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怒饮雄黄现原形 十八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352字
  • 2019-12-16 09:28:43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人人皆是如此,都把这面子看得重要,许公子如今家资丰富,现在回家看望妻子,自然是不能太过寒酸,待上了这一车的礼品不说,还雇了不少的鼓乐手,一路吹吹打打赶奔苏府。

而苏府这边也自然是早早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待等二人赶到之时,苏府府门大开,家奴院公,丫鬟下人皆是扫路相迎。

许公子看得开心,可这李公子却是一脸的奇怪,心中也自然是在思索这苏府是如何得知消息的?

许公子与下人们赏赐了一些东西,又和苏小姐贴身丫鬟就向府门内走去,而苏瑶琴则是怀抱孩儿,正在堂内等候。

见到婴儿在怀,许公子虽是诧异,不过随即却是释然了,自己这一走八月有余,这孩子也自然就是自己的!

苏瑶琴解释明这孩子来历,许公子也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抱着孩子左右哄笑。

这孩子也甚是奇怪,不论这许公子怎么抱着都是不哭不闹,就只是咯咯的笑着,甚是惹人喜爱。

许公子抱着孩子,看向李公子介绍到:“娘子,这位李公子是我此次海外结交的知己好友,也是八拜的交情,金兰的兄弟,不是外人,都是自家兄弟。”

李公子听见在介绍自己,连忙手持罗扇搭躬施礼:“嫂夫人在上,请受小弟一拜。”

李公子虽是在下拜,可却一直偷眼来看这位嫂夫人,不过这一看却顿时是惊为天人啊!

李公子心道:“哎呀呀,这嫂夫人果然是绝色的佳人啊!怪不得我这许兄是夜.夜的思念,日日的期盼,倘若我要是有这如此美貌贤妻,这此生又有何求?”

苏瑶琴也甚是识礼,连忙道了一个万福,二人相互寒暄了几句。

许公子一心只在孩子身上,抱着哄笑了半天,这才依依不舍的让丫鬟抱走去睡午觉。

待等孩子抱走了,许公子这才把海外之事说了一遍,而这苏瑶琴虽然知道得清楚,却也是故作惊讶的和许公子相互的聊着。

许公子将事情说完,就已经是天色渐晚,而那孩子中间也醒了几次,许公子也逗着玩了几次,只是现在天色渐晚,那丫鬟就又抱走去睡觉了。

夫妇二人长时间未见,真可谓是有着说不完的话,倒是把这李公子晾到一边,直到天也黑透了,这夫妇二人才算是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天也黑透,厨子们也早已做好了酒菜晚饭,待等二人叙完了话,这才去偏厅用饭。

三人对面而坐,不过这久别多时未见,如今相见自然是少不了喝些水酒,只是唯独这苏瑶琴的酒却还是要拿到后厨加醋才肯喝下。

李公子见得稀奇,也喊着要加些醋来,只是这加了醋的酒又如何能喝的了?

李公子刚把酒倒入口中,就差点将口中的酒喷出,而苏瑶琴却喝的毫不在乎,只是这越是如此李公子就越是生疑,总觉得这酒怕是被人动了什么手脚。

见此,李公子哈哈一笑道:“嫂夫人,在下远道而来,第一次来拜见嫂夫人,未曾带什么礼物,只带了两坛美酒,一些首饰香粉,既然大家如此高兴,不如将我那些美酒开坛,大家痛饮三百杯,如何?”

“呀,你与我夫君是结义的兄弟,也不是什么外人,还带什么东西来嘛?”苏瑶琴开口寒暄道,不过却接着随口说道:“既然是两坛好酒,自然是不能轻易打开的,不如待等我儿满月那时我们在同饮几杯如何?”

苏瑶琴本意是想拒绝,可是许公子却在一旁开口道:“哎!既然有两坛美酒,那咱们不如先喝一坛,剩下一坛留与我儿满月也好。”

不等其他人说话,许公子就对丫鬟吩咐,让她开坛取酒。

见许公子执意如此,其他人也不再说话,那丫鬟也识趣的去取酒。

没一会,这酒也就端了上来了,只是这酒端上来之时,苏瑶琴却是脸色一变!

就只见这酒虽然清香可闻,酒香四溢,可却是泛着一股淡淡红色!

见此,苏瑶琴忙问道:“李公子,这酒是什么酒,怎会如此颜色?”

“额,这酒乃是上好的女儿红,皆只因窖藏多年,所以才会比一般的女儿红颜色要有些不同。”

苏瑶琴美目流转,一直盯着李公子,见他眼神不定,心知他是在说谎,这酒分明就是在寻常不过的烧酒了,但之所以会是这个样子,就只是因为里面加了雄黄罢了!

“哎呀呀。”苏瑶琴连忙装作一副不舒服的样子,痛叫了几声道:“哎呀,想必我这是产子不久,身体不适,喝不了这多少的酒,刚才两杯喝下我这如今就已经是腹中疼痛了起来。”

见自己娘子身体不适,许公子慌忙上前查看,而这李公子却是暗自冷笑几声,随即也假意寒暄了几句,不过却又接着说道:“嫂夫人,少酌一口也好,就当做是给愚弟我接风洗尘了。”

“是啊,娘子,李兄为了这两坛酒可是费了不少的周折的,你就少喝一口,也算是你的一点心意。”许公子在一边劝慰道。

苏瑶琴见李公子说话不明,处处暗藏杀机,心知此人只怕已经生疑,而许公子又是在一边劝酒,只怕也是如此,倘若今日要是不饮下一杯,怕是只会更遭他人非疑!

其实这苏瑶琴当真是误会了许公子了,这许公子哪里是生疑了?他分明是对李公子生疑了,知道是李公子在酒中下了雄黄,所以就想让苏瑶琴饮下,也正好证明她不是什么妖邪鬼怪。

苏瑶琴坐正了身子,为难之色尽显,不过却叹道:“罢了,既然如此,那不如就少喝一口。”

苏瑶琴心想,自己这也算是有着百年的修为,就算饮下那想必也应该能有所抵挡,不至于会现出原形吧?

苏瑶琴想的很好,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是这刚刚饮下,腹内就痛如刀绞,好似弯刀在内剜搅一般!

苏瑶琴痛呼几声,心知不妙,就连忙向偏厅的床榻之上跑去,而两位公子也互相搀扶左右,只是这苏瑶琴刚一躺下就只听“噗!”的一声轻响在他体内响起,随后就只见苏瑶琴的周身上下竟然泛起了阵阵的黑气,一阵强过一阵!

那许公子看的早已呆了,万万没想到,陪着自己度过每一个夜.晚的女人竟然是妖邪!而且还为自己产下一个孩子!

李公子也看得一愣,不过他却早已有所准备,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担心许公子会受到伤害,连忙将他拽到门口,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变化。

那苏瑶琴周身上下冒着黑气,没一会,就被黑气给吞噬了,不过在这黑气之中却还是传来了她的痛呼之声,甚是凄惨!

又过了一会,那黑气散尽,两位公子互相搀扶、壮着胆子,这才敢向那边看去,却只见在床榻上躺着的竟然是一具尸骨!

不过那尸骨也甚是奇怪,别人的尸骨都是白色的,可那具尸骨却是绿色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