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苏家变故隐身山 二十三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495字
  • 2017-06-04 20:24:59

关于苏小姐的身世还是要从百年前说起。

百年前,苏瑶琴确实是当地富户之女,家资千万,生意遍布小半个大明朝国土,而苏小姐自然也就是个千金的大小姐,每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只是在家刺绣为乐。

而苏小姐还有一个哥哥,名唤苏常喜。

这个苏常喜生的眉清目秀,甚是清俊,而苏家上下世代经商,还未出现官场中人,所以苏老爷就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位苏少爷身上,从小就让他用心读书,日后金榜题名,做个一朝的权贵。

苏少爷也不负家人所望,自幼聪颖不说,也很是用心读书,用一句“腹中装书有万卷”来形容这位大公子也不为过。只是这位少爷有一点不好,就是生性耿直,脾气太大,凡事不懂得忍让,其他倒还是不错。

苏小姐在家无事,闲暇的时候也会和自己的哥哥在一起探讨学问,所以苏小姐也算是个文人墨客,只是那时的女人讲究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纵然是满腹的经纶也无用武之地。

却说这一年,皇榜开选,天下举子赴京赶考,而苏大少爷也不例外,自然是赶奔考场。

三场科考下来,苏少爷刷刷点点,写下三篇锦绣文章,都是治国安邦的良策。就连交卷的时候,主考大人看了也是啧啧称奇。

走出考场,就有人来请苏少爷,只是来人未通报姓名,也未通报身份,苏少爷自然是半信半疑跟在身后。

二人一前一后,在BJ城内兜兜转转,走了足足有小半天,这才来到一处府邸,而这里,也正是主考大人的府邸。

这主考大人是个贪财之人,早已有不少人送了银两,就是为了那三甲的名头,只是这主考官见了苏少爷的卷子却是起了惜才之心,甚至为了这苏少爷都不惜放弃送来银两的举子。

苏少爷被领进府中,主考大人自然是免不了一阵寒暄,夸赞苏少爷是个有才之人,只是这话说几句,主考大人就开始暗示苏少爷虽然有才,但是如果没有银两铺路也是枉然。

这位主考大人想的是,倘若苏少爷肯拿钱给他,他倒也愿意推荐这位大少爷,可如果要是不愿意,那他也不为难这位公子,只是没想到苏少爷秉性耿直,自然是不能容忍此事,当即破口大骂,大骂这大人玩弄职权,借权牟利。

苏少爷想的很简单,自己是个读书人,有的是学问,只要有学问就肯定会高中,又何惧他们这些权贵之人?

主考大人黑下了脸,唤来家奴院公将苏少爷重打一顿,赶出了府中。而这主考大人也甚是无耻,竟然狸猫换太子,将苏少爷的试卷调换了一章语句错乱,并且指骂朝廷昏庸的试卷。

苏少爷未曾多想,被打了一顿只好忍气吞声回去睡觉,心想着待等自己高中之日再来报仇,却不想皇榜还未贴出,苏少爷就被一众衙役绳捆索绑押倒了宛平县衙内。

众所周知,宛平县乃天下第一县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审案子的,只有遇见重案才会开门受理。

却说这苏少爷被拿到了县衙之内,县丞大人不由分说,当即就拿出了苏少爷的试卷,问了一个藐视皇朝的罪名。

苏少爷自然不肯承认,高喊冤枉为自己辩解,却不想那县丞大人收了钱财,只想一心坐实罪名,要了这苏少爷的性命!所以也不管苏少爷说什么就直接动了大刑。

苏少爷是个读书人,被打了几下就当即昏厥了过去,衙役们就立刻走了过来,拿着苏少爷的手指签字画押。

苏少爷被打入大牢,一想到自己功名未曾求取,却深陷牢狱之中,而且还是这莫须有的死罪,心中也是气闷之极,没过多长时间就暴毙在牢房之中。

苏少爷的死讯传到了家中,自然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而苏老爷虽是一方富户,可膝下只有这一子一女,现在听闻了苏少爷的死讯当即晕倒在地,从此,一病不起,没过多少时日,也郁郁而终,驾鹤西去。

苏少爷死在牢中,尸体几经周折才刚刚运到家中,现在一家人也是才把丧事办完,却不想,这苏老爷也竟突然暴毙!

一切之事,犹如雪上加霜一般!

一家老小也就只剩下了两个女人,但毕竟是死者为大,两个女人不敢怠慢,又连忙操办苏老爷的丧事。

而出殡当天,苏夫人自然是扶柩痛哭,不过也不知道是天意如此,还是造化弄人,那苏夫人哭着哭着竟一口气没上来,也死在了灵柩旁。

当时的苏瑶琴也不过年仅十六岁罢了,见自己母亲哭死,也只好将夫妇二人合葬出殡。

处理完了丧葬之事,苏瑶琴回到苏府,望着冰冷的诺大庭院心中也是病痛欲绝,从此,也害了心病,害怕了这市集中的吵闹,也害怕了繁华的尘世,更害怕了官场的昏暗,人心的可怕。

没过多久,苏小姐打发下人将苏府大宅变卖,而她则是在父母及兄长墓地不远处另建宅院,从此过上了清净的生活,远离了尘世的繁华,喧闹的世俗。

苏家家大业大,虽然苏老爷已经仙去,但是留下来的钱财也足以让苏小姐安然此生,而苏小姐对家中祖业也不是很在意,干脆就放手不管,甚至直接打算将所有生意变卖,只求个安稳就好,可苏府的老管家苏仁却是个忠厚之辈,见苏家如此凄惨不忍离去,只好一人肩挑苏家重担,常年游历在外,四处奔走生意,也算是帮着苏瑶琴守住了这份家业。

时间也当真是飞逝一般,不觉间,苏瑶琴在这深山之中已经是隐居四年之久,而这几年间,老管家倒是不断地劝他找个上门的女婿,给苏家留下一脉香火,可苏小姐却似是看开了世间一切一般,对这男欢女爱之事没有了半点心思,每日里就只是青灯古佛,诵经修行。

老管家见此也不好在说什么,也就只好任由苏小姐胡为下去。但是老管家心里却从未放弃过给苏家留下一脉子嗣的想法。

时间匆匆,不觉间,又是两年过去了,而此时的苏小姐也已经是二十二岁了,在那个时代,这个年龄还没结婚的女人是要受到非议的,可苏瑶琴每日里还都只是把斋守节,诵经礼佛,好好的庭院也都弄成了一副寺院的样子。

主仆有别,更别说主人还是个女人,老管家把一切看在眼里,嘴上虽然不说,可心里却急得很,只是他也别无办法,毕竟自己每天还要打理生意,根本就没有时间管小姐的生活之事。

却说这一天晚上,苏瑶琴正在房中礼佛,就听门外传来了叠指弹窗之声。

苏瑶琴皱了皱眉,心说不论是下人还是管家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自己,那这人是谁?

苏瑶琴轻喊了一声:“稍等。”就整理衣装,迈步向门口走去。

两扇门板向内打开,刚拉开一道小缝,就只见门口处竟然传来一道金光乍现!甚是耀眼!

苏瑶琴低呼一声,连忙将门打开,就只见一男子手持三尖两刃枪,威风凛凛站立在门口处,至于这男子长得什么样,我这里有一诗,单是说这男子的仪容:

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

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缕淡鹅黄。

缕金丝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

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持三尖两刃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