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真君显圣赴巫山 二十四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612字
  • 2019-12-16 09:28:44

见那男子威风凛凛,好一副的容貌,不过却是深夜前来,这倒是让苏瑶琴心中一紧。

苏瑶琴虽然也不小了,但是自打父母去世后就一直隐居在深山之中闭门不出,所以此时见到这男子也顿时一愣,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那男子浑身上下冒着金光,见苏瑶琴发呆,威严道:“你这女子可叫苏瑶琴?”

听人发问,苏瑶琴连忙道了一个万福,道:“先生万福,小女子正是苏瑶琴,不知你是何人?”

那男子哈哈一笑道:“苏小姐,你日日礼佛,难道还不认得某家?”

苏瑶琴上下打量,不过打量了半天也说不出此人是谁,见状,那男子道:“不瞒你说,某家乃是清源妙道显圣二郎真君,杨戬,杨二郎是也!”

苏小姐顿时大惊,仔细打量一番也这才发现,此人和小时候寺庙里见到的石像不差分毫,长得一摸一样,看来还真是神仙下凡了!

苏瑶琴惊讶的连忙下拜,一头就磕在了地上,口呼:“显圣二郎真君万福!不知您驾临寒舍,所为何事?”

那杨戬哈哈一笑,双手搀起苏瑶琴,迈步就走进了房间之中,不等主人发话,就一个人坐在了茶几之前,随即说道:“你这妮子眼拙,未曾实得某家,不过也算是你有机缘,你我之间前世有一段姻缘,只是仙凡有别,本不可再续前缘,可念在你每日里诵经礼佛,赤诚之极,感动我佛如来的份上,佛祖特准我下界,与你做这一世的逍遥夫妻!”

苏瑶琴不解,问道:“真君,无论佛家还是道家,不都是讲究断尽七情六欲吗?佛祖又怎会让你真身下界与我成亲?”

二郎真君神色变了变,略有为难之色,不过马上就是哈哈一笑道:“哈哈,你这妮子当真是糊涂了,这是佛旨,我佛的旨意,我佛既然如此吩咐,那日后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你又何必在意什么七情六欲?”

苏瑶琴自打家中突遇变故就对这凡尘之事无心沾染了,在她看来,人间之事不过大梦一场,梦醒之时万事成空,所以还是应该清心寡欲,争取早日跳脱三界六道,做个不沾因果的世外之人,可如今见到这二郎真君却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见苏瑶琴不说话,二郎真君就已知晓这女子是相信了他的话,又连忙说道:“娘子,上一世你我之间有一场孽缘,如今我前来就是了结的,这是注定的姻缘,天定的事情,佛祖的旨意,你又怎好拒绝?倘若再三推脱,你日后修行必受因果所累!”

见二郎真君说的厉害,苏瑶琴想了想,半天叹道:“唉,你我就算有缘,可那也是前一世的事情,今世若也是有缘,可我心中无你,如何能够欢好?”

二郎真君想了想,也是点头道:“那既然如此,我便夜夜前来,与你每日把盏夜谈,待日后有了感情,也好做个真正的夫妻。”

苏瑶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过却是奇怪的问道:“为何夜间才来?白日却不来?”

二郎真君答道:“我是真身下界,不是投胎转世,只有月宫当正我才可现身,倘若要是白日现身倒也不是不能,只是若是被他人见到,我就要回归天庭。”

二人当晚秉烛夜谈,也未曾发生什么,只是鸡鸣三声,那二郎真君就推门而出,将身子一转就消失在庭院之中不见了踪迹。

那二郎真君说过,以后夜夜都来,苏瑶琴打那以后,每天黄昏之时都会让后厨准备一些酒菜,备好酒宴,等待真君到来。

这苏小姐性格寡淡,不喜欢与人攀谈,也不喜欢下人们伺候,每日都是自己在房间里面诵经礼佛,只有吃饭的时间才会有丫鬟前来,所以一些小丫鬟也很少前来,就这样,一来二去倒也没人发现。

只是这小姐每天黄昏都要些酒菜的事情,起初倒是让人起疑,但是当丫鬟打听起来,苏小姐干脆就告诉下人们中午不要来送饭,以后每天就吃两顿饭。

而老管家这段时间在忙着生意,去了外地,要等上一阵才能回来。

二人夜夜秉烛,不觉间一个月就这么过去,这一天,苏瑶琴也想通了,既然是佛祖的旨意,自己还有什么好推脱的?而且这个二郎真君也当真是个体贴的男人,对自己也是照顾得很,那不如就嫁与此人,日后也算是有个归宿!

苏瑶琴当晚与那二郎真君颠鸾倒凤,几次巫山云雨。

从此以后,这二人也算是过起了夫妻般的生活,只是那二郎真君也依旧是天一黑就到,鸡鸣三声就走。

二人就这么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老管家也在外面回来了。

老管家到了府宅已经将近正午时分,而他也和往常一样,刚到府宅也不梳洗换衣,就直奔苏小姐闺房而去,先给苏小姐请安。

走到后院,打量了一眼苏小姐的闺房,就只见房门紧闭,老管家皱了皱眉,随后提鼻子闻了闻脸色就沉了下去。

“不对,家中难不成出事了?”老管家看向身边的小丫鬟低声问道。

纸毕竟是包不住火的,一个月可能没发现什么,可是三四个月过去了,这些人也早就看出了事情的端倪,只是这些下人们又哪里有老管家这么忠心?每个人都是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谁又会去给自己找麻烦?

小丫鬟自然是摇头说无事,老管家却面沉似水,砸了砸牙花子,转身向前院走去。

“哎哎哎,老管家你不给小姐请安了?”小丫鬟在后面喊道。

老管家皱着眉头不说话,待等离闺房远了,老管家这才说道:“如今都这个时候了,马上就要正午时分了,可是小姐却紧闭闺门,这是何道理?”

“哎呦,老管家这还用问,小姐当然是在睡觉啊。”小丫鬟想也没想就说道。

老管家拧着眉毛,接着说道:“我在家的时候,每天这个时辰小姐早就起床礼佛了,可如今还在酣睡,这是何道理?”

没等小丫鬟说话,老管家接着说道:“我刚才闻了闻,小姐的闺房外也没什么香烟的味道,要知道,咱们小姐用的香都是上等的香,只要点燃,三日不散!如今却半点香味都没有,这说明小姐已经许久未曾给佛祖上香了。”

老管家一口气说完,就去把其他下人叫来,问一下小姐最近可有什么反常的事情?

就听一下人说道:“小姐自打三四个月前就有些不对了,现在越起越晚,每天也不礼佛上香了,也不诵经把斋了,每天黄昏时分还要一桌酒席,就连饭量也大了,吃的都是两个人的份。”

老管家沉着脸,心下明了,已知小姐是有了夫婿了,当即就对着一众下人连唬带吓,让他们不许将此事透露出去,不然打断他们的腿,众下人唯唯诺诺,一个个保证绝不多言。

老管家虽然心里清楚了,但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小姐终于想开了,愿意找个夫婿,为苏家开枝散叶,留下一脉香火;忧的是,不知道这个夫婿是何许人也,为人品相如何?

老管家越想越是担忧,心中更是打定主意,打算一会先去给小姐请安,打听一下口风,晚上的时候再探一探消息,看看这位姑爷到底是何等人物。

想罢,老管家当即梳洗更衣,没多久,丫鬟们也来告诉他小姐醒了。

老管家忙去给苏小姐请安,不过二人聊了几句,苏瑶琴却半字不提夫婿之事。

只是这苏小姐几月不见与往日却有些不大一样,身子消瘦了不少,神采也有些暗淡,就连脸色也都有些难看,而苏小姐越是如此,老管家越是担忧,同时也是打定了主意,晚上想要去见见那位姑爷到底如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