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夜访回龙寻神仙 十九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014字
  • 2017-05-31 22:11:17

两位公子走到近前,看到床榻之上的尸骨顿时愕然,心中仿佛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一般,特别是许公子万万没想到每日里陪着自己安睡的娘子,竟是一具尸骨,而且还是一具绿色的尸骨!

许公子看得呆了,李公子却连忙拉扯许公子向门外走去,“快走快走,那些家奴院公估计也是妖魔幻化,倘若我们现在要是不走,一会就只怕走不掉了。”

李公子话音未落,就只听一声娇喝:“呔,你们二人哪里去,给我留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二位公子已经走到庭院之中,当下四下找寻,却未见到人在哪里,刚想走脱就只见黑夜之中传来一阵莹莹绿光。

那绿光如同灵蛇一般,刚一出现,就向二人飞窜过来,眨眼间,就将二人捆了起来。

两位公子大惊,慌忙大喊大叫,却只听房屋之内又传来一声断喝:“住嘴,在吵闹一句,我现在就打杀了你们!”

二人循声看去,就只见偏厅之内,苏瑶琴贴身的丫鬟正在床榻一边嘤嘤抽泣。

两位公子虽然被绑住了身子,可却还是能说出话来的,许公子连忙告饶道:“彤儿啊彤儿,我与你家小姐本是夫妻一场,却不料她是妖邪幻化,盗我真阳,如今现了原形,我也算是大彻大悟,还望你能放我归去……”

“呸,你这无耻的负心郎,我家娘子之所以下嫁与你只为报恩,又屡次救你性命,助你富贵,你却将这好心当做狼肝肺,恩将仇报,待我将小姐唤醒,必将取了你的心肝,看一看是不是糟心烂肺!”

小丫鬟骂的厉害,李公子却在一边不服气的回骂道:“呸,你才是无耻的妖邪,何来报恩一说?何来助我许兄富贵?何来救我许兄性命?分明是盗我许兄真阳!”

小丫鬟忙着施术救人,冷眼横扫二人,不由冷笑几声,冷声骂道:“哼,盗你真阳?胡说八道,倘若我家小姐盗你真阳,你现在早已是死尸一具,又如何能站在我们面前大言不惭?”

小丫鬟又是骂了几声,不过却忙着救苏小姐,骂了几句也就不再说话了,而这二人倒是有心逃走,只是不知何时,身后竟然出现了一帮手持棍棒的家奴院公,将这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两位公子心知大事不好,只怕今日是有进无出,想要出去肯定是势必登天一般!

既然知道想要出去是不可能了,这二人也不再挣扎废话,干脆站在原地,想看看这苏瑶琴被救醒后会如何。

小丫鬟忙了半天,就只见床榻之上的尸骨竟然泛起两道光亮,一黑一绿环绕尸骨周围,片刻间,那尸骨竟然血肉再生,筋骨重塑,苏瑶琴也渐渐的在那两道光亮之中现出身来。

苏小姐悠悠醒转,见到二人被捆在厅堂之中,身后又有家奴院公把守,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摆了摆手,让众人退下。

小丫鬟见此,连忙说道:“小姐,您是怎么想的?这种负心贼郎无需可怜,竟然串联外人逼您服下雄黄酒,那要他还有何用?不如让大家一拥而上,打杀当场?剁成肉泥给你泄愤……”

“住口!”苏小姐有些虚弱,柳眉倒竖,低喝一声,让小丫鬟闭上了嘴,“你这丫鬟怎么还是如此鲁莽,吓到我的夫君?”

“小姐……”

“我自有打算,你先去门外候着吧,等我消息再进来。”苏瑶琴不愿多说,摆了摆手,让一众奴仆散去,又把小丫鬟打发了出去。

两位公子海外之行也见过不少的场面了,可又何曾见过如此怪异的事情?一个大活人眨眼间变成了一具尸骨,而后又从尸骨变成了有血有肉的活人,这完全超过了二人的认知,如今吓得更是身如抖糠,半晌不语。

一众奴仆散去,苏小姐这才挣扎着在床榻之上坐了起来,看向许公子却是轻叹一声道:“相公,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青似海深啊!可你为何如此薄情寡义,想要了我的性命?”

“娘子……我……我这……唉,人妖殊途,你我非是同类,又如何做得了夫妻呢?”许公子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这负心的郎,到如今你和我说人妖殊途?你当真是薄情之极,我为你产下许家娇郎,不念及夫妻之情,那总归要念及孩子的情分吧?”

“这……”

“嫂夫人,是我不好,是我一时间诓骗了许兄,刚才许兄还说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他现在还是有些想不通,不过我却能看出你对他是真心实意,不如给许兄一个晚上的时间,让他好好冷静一下,明日我必然带着许兄登门道歉,如何?”

李公子见许公子神情不定,连忙巧言唬骗。

苏小姐产子不久,身体不适,再加上喝了雄黄酒现了原形,现在身体也是虚弱得很,见李公子这么说也只好叹了口气,轻声道:“罢了,相公你们去吧,你也好好的想想,为妻只是为了你好,从未做过伤害你的事情,我现在也是疲倦的很,有些事情就先不和你说了,待你冷静下来,我在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与你听。”

说着,苏瑶琴就将手一挥,把二人身上的绳索去掉,又喊来了丫鬟,吩咐道:“你家姑爷未曾想通,让他回去好好想想吧,你们不可为难他,不过三日后,务必要将姑爷请到府上,我有话要交代与他。”

话说一半,那苏瑶琴又拿眼打量了一眼李公子,皱眉道:“三日后,这个李公子也要给我请到府中,我有要事托付。”

话一说完,苏瑶琴就将身子动了动,闪身消失在房屋之中。

小丫鬟看的是又气又恨,无奈,只好将二人送出府中,不过待等丫鬟回来之时却直奔苏瑶琴闺房之内。

此时的苏瑶琴一身的疲惫,抱着孩子忍不住嘤嘤哭泣,点点珠泪洒在胸前,看的丫鬟也有些心碎。

“小姐你当真是糊涂了,他们这一去只怕不可能再回来了!”

小丫鬟嗔怒道。

苏瑶琴微微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怀中婴儿,抽泣道:“罢了,随他们去吧,爱也好,恨也罢,无论如何,三日后,这二人都务必要请到府中,经过今晚这一番折腾,我只怕也只能在坚持三天了,如果此时不说清,我恐怕没人能容得下这孩子。”

没等小丫鬟说话,苏瑶琴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这一去倒也是个解脱,可这孩子毕竟是个无辜的可怜人,我不想让他就这么遭人非议。”

苏瑶琴似乎是有些累了,又交代了几句后事,特别是关于李公子,千叮咛万嘱咐,三日后一定要将李公子请到府中!

待等苏瑶琴交代完一切,就挥手将丫鬟赶走,一个人抱着孩子躺在床上哭泣。

话说两头,按下苏瑶琴这边不表,再说一说两位公子那边。

出了府门,二人就似逃也一般慌忙逃走,直到看到附近村落灯火点点这才安下心来,放慢了速度。

许公子不明所以,问李公子刚才说那话是何意,李公子却紧张的看了看身后,生怕有人追将上来,不过见没人追赶,这才开口说道:“我要是不说那话,咱们如何能够脱身?”

“哎呀呀,那可怎么办?我可不想再回去了!”

一听李公子这么说,许公子慌忙大叫。

李公子翻了个白眼:“许兄啊许兄,你可真是个书呆子,干嘛非要回去?既然死里逃生,又哪有再入虎穴之理?”

“哎呀呀,李兄啊,话虽如此,可你没听到吗?他说了,三日后还会再来请你我二人到她府中!人家可是妖怪,只怕到时你我二人不想去也得去!”许公子急得大叫了起来。

李公子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可那又能如何?

想了一会,李公子眼前突然一亮:“据我所知,德胜门往西三四十里,那边有一个回龙观,观内有一个乙鹤道长,听人闻,乙鹤道长修为精湛,法力高强,四处降妖除魔,不如你我二人前去寻他帮忙?让他收了这些妖魔邪祟,保我们平安?

如今的许公子早已经是一只被吓破胆的无头苍蝇,一听说有办法保命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应允,当即二人连夜赶路,赶奔回龙观内!

故事讲到这里,笔者不得不说两句,这许公子也当真是被吓破了胆,当初老神仙雨夜救命的时候可说过了,他此次一去虽有姻缘,但这姻缘是好也是坏,不过是对是错就要看他自己的了,倘若要是有什么意外,问心莫问他人,不然必生祸端。

可如今这许公子吓怕了胆子,又哪里还会记得这句话?问了李公子,而李公子自然是为了他好,不想他受到危险,也肯定会找人降妖灭怪,可倘若他要是问自己,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到这一步!

更不会让一个好好的家庭走向妻离子散的边缘……

太白读者群:435297246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