不知说些什么好,人生若是能有如此忠实奴仆,夫复何求哉?

闲言少叙,且说那老管家雇车马,一路赶奔丰台县内。

刘家村的二郎庙不是很大,就在村中,老管家到达之时已是下午时分,村中都是一些散步的老人家,见老管家穿的是丝绸锦缎,骑得是高头大马,而且还是怒气冲冲进村,一些好看热闹的老人也都围了上来,见老管家不理众人,直奔二郎庙,众人也都跟了过去,不过这人却是越聚越多。

二郎庙不大,老管家穿过庭院,直奔正殿之中,见面内香火一般,处处落有尘埃,老管家冷笑几声,用手点指二郎真君神像,破口大骂:“呔,你这三眼的贼子,世人皆说你这三眼能看尽三界,明事理,辩善恶,如今有人假冒你的名头,骗我家小姐,你如何不管?天理何在?公理何存?”

老管家说的气愤,走向供桌前,一把掀了桌子,为数不多的贡品也都是散落在地。

其中一个老者心痛的“哎呦呦”叫了两声:“作孽啊,作孽啊!天大的事情也不该打落真君大人的供桌啊!会遭报应的!”

老管家气的双眼通红,破口大骂:“狗屁的神仙,枉生了三只眼,我要他何用?不如让我砸个干净!”

老管家说着,走向一边,将红帐扯落,不过却不觉得泄愤,又走到香炉旁,推倒香炉。

老管家对着二郎庙又是一阵打砸,临出门时,看向门口有一个小长桌,上有茶杯、折扇、手绢、竹筒等物,而竹筒内有一些半指宽的竹签,看起来像是个卦桌。

看到等物,老管家又是无名火起,一脚踢翻了桌子,随后扬长而去,剩下的一些老者们,只有一位穿着考究的老者走到卦桌前,四处打量了起来。

说来也怪,竹筒内的卦签不少,但是满筒的签子唯有一个掉了出来,那老者将签子捡了起来,看了一会,咂舌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如今时辰到了,今夜就是个了解!”

这卦桌不是别人的,正是这位老者的……

老管家已经走远,自然不知道那老者说些什么,而他离开后就又赶奔府衙之中,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只是很可惜,却什么消息也没有。

而这天晚上,老管家躺在床上左右难眠,心中想着的皆是自己家小姐,而就在夜半三更之时,老管家下床喝水,却听闻外风声刮动,紧接着,就是金光乍现!照耀了整个庭院。

“大胆的颇贼,竟然还敢自投罗网!”

老管家心中一紧,低声骂道,来不及穿衣服,却跑到床边抄起床下钢刀,快步出门。

老管家常年外出做生意,自然也要行走于荒郊野岭之中,而这柄钢刀老管家也自然是常年随身携带,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老管家踹开门板,手提钢刀出现在院中,却只见今日金光与往不同,就只是水盆大小漂浮空中,看似光亮,却不耀眼。

那金光见老管家出门,竟像是长了眼睛似的,一溜烟儿就向苏府马厩跑去。

老管家虽然心生奇怪,却不停脚步,一边大喊,一边追赶,只是却很奇怪,满院之人竟没有一个人出来,仿佛听不见一般。

老管家追赶至马厩旁,那金光就又向苏府大门飞去,速度飞快,老管家看了一眼面前大马,连忙上马追赶。

那金光见老管家上了马,就越跑越快,而老管家也是鞭鞭打马极力追赶。

黑夜之中,就只见那金光与老管家一前一后,不断前行,不过那金光也是奇怪,不论跑的有多快,始终能为老管家照亮脚下的路。

黑夜中,也不知道追赶了多少时辰,老管家却不管怠慢,极力打马,飞速追行。

追了好一阵,那金光竟然停了下来,同时金光也开始黯淡了下来,老管家心中气愤,举刀便砍,不过却砍了个空,那金光也“噗”的一声消失不见。

老管家见没有妖人,四下观看,却发现此时竟然身处刘家村村口。

见此,老管家心中又是火大,心想着白日里我刚刚骂了二郎真君,晚上这妖人就来戏弄我,分明就是二郎真君与这妖人沆瀣一气!

老管家心中气愤,挽起袖子,骂道:“好你个二郎神,竟然庇佑妖人,看我今日不把你的神像打个粉碎!”

说着,老管家拍了拍马,就向那二郎庙而去,只是那马却很奇怪,无论如何拍打,就是不肯上前一步。

老管家心中暗骂,遭神仙欺辱也就罢了,现在就连这畜生也要欺辱自己,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想罢,老管家翻身下马,一刀砍向那大马胸前。

那大马“灰溜溜”暴叫几声,便就瘫倒在地,只是此时却是双眼含泪。

老管家只是一时冲动,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马心中也是悔恨不已,这几年他走遍南北,靠的就是这匹马,可如今……

“唉!”老管家轻叹一声:“罢了,是我冲动了,待我砸了二郎庙,明日就好好安葬你。”

老管家心中恼怒,不过却将这点怒火全都撒到了二郎真君的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