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生疑买酒会瑶琴 十七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470字
  • 2019-12-16 09:28:42

闲言少叙,那苏小姐产下男婴在家坐月子按下不表,咱们再说回许公子这边。

两位公子自从那一.夜惊吓后,人如惊弓之鸟一般,一路快马加鞭赶奔京城,却不料那一晚风雨后,二人突感风寒,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而这一住,竟然足有半月有余!

许公子这时才想起那番僧的话,算了算日子,现在也差不多三月左右了,当即也不敢再慌忙前行,只好在客栈内修养,而待等半月后,二人这才回到家中。

许公子带着李公子拜见了家中二老,而众人分宾主落座,酒席间,许公子将自己外出这八月间的事情说了个遍,而许家的人也是唏嘘不已,总觉得许公子是有神仙暗中相助。不过当提起神仙,许父许母也将家中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许公子这才知道,原来那所谓的神仙竟然就是自己的奶奶!

许家人是如何上香感谢祖先的事情咱们不提,咱们再说回许公子身上。

却说这许公子在家中住了两三日就耐不住了心,非要去苏府中走走,见见苏瑶琴,毕竟自己能赚这么多的钱也是苏瑶琴多次提点,如果没有苏瑶琴的本金,又如何能买得起这些货物?

许公子当即把心中想法说出,就要带着李公子前去苏府,不过这李公子却是皱起了眉毛,道:“许兄,我看这事有蹊跷,不如……你在等几日再去吧。”

“哦?这是为何?”许公子说完,就看向了李公子,发现他言谈之中似乎是有些吞吞吐吐,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事情在隐瞒自己。

“李兄,就以你我二人之间的交情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你有什么说的尽管直言,不要吞吞吐吐。”许公子见李公子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一阵气闷。

“唉!”

李公子想了半天,猛地厉声叹息一下,随即开口说道:“许兄啊许兄,当真不是愚弟我说嫂夫人的不是,只是这事真的有蹊跷!”

“李兄尽管直言,这有什么蹊跷?”许公子也好奇了起来。

“许兄,你还记得那番僧所言吧?他说嫂夫人是妖邪,还用佛火烧断了你的颈上绳索,而你却是大怒,还打了人家,可人家却说三月后你有一劫,不死也要让咱们丢掉半条命,而如今这都应验了,不是吗?”

许公子听闻却是哈哈一笑:“李兄,那和尚肯定是胡言,那绳索是老神仙送我的,与我家娘子无关!你呀,想多了。”

见许公子一副玩笑的样子,李公子却有些焦急了,连忙说道:“许兄是你糊涂了,当局者迷啊,老神仙要是能到海外救你,为何不在破瓦寒窑的时候就救你啊?还如此的大费周章,让你我害了风寒。我看你那妻子八成就是妖邪幻化,只因你真阳未曾用尽,想要盗你真阳!”

“哎,我的李兄,你当真是胡言,倘若我的夫人真的是妖邪幻化,那为何不在破瓦寒窑现身救我?”许公子见李公子越说越是无礼,而且也不像是开玩笑,也当即有了几分火气反驳了起来。

“这……这……唉……”李公子一时间语塞,也说不出来什么了,结巴了半天也只好说道:“许兄,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去见你那妻子的!你那妻子必有问题!”

说着,李公子就一把扯住了许公子,大有一副打死也不让他去的样子,不过他越是如此,许公子就越是气愤,当即怒道:“李兄啊李兄,我把你当成至交好友,无话不谈,可如今你却再三诋毁我家娘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我必要带你前去看个明白,好让你无话可说!”

那许公子说着话,也拉扯着李公子向苏府大宅走去。

有两句老话说得好,其中一句话是:色是男人一把刀,为了色字败纲常。

两位公子本就是至交好友,一路走来风风雨雨,始终是相互陪伴,可如今却为了个女人大吵了起来。而好在这李公子是个圆滑之人,知道这么说下去肯定会涉及到二人友谊,所以当即也不再辩论下去,只好陪着李公子前往苏府一探究竟。

李公子这么做,一是为了保住二人关系,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让二人断了这兄弟情谊;二是因为这李公子了解许公子,倘若自己要是坚持不去,他自己也会前往,所以他怕许公子会出什么意外,只好亲自陪同。

而另一句老话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许公子早已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哪里肯听得进去别人的话?又如何能看得清别人的面目?倘若他要是看得清,听得明,早在波斯海外的时候就应该察觉到了一切奇怪,可他却根本分不清正邪,现如今又如何肯听李公子的话?

不过这许公子今日去了也就去了,可他偏偏还带着早已生疑的李公子,也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今日一去,他们夫妻二人缘分也就真的断了。

笔者的闲话有些多了,咱们书归正传,再说回许公子这一边。

两位公子拉拉扯扯,一路走出村头,不过这李公子毕竟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当即就一改自己的态度,嬉笑道:“好了好了,我的许兄啊,我本就是和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还当真了。”

见李公子态度有所改变,许公子也放下了心,也嬉笑道:“我就说嘛,我的娘子如此贤良淑德,你怎么会听信他人谗言误会她。”

李公子嬉笑的敷衍几句,道:“罢了,既然要去看嫂夫人,那就让我去准备一些礼品,免得空着手,让人耻笑。”

李公子说着话,也不等许公子同意就向周围市集走去,不过却随口问道:“许兄,敢问嫂夫人可有什么喜爱之物?”

许公子想了一会,摇头道:“我家娘子性格温和,虽一人支撑着诺大的家业,却是个本分的妇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喜爱之物。”

“哦?那胭脂香粉,或是烧黄二酒呢?”李公子是打定了主意想探听苏瑶琴的底细,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门道,所以再三追问道。

许公子又是摇了摇头:“我家娘子很少出门,自然也很少用那些香香粉粉的东西,不过至于烧黄二酒嘛,我娘子根本就不饮酒,若是饮酒的话也肯定是要加醋的。”

“加醋?这是什么道理?我从未听说有人饮酒要加醋的?”李公子心生奇怪,连忙装作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问道。

果然,这许公子没有生疑,就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也说了一遍当日娶亲的事情,不过当许公子说到老神仙的书信之时,李公子却皱起了眉头,在无心听他往下说去。

李公子是个心细之人,虽然听出了事情端倪,却未曾直接点破,而是在市集上左右的转了起来,买了一些胭脂香粉,还有一些金银首饰,最后才买了两坛上好的烧黄二酒,当许公子问道,李公子只管说是没买到合适的东西,就随便买了两坛酒略表心意。

许公子也着急为自己娘子买些首饰,也一个人逛了起来,不过当李公子将他支开,就又去药铺偷偷买了些雄黄粉倒入两坛酒中……

直到正午时分,二人才在市集口汇合,带着一大堆的礼品,又雇了一些力工帮忙,这才向苏府赶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