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神仙索财心生疑 二十五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480字
  • 2017-06-06 19:32:22

当天晚上,老管家正在房中闷坐,耳听得谯楼上鼓打二更,二更二点,夜色正浓。

老管家心下了然,推开房门蹑手蹑脚走向苏瑶琴后院之中,刚到后院,就见苏瑶琴闺房之内光芒大作,好一派的金光四射,隔着纸糊的窗扇也是十分的清晰。

见这金光在房屋内,老管家咋了咂舌,心说难不成这世上真有神仙不成?这是神仙驾临了?

老管家看着那金光愣了许久,一直没琢磨明白是怎么回事,倘若说是小姐心诚,引来了神仙驾临,可那又为何小姐近日不焚香礼佛了呢?

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老管家也不敢推门进去,怕是真的神仙驾临在被自己冲撞了,可要是不看个究竟老管家心里也放不下,只好小心走到窗下,听二人说些什么。

附耳在窗板之上,听了一会,却发现里面竟然都是卿卿我我,谈情说爱的事情,这倒是让老管家心中更是疑惑,若真是神仙下凡,那又怎么会和凡人成亲的?

老管家心中郁闷,左右都想不明白,就只是在墙下听二人说话,听了一会,却听苏小姐莺笑了几声,就听二人宽衣解带,上塌休息。

老管家听到这里,涨红着脸转身就走,毕竟小姐是主,自己是仆,偷听主人说话已经是大忌了,又怎能听主人床上嬉戏?

老管家是走了,可是这房中二位却是携手上.床,宽衣解带,云雨绸缪,几赴巫山,共享欢愉,苏小姐自打几月前吃到了甜头,自是夜夜期盼,现如今也不再扭捏,更是倾身陪奉,忘其所以。

二人房中之事自不必多言,一直盘桓至五更,鸡鸣三声,二郎真君起身,嘱付了声夫人保重后,苏小姐再来相看,那二郎神就已经是起身穿了衣服,披上了甲胄,执了弹弓,拿了尖枪,走出门外。

二郎真君将身子转了转,就化作了一道青烟便无踪影。

苏小姐现如今早已是死心塌地,一心只道是神仙下临,心中甚是欢喜,看着消失的青烟,在此次被而眠,心中却想着明晚再次相见。

按下二人不表,再说说老管家这边。

老管家回到房中心中却是放心不下,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几乎是整夜未眠,待到天亮之时,又早早守候到小姐门前,只是这一次却什么都没有看到,那二郎真君也早已走远。

天光大亮,老管家见看不到什么,只道是小姐还在酣睡,就一个人简单的用了些早餐,又回房休息了一会,只是待等中午时分,小姐醒来,老管家这才去请安。

请过了安,老管家道:“小姐,老奴我昨夜睡不着,就在院子里走了走,正巧走到您的门外,见您门外毫光大作,又有人声,似推杯换盏,又似聊天说笑,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老管家话一出口,苏小姐顿时满脸通红,半天不语,老管家见此,叹息道:“小姐,恕老奴我多言,您是不是有看好的夫婿了?”

苏小姐又是红着脸不语,半天才声若蚊语一般“嗯”了一声。

老管家见苏小姐答应了,心中好一阵的欢喜,不过却也是忧愁七分,忙问:“那敢问小姐,不只是哪家的公子?品相如何?”

苏小姐见事情瞒不住了,干脆就和盘托出,不过老管家一听是神仙下凡也不再担忧了,反倒是哈哈大笑,称赞小姐是个有福气之人,竟然能引来神仙下凡。

主仆二人说说笑笑,倒也无事。而老管家一直盼望着能给苏府留下后人,如今女婿上门,老管家自然是高兴得很,当即吩咐下去,每天晚饭务必丰富,酒也都要上好的酒,不可怠慢了神仙。

一家人高高兴兴按下不表,且说这老管家又出门做生意,这一走,就又是四五个月,而苏瑶琴和那二郎真君自然也是夜夜欢好,被里成双。

且说这一日,老管家外出归来,给小姐请了安,就回账房内查账,只是这一查账却吓了一跳,自己离开这几月的光景,账上竟然少了近万两纹银!

老管家吓了一跳,忙问丫鬟这是怎么回事,银两是谁拿的,去向了哪里?可丫鬟们却说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小姐支走的,至于拿去了哪里他们也不清楚。

老管家又问这些下人小姐近日可曾出过府门,下人又是摇头,只说小姐也只是在院子里面走走,就算是出府门也只是在附近走走,也没看她带回来什么东西,更没见她带什么东西出去。

老管家一听这钱去的不明白,怕是丫鬟们假借小姐之名乱用钱财,就忙去小姐房中问明。

此时的苏瑶琴和那二郎真君已经相好大半年之久,不过身体却是越发的虚弱,见老管家前来也不愿下床,靠在床头,与老管家闲聊着。

老管家没敢直接说明来意,怕这笔钱财真是小姐所用,再让小姐以为自己是管束着她,只好心不在焉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了几句。

说了一会,老管家这才问起了钱财去向,不过一听到那近万两的白银,苏小姐却很自然道:“钱财都被真君大人拿走了,真君大人和我说,他在BJ城附近有一家二郎庙,只是庙內残败,他想重塑庙宇,再塑金身,所以我就把钱财给他拿去了。”

老管家听了心中又是一惊,同时也对这二郎真君心生疑惑,心说:“自古以来只说信者修庙,从未听说自己修庙的?况且这万两白银,别说是修庙了,就算是再建十个二郎庙也够了吧?”

一见小姐毫无起疑,心中只道小姐是真糊涂了,但是现在事情不明,他也不好点破揭穿,只好按下心中疑惑,告辞了小姐,回到了房中。

这一次,老管家没敢再出门,而是一直在府宅之中守候,想看看这个二郎真君到底是何方神圣。

只是那二郎真君来的奇怪,去的奇怪,老管家等了几日也都和往常一样看不到什么,不过老管家心中放不下,干脆就把生意暂时搁置一边,想再看看日后再有什么奇怪。

果不其然,过了约有三四个月,小姐突然又来支钱,这一次,竟然直接开口要五万两白银!

老管家吓了一跳,问小姐要这钱财有何用?苏瑶琴却是笑道:“我家夫君说了,天庭让他回去,他为了与我做凡间夫妻,需要银两铺路,再在此处多留些年月,不然就要回归天庭。”

老管家心里暗叹一声,心道小姐当真是鬼迷心窍了,这二郎真君八成不是什么真神仙!

老管家虽然知晓了这个二郎真君不是什么真神仙,但是一想到如今木已成舟,也不好发作,毕竟如果传了出去只会坏了小姐的名声,只好先给小姐支了银两,不过这次却是打定了心思,想要看看这“二郎真君”到底是何方神圣!

送走了小姐,老管家就打发人去寺庙内请来一些和尚道士,自己又去城内武馆请来一些江湖侠客。

众人拥挤一堂,老管家打发人准备了酒菜,让众人用过,又和众人说府内闹了妖精,总是半夜吵闹,不过却未说小姐与那二郎真君的事情。

没一会,小姐也打发人来问是怎么回事,老管家只管说是请人为故去的苏老爷和苏少爷做场法事,所以倒也没惊动小姐。

当夜,一众二十多人埋伏在小姐庭院之外,只待等着神仙出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