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天道轮回不饶人 二十二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346字
  • 2019-12-16 09:28:44

许公子当真是狠下了心肠,双眼含泪,兜头便打,那天师印也甚是厉害,一见到苏瑶琴就立刻绽放出耀眼的金光,眼见就要打在苏瑶琴的面门之上,却又只见在苏瑶琴面门之上生出一道白光,犹如明日一般,晃的两位公子眼睛都睁不开了。

二人眯起眼睛,就向那白光看去,正巧看到那白光之中包裹着一根木棍,现在正横亘在苏瑶琴的面前,将天师印死死地挡在一边。

许公子被那白光吓得后退了几步,可那天师印也甚是有灵气,没有了许公子的力量支撑却依旧飞在半空之中。

那天师印寸步不让,而那木棍也是如此,仿佛这两个兵器正在暗中较劲一般。

“呔!”

两件法宝僵持不下,却听得房屋之中竟无由来的传来了一声老者的断喝之声。

众人寻声望去,不知何时,苏瑶琴的面前竟然站着一个老太太,而那老太太此时手持木棍,与那天师印僵持在一处。

许公子与苏瑶琴见清楚来人却都是不由得一惊,此人竟是那位老神仙!当地的土地奶奶,也就是许公子的祖母!

那老太太手上发力,又是断喝一声,手中拐杖猛然挑动,就只听得“呛啷啷”一声金属碰撞般的脆响,那黄金天师印就这么被打了出去,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下就这么应声碎裂!

话说两头,咱们再说回乙鹤道长这一边。

且说那天师法印掉落在地,应声而碎,却只见同时,回龙观内,乙鹤道长猛然睁开双眼,长叹一声半晌不语。

他这法宝是祖师爷历代相传之物,如今这宝贝都碎裂了,这让她如何交代?

乙鹤道长还未想通,却听门外有人砸门,紧接着就是那小道士的慌忙之声:“师傅师傅,大事不好了,门外黑云密布……”

小道士话未说完,就听门外“卡拉拉”一阵闷雷闪过,正好劈在回龙观正脊之上。

乙鹤道长心中大惊,身子一动夺门而出,一把将小道士推开,颤声道:“童儿,为师大限已到,你们闪退一旁,不要伤了无辜。”

小童儿忙问:“师傅,你是要位列仙班,羽化登仙了吗?”

乙鹤道长摇了摇头,叹息道:“不是,为师动了凡心,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如今天道轮回,绕不得我。”

乙鹤道长手上一挥,一道微风拂过,将小道士推到一边,正巧一道儿臂粗的雷电由空中劈下,正好打在乙鹤道长的天灵盖之上!

天雷之下,哪有生存只说?

就只见,乙鹤道长浑身上下都泛起了雷电之光,几乎是眨眼间,乙鹤道长就化作了一阵粉末散落在地,同时也就只剩下了一件破旧的道袍落在地上。

小道士见师傅如此便慌忙跑了过来,只是他这一跑带动了不少的风,那些散落的粉末也被吹得无影无踪。

我将故事写到这里,读者们肯定会问我,明明是大德修行之人,马上就要步入仙班,可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这未免有些太不公平了吧?

诸位莫急,待我说明缘由。

这乙鹤道长确实是个能人异士,只是可惜了,修心之人本就是修心的,可他却放不下自己这道观的后人,为此还收下巨财,这凡心一动,自然远离仙道,那又如何能位列仙班?

其二,苏瑶琴与那丫鬟本就是良善之辈,百年间,处处积德行善,身上有着不少的大功德。

而他们虽是异类,可凡事皆是以渡化为先,又岂能轻易斩杀?况且二人都有功德在身,伤她们性命,断她们修行,这就是与功德为敌,那老天又如何能容得下这种人?自然降下天雷惩罚。

这乙鹤道长自以为自己不出面就没什么事了,却不知道,心一动,神自知!既然已生出凡心,老天又如何饶得过他?

这也正是天道轮回不饶人!

所以,笔者在这里劝诸位,为人做事,需良心放正!列位,人在做,天在看啊!举头三尺有神明!今世过错就算不能今世报还,那来世呢?还望诸位读者三思啊!

笔者话说的有些多了,暂且按下回龙观处理后事不表,咱们在说回许公子这边。

许公子之前听父母说过这老太太,正是自己的祖母,现在一见到此人就连忙叩头参拜,“哎呀呀,祖母大人在上,请受孙儿大礼参拜!”

老太太将拐杖放了下来,手拄拐杖轻叹一声:“唉,我本不想现身来见的,可我若是不来,就可怜了我这孙媳妇,你们之间有一些误会,还需要我给你们说个清楚明白。”

“哎呀呀,祖母大人你怎么认妖精为孙媳啊?!我们之间哪还有什么误会啊,她分明就是想盗我真阳!”许公子闻言慌忙大叫。

老太太摇了摇头,叹息道:“唉,这件事情另有隐情,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待我从头说起,至于你到底还想不想要这个娘子,听我说完,你再做打算!”

“老神仙在上,奴家身体不便,就不大礼参拜了,恕我少礼。”苏瑶琴也在一边低声道,不过她却没等老太太说话,就接着恨声道:“我家丫鬟早已将事情禀过,可奈何这负心郎竟还是将我家丫鬟打杀,既是如此,那也没必要在说些什么了,让他动手吧。”

苏瑶琴如今也是一肚子火气,这百年来,一直都是那小丫鬟陪在左右,二人可以说是情同姐妹,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小丫鬟竟然死于非命!这口气她如何咽的下?

老太太摇了摇头,语重心长道:“瑶琴啊,这件事情你怨不得许公子,要怪就怪你家那小丫鬟心浮气躁,没能将实情说出,就与许公子吵闹了起来,而且也并未将小丫鬟打杀,只是打回了原形,重新修炼罢了。”

听闻自己的丫鬟未死,并且尚在人间苏瑶琴顿时就长舒了一口气,只是一想到百年的修行好不容易打开了灵智,幻化了人身,现如今却又从头开始,苏瑶琴就又冷下了脸,虽不说什么,却还是冷哼了一声。

老太太见此,安慰道:“瑶琴,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深究了,那丫鬟虽然修行百年,灵智打开,但奈何心浮气躁,这个样子如何修炼成仙?如何位列仙班?这对于她来说也是一场机缘,待她从头修行,去掉一身浮躁,倒也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况且我在此处镇守一方,日后也会对她有所补助。”

听老太太这么说,苏瑶琴倒是放下了心,有这位老神仙在此帮忙,那想必日后或许还真的会另有机缘吧?

苏瑶琴稳定下情绪,那婴儿却又啼哭了起来,无奈,苏小姐只好将小婴儿揽入怀中,不断哄逗。

那老太太见此,也生出了软心肠,将孩子抱了过来,继续哄闹,不过却同时说道:“瑶琴,所有的事情因你而起,这件事情还是由你自己解开吧,说得清楚了,你也去的干净。”

苏瑶琴听老太太发话,只好将事情从头说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