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肝肠寸断泪流干 二十一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151字
  • 2019-12-16 09:28:43

两位公子赶奔到市集之中,不过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二人一.夜奔波未眠,此时歇息下来却不由得一阵困倦,只好找了间客栈投宿。

待等两位公子睡醒,已经是夜半三更,而如今天已经黑了下来,自然不利于赶路,只好暂且作罢,打算休息一时。

次日天明,二人打发人将银两银票等物送到回龙观内,就匆匆忙忙赶奔苏府。

二人一路骑马前行,来得甚是快,而此时十一月初,秋雨已过,初雪来临。

二人这一路上,点点飘散细盐雪,潇潇不断朔风扬,打在二人身上不由得一阵寒冷发抖。

可此时的许公子早已心如钢铁,自然顾不得什么寒冷,也顾不得什么连理枝被狂风吹散,更顾不得什么比翼鸟棍下伤亡,现在他想的,就是保下这一条性命!

而此时的李公子则是想着救下自己兄弟一命,不想就这么白白的丧了性命,送到了妖精的口中

这二人穿大街过小巷,来得甚是快,转眼就到了苏府门前,未等二人上前砸门,就只听“卡拉拉”一声响,门分左右,由门内走出小丫鬟彤儿。

“呔,你这负心的郎,我正要前去寻你,没想到你自己却来了,怎么?难不成是想通了?想回来娶我家小姐过门?”小丫鬟牙尖嘴利,没等二人说话便就着口骂道。

许公子毕竟在这府内住了许久,与这上下颇为熟悉,也不好还口骂道,却听李公子破口大骂:“你这孽畜颇怪,牙尖嘴硬,今日前来就是收了你们,免得你们在害了我家许兄性命。”

“哈哈哈,笑话,你们两个凡夫俗子,竟然还胆敢口出狂言!”小丫鬟不屑一笑,早就把苏小姐交代的事情忘诸脑后,随口问道:“好好好,既然你们是想来收了姑奶奶我,那我且来问你,你有何本事,能收得了我?”

李公子冷笑几声:“你以为我这两日去了哪里?不满意说,回龙观内,乙鹤道长,赐我天师法印,前来收妖灭怪!”

李公子说着话,就大喝一声:“你来看!”就伸手在许公子怀中将天师印掏了出来,拿与小丫鬟去看,不过随口却又是大喝一声,“孽畜受死!”

李公子手上发力,一把将天师印掷了出去。

小丫鬟听到乙鹤道长就是一愣,他知道乙鹤道长是个有神通的人,可万万没想到这种修行之人竟会如此糊涂,残害她们姐妹二人,不由愣在当场,而这也巧了,李公子正是此时发力,正好将天师印掷了出去。

待等小丫鬟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天师印已到面前,小丫鬟知道这宝贝的厉害,慌忙变化,想要逃脱,不过已然是为时已晚!那天师印就似长了眼睛似的,不偏不倚,正好打在小丫鬟面门上!

“哎呀!痛煞我也!”

小丫鬟痛呼一声,就只见她周身上下竟泛起耀眼的青色光芒,眨眼间,那小丫鬟就变成了一道绿光飞向不远处的一株小草。

原来这丫鬟是一株小草成了精,现在被这天师印打回了原形。

这一切说是慢,其实也只是眨眼之间罢了。

只是……也当真是可惜了这小丫鬟百年的修为,不知经历了多少寒暑,多少的枯荣方才修出人身,而且自打修行以来,从未伤人性命,残害生灵,哪怕是恶事都未曾做过一件,只是一心为善,积攒功德,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位列仙班神位,却不想今日被这鬼迷心窍的鲁莽二人打散了修为,变回了原形。

说到此处,这里有一诗稿留世,我说与大家听:

玉碎珠沉人不在,镜花水月一场空。

可怜无辜青草女,回归原形重修行。

天师印掉落在地,李公子慌忙上前捡起,小心放在身上,看向那小草就要连根拔起,许公子却扯住了他:“李兄稍安,既然已经回了原形就不如放她一命,倘若她要是真的有机缘成仙得道,那也是百年之后的事情,你我二人只需考虑眼前,保住性命就好,没必要赶尽杀绝。”

李公子皱眉想了想道:“这倒也是,唉,怪我气糊涂了,一心只想着你的安危。”

“唉,李兄,多谢你的好意,只是……”许公子突然欲言又止。

“许兄有什么想说的尽管直言。”

“嗯,我想说,倘若一会遇见我那爱妻,如果打回了原形也就罢了,不要苦苦相逼,我娘子说得对,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情似海深,没必要赶尽杀绝。”

李公子点了点头,虽不说话,但是心里却有些对这个书呆子无语,心说:“那番僧早已说明,苏小姐与你恩爱不过是为了盗你真阳,人家想要你的性命,你却想着保她性命,当真是个痴情的种子。”

李公子心里又气又恨,但是却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苏小姐伤了许公子的性命。

闲言少叙,这二人迈步走进府门之内,刚才一番打斗早就惊动了一众家奴院公,但是见到这天师印如此厉害,也都吓破了胆不敢上前,可却也不敢就这么放二人进去,就只是紧紧将二人围住。

李公子本是想打散众人,可许公子却不让她伤及无辜,无奈,只好将天师印托在怀中,一步步向苏瑶琴闺房逼近。

许公子担心李公子鲁莽伤到他人,就将天师印拿了过来,托在手中。

苏瑶琴这几日劳累的很,身体甚是虚弱,虽然也恢复了不少,但还是不比以前,现在还正在床上酣睡,听到脚步声,将孩子揽入怀中,在床上坐了起来。

苏瑶琴送二目,定睛观瞧,正好看见两位公子进门。

那许公子轻挑珠帘,迈步进门,见苏瑶琴怀抱婴儿,一脸的憔悴,心中也不由得一阵心酸,但是一想起自己的娘子是个妖邪,想要害了自己性命,就又只好硬下心肠,含泪进门。

苏小姐虽不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可一见到许公子手中之物,就忍不住恨得牙根痒痒,更是气的玉体一阵颤抖。

“夫君,你回来了?”苏小姐见众人之中唯独不见自己的贴身丫鬟,心中已然明了,两行清泪不由流下,声音也冷了下来。

刚才她将丫鬟派出去,就是去请这二人,同时也解释清楚这其中的误会,可这二人虽然来了,却不见自己的丫鬟,想必是这二人知道了实情也不想放过自己吧?而且那丫鬟恐怕也已经遭了毒手,害了性命了吧?

苏瑶琴气的银牙紧咬,心里无名火起,心想知道了实情也不放过自己,当真是薄情寡义之极!可苏瑶琴却不知,她丫鬟更是个鲁莽之人,一句实情不曾说出,就招惹了这二人,现在还被打回了原形!

“娘子,你我夫妻一场,却不想你竟想害我性命,盗我真阳,我不想伤了你,今日只是将你打回原形。”许公子长叹一声,低声道。

苏瑶琴冷笑几声,潸然泪下,黯然道:“夫君啊夫君,你这海外一行当真是鬼迷了心窍,怎会口口声声说我盗你真阳呢?”

许公子不语,他确实说不出,这一切都不过是那番僧所言罢了,苏瑶琴见许公子不说话,接着说道:“夫君啊夫君,还望你高抬手把奴家容让几分,曾记得,古庙避雨你我二人玉簪腰带定情,曾记得,红罗帐下会鸳鸯,那时我们是百般的恩爱啊!你现在就这么无情吗?唉,好可叹,前日我不该与你对坐饮雄黄,一杯酒下咽喉醉倒在销金帐,现原形吓得你与我为仇!唉,千不该,万不该,我最不该爱上你这负心的贼郎!”

苏瑶琴泪洒胸前,见许公子就只是低声抽泣,也不说话,苏小姐接着恨声道:“你说你是回去好好想想,冷静一下,却不想飞灾横祸落在我的面前,你今日手托天师印回家转,口口声声要降妖,那我来问你,谁是妖?”

“娘子,你好生糊涂啊,你就是妖啊!”许公子终于低声答话。

苏瑶琴却是暗自冷笑几声:“是啊,我是妖,那你的孩子呢?他也是妖吗?你也要收了他吗?”

“这……这……”许公子一时语塞,他虽然是惧怕苏瑶琴是个妖怪,可却真心的喜欢这个孩子,他这一时间竟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苏瑶琴又是冷笑几声,接着道:“罢了罢了,我只说红颜薄命,我命苦罢了,可你却让我眼泪流干,痛断肝肠,看来这人生苦短无药救,就是如此,那你就给我的孩儿留下一条活路,只管取我一人性命,左右我也没有多少时日了。”

苏瑶琴说到此处早已泣不成声,怀抱婴儿痛哭几声,与孩子贴了贴脸,转过身去轻解衣衫,给孩子喂了口奶水,哭道:“儿啊儿,为娘有句话你要听清,再吃口为娘这断肠的乳,从今往后离了亲娘,埋怨休把娘埋怨,要怨就怨你父丧了天良,日后莫要找为娘寻仇!”

苏瑶琴说罢,就唤了一名丫鬟进来,道:“瑶儿,从今日起,你与我抚养这小儿郎,不过这孩子生父若是回心转意,你也可将孩子交于他。”

说罢,那苏瑶琴已经不再说话,静坐在床上,看着许公子,大有一副等着他上前取命的样子。

许公子也早就是泪如雨下,不过一想到和一个妖精同塌而眠,而且还盗自己真阳,只好咬着牙,狠下心肠,上前一步,拿着天师印兜头便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