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求财不得现原形 二十六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615字
  • 2017-06-07 12:14:46

月挂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只怕说的就是苏小姐与“二郎真君”二人了。

此时月影西斜,天色渐晚,老管家带着众人守在庭院之外,耳听得谯楼上鼓打一更,无端的夜就传来一阵风声刮动,霎时间,就只见庭院之内金光乍现,甚是耀眼。

苏瑶琴在房内左右等候,听到更点心知时辰已到,快步走到门前为夫君开门,而此时,正好金光闪现,在那金光之中包裹着她那思念不已的“二郎真君”。

苏瑶琴挽住“二郎真君”手腕走进了房中。

当夜把盏对饮,被里合欢按下不表,却说五鼓天明,东方似要泛起鱼肚白,鸡鸣三声响,那“二郎真君”如往常一般顶盔戴甲,整冠束带,迈步出门,就要施展变化之术离开,不过却想起一事,忘记拿了银两,又再次转身回来。

所谓银两不过就是一些银票,而苏小姐此时也是穿好了衣服,给“二郎真君”拿上了包裹,起身相送。

二人走到门前,“二郎真君”就要变化,却听庭外传来一声轻咳之声,不多时,老管家不紧不慢走了进来。

“小姐,既然是姑爷前来,老奴我理当拜见。”

老管家拱着手,弓着身,这句话说的不卑不亢,倒是让苏小姐一阵为难,“二郎真君”可是多次交代不要让外人见到自己的真身,不然就要回归天庭。

“二郎真君”见有人打搅自己的,脸上肌肉一阵抽动,脸色甚是难看,鼻子里轻哼一声,“你这老匹夫,粗鄙的下人,你家小姐没和你说过吗?本尊神乃是真神下界,容不得你们外人观看!”

说着,那“二郎真君”就迈步走进了门内,作势欲要关门。

老管家连忙低喊一声,“小姐,你过来一下,老夫之所以清晨造访是有要事要与你交代。”

苏小姐一阵奇怪,不明所以,但是老管家向来忠心,而且在苏家做事已经半辈子了,一直都是鞠躬尽瘁,可今日既然无端造访,那想必必有要事!

苏小姐与老管家虽是主仆之分,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却一直都是父女之情,见老管家一脸慎重,也不犹豫,迈步就走了过去。

走到老管家跟前,苏小姐正欲发问,老管家却是一把叼住苏小姐手腕,不由分说,对着身后就是大喝一声:“诸位仙长好汉,快快动手!”

话音未落,“呼啦啦”一声响,在身后就窜出二十多人将那“二郎真君”团团围住。

“哎呀呀,管家公,你这是做什么啊,切莫吓坏了我的夫君,也莫冲撞了神仙!”

苏瑶琴立刻高喊了起来,老管家却是紧扯苏小姐手腕,大喊着:“小姐啊小姐,你当真是糊涂啊,你好好看看,他是什么神仙,是什么夫君,依我看,分明就是妖邪假扮!”

老管家说得严重,也不给苏小姐说话的机会,大喊着让众人动手。

老管家请来了五六名僧道之人,据说都是大德之士,有的是本事,可此时,撒符的撒符,念经的念经,扔法宝的扔法宝,可却没有一个见效的。

一群僧道之人折腾了半天,却见那“二郎真君”嗤笑几声,大骂道:“尔等凡夫小辈,竟在我的面前班门弄斧,看我的法宝。”

“二郎真君”说着话,就将腰间的弹弓取了下来,也不知道在哪里找来的石子,对这众人就是一顿弹射,眨眼间,就有三四人中招,纷纷抱着脑袋蹲在地上,被打的头破血流。

有一和尚大喊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当真是神仙下凡,二郎真君的弹弓能弹打棕罗双凤凰,更别说我们凡夫俗子了。”

那人话一喊完,抱着脑袋就往外跑。

其实人就是这样,打起仗来可能什么都不怕,但是只要一泄气,就心生惧意,不然的话圣人怎么会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呢?其实说的就是个气势!

并且只要有一人跑,就会有更多的人跟着跑,没一会的功夫,闹闹哄哄的二十多人,也只剩下了七八个人,不过这些人也都只是些江湖侠客罢了。

老管家看着庭院中这巨大的变化,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万万没想到会是如此变故,不过手中的小姐却是大喊大叫着让众人退去,不要惊扰了神仙。

“二郎真君”见众人被自己打的抱头鼠窜,狼狈不堪,顿时仰天长笑:“哈哈哈,尔等凡夫俗子,竟然还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不过今日就先放过你们了,本尊神去也。”

“留步!”

说着话,“二郎真君”将身形一动就要离去,可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就有一人突然高声喊道,那人声若洪钟,把“二郎真君”吓了一跳,定睛观瞧,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不屑一笑道:“让我留步,就不知道你有甚本事?难不成……”

“嗖!”

“二郎真君”话未说完,就听破空一声响,心知不妙,忙把身子一动,闪在一旁,不过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把身上的银两包裹打了下来。

那东西来得实在是太快,根本就没看清是什么东西,不过待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再看地上,却见一个约有小指粗细,中指大小的短箭落在地上。

那大汉冷笑几声:“你这旁门左道的手段能瞒得了旁人,却还能瞒得了我?你哪里是什么弹弓打出来的石子,分明是你发出的暗器,今日也让你看看某家的袖箭如何。”

这大汉也是暗器的行家,打了一手的好袖箭,而众人不懂暗器,只当做是神仙下凡,可唯独他看出了门道。

见被人识破了自己的手段,那“二郎真君”恨的是咬牙切齿,不过如今被人识破了,而且人家的本事也在自己之上,一时间,“二郎真君”也不敢再妄动。

“二郎真君”与那大汉对视半天,几次想要捡起地上的钱袋,不过都被那大汉的袖箭挡住。倒是让“二郎真君”气个半死。

二人僵持一阵,“二郎真君”抬头看了看天,眼见天色渐亮,心中更是着急,只好狗急跳墙,连忙将身子一动,顿时就似一阵狂风一般扑向了人群之后的苏小姐。

“二郎真君”一动,那大汉也忙打袖箭,一连抛出十多支,只是这一切说是慢,其实也不过眨眼之间,那“二郎真君”就已经冲到了苏小姐跟前,一掌拍翻了老管家,怀抱苏瑶琴将身子一转,消失在庭院之中!

空中还传来那“二郎真君”的声音:“尔等将银两备好,不然你们家小姐性命难保!”

众人面面相觑都是不语,在众人的搀扶下老管家强挣扎着在地上爬了起来,擦了一把嘴角鲜血,忙问众人那妖人去了哪里。

众人不语,唯有那大汉叹道:“唉,可惜了,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来路,懂得暗器不说,似乎还修行一些旁门左道,我们不敌,让他走掉了。”

老管家一听苏瑶琴被那妖人掳走,顿时放声大哭,老泪纵横,身子晃了晃,险些晕倒在地。

众人对那“二郎真君”也是无可奈何,只好拱手告辞,唯有那大汉走到跟前,道:“那人走不远,我刚才一连打了十多支袖箭,可是我在地上只找到了七八支,我想那人至少身中三四支袖箭,就算不会重伤估计也跑不了多远,你快去通报官府,在这附近寻找,必能找到蛛丝马迹。”

那大汉说完,也转身出去,任由老管家挽留,那人也不愿留下。

老管家长叹一声,心中说不出的滋味,自打苏家突遇变故,他就已经和苏小姐相依为命,一直以来都视若己出,当做自己亲生女儿般伺候,可如今小姐却被强人掳走,这叫自己如何是好?

老管家坐在庭院内呜呜哭泣几声,没一会,一轮明日也出现在东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