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老神仙现身救命 十五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687字
  • 2019-12-16 09:28:42

话说这一日突遇风雨,许公子二人躲进破瓦寒窑内避雨,这寒窑虽破却能避风雨,二人顿时心安,慌忙在寒窑内找些干柴点燃取暖。

说来也怪,不觉间许公子就觉得有些疲倦,将身下包裹取下,找了一个墙角倚在那里安眠。

我们先按下许公子不表,再说说许公子家中。

苏瑶琴肚子一日比一日大,法力也使不出来了,不过自从知道许公子有难就日日以泪洗面,那小丫鬟找尽了办法,问尽了同类也未曾找到帮助许公子的方法,一时间也是心中难忍,只好悉心照料苏xiaopjie,盼望着孩儿早日出世,也算是给许家留下后人。

而许公子家人这边却渐渐地将此事放下,只当做是那道士胡言,未必属实。

其实人就是这样,一旦事情想开了,心里也就不再那么难受了,更何况还是没经历过那些奇事怪事的两个寻常之人,又怎么会相信那个老道长的随口断言?

却说这一日,许父正在给祖先牌位上香,刚一转身,就只听一个牌位猛然摔落在地。

许父顿时一惊,连忙擦拭干净放了回去,又点燃了三根清香插在香炉之上。

这许母在一边看的清楚,心中疑惑,低声问道:“相公,难不成是祖先想要暗示什么?”

许父看去,那牌位正是他母亲的灵位,心中很也有有些奇怪,这二十几年来从未出现过这种怪事,难不成真的是要出什么事情?

“相公,你说那老道士占卜的未必成真,可给村里人占卜的无一出错,现在两月将近,难不成真是斌儿要出什么事情?”

“胡言!”许父闻言低声呵斥一声:“咱家斌儿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再说了,你不是也听斌儿说了么?他有神仙庇佑,出门是寻大运了,又怎么会有劫运?再说了,回家之后还要娶儿媳妇过门,怎么可能命丧在外?”

许母闻言只好轻叹一声,也不好在说些什么,二人转过身回房休息。

却说这二人刚一入睡,就只听正堂之中有些声响,都不由得醒了过来,起身看去,却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坐在那里,喝着桌子上的茶水。

二人一见这老太太都慌忙下跪,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许父那过世二十多年的母亲!也正是许公子的奶奶!

不过这老太太也正是在树林之中救了许公子一命的老神仙……

见二人跪拜,老太太起身将二人扶起,面沉似水,低声道:“我的儿,多年不见,你也老了。”

许父一想起刚才牌位摔倒,连忙问道:“娘亲,多年不见,您老今日怎么会现身?莫不是孩儿有什么怠慢您老人家的?”

老太太轻轻摇了摇头:“为娘我年轻时吃斋念佛,一生行善,死后就成了此地的地仙,只是仙凡有别,所以从未现身相见。”

老太太正是此地的土地奶奶!

老太太心中有事,不敢多言,连忙说道:“前些时日来村里的老道士所言不错,斌儿确实有难,我今日前来就是赶来搭救。”

说着,那老太太将手中拐杖在地上轻轻一杵,就只见地面之上出现了一对红烛,三根清香,还有几打黄纸。

不等二人发问,那老太太就先说道:“我的儿,如今已经快二更天了,我这里有四捆黄纸,你们一会将蜡烛清香点着,每到一更就要烧上一捆,从二更天一直哭到五更鸡鸣,哭的时候要告诫斌儿,速速回家,路遇破瓦寒窑不可避雨。”

二人又要问话,那老太太就将拐杖在地上一杵,道:“我的儿,为娘身为地仙,不可过多干预此事,也不能亲自出面干涉,现如今斌儿有难,至于能不能救得回来就看你们的了。”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都不由哭出声来,只是老太太刚一说完,举着拐杖就要打来,夫妻二人一惊,连忙抱头躲闪,却是双眼一睁,同时在床上醒了过来。

二人醒来,都擦了一把额头冷汗,许父就问:“你这是怎么了?是做了噩梦了么?”

二人当下把梦境说了一番,却发现竟然做了同一个梦!

二人暗自称奇,不过心中却甚是担忧,连忙向正堂望去,正好看见一对红烛,三根清香,四打烧纸,二人又是大惊!

许父连忙扑倒在祖先牌位面前,点燃清香磕上几个头,感谢着祖先庇佑。

刚给祖先上完香,却听门外传来打更的声音,打了一下又一下,连打了多次,二人心下明白,这是二更天到了!

许父连忙点燃蜡烛清香,又将一捆烧纸点燃,二人随后就是抱头痛哭,那许母大声呼喊着:“我的儿,你速速回家啊,为娘的我想你啊!路遇破瓦寒窑千万不可避雨!”

那许父许母本就是思子心切,哭起来更是撕心裂肺,饶是神仙听了只怕也要动了恻隐之心吧!

话说两头,再说那老太太一棒将二人打醒,就将身形一闪,来在了苏瑶琴的府上。

见苏瑶琴还未入睡,而是在床上痛哭流泪,时不时地还埋怨自己,道:“唉,早知今日,我又何苦劝你出门做生意,留在这家中岂不是更好,你救我一命,我本想嫁与你报了这一命之恩,却不想这却是害了你啊!”

老太太在门外听得清楚,听了多时,叠指弹窗,也不等人说话,就随即伸手推门,走了进去,手中拐杖一挥,房内顿时灯火通明。

苏瑶琴大吃一惊,没想到会有人潜入府中,不过一看清楚来人连忙慌忙拜倒,口称:“老神仙救命!”

老太太自然是肯救命的,而这苏瑶琴肚中的胎儿也是他许家的后人,老太太见此连忙扶起,生怕动了胎气。

“不用多说,事情我已经知晓了,那许公子正是我的后人,我如今已经设法让他父母搭救,不过现在却需要你的帮忙。”

“老神仙只管说来,瑶琴必定是全力而为。”苏瑶琴哭得梨花带雨,甚是惹人心痛,不过一听老神仙愿意搭救却立刻破涕为笑。

“这件事情说来也简单……”老太太当下就把对许父许母交代的事情说了一遍,随后说道:“他们血缘连心,这般呼唤肯定能搭救许公子,只是我现在需要你驱动这方圆百里的草木精怪,将许家的呼喊传过去。”

这对于苏瑶琴不难,只是她现在身怀六甲,只怕未必能使出这么大的本事。

见到苏瑶琴的为难,老太太轻叹一声道:“瑶琴姑娘,实不相瞒,你与许公子缘分已尽,我劝你还是放下心中执念,早已投胎吧,似现在这般非妖非鬼的生活,也是无趣。”

苏瑶琴也是轻叹一声:“老神仙,不是我不愿放下心中执念,只是我那夙世的冤家对头至今未能找到,我心有不甘啊!百年前他负了我,还要了我的性命,这如何能让我咽下气来?”

老太太皱了皱眉,半天才说道:“罢了,其实许公子并不只是因为惹了那番僧才惹来这一场劫数,还因为他害了一条性命,而他害的这条性命,正是你那冤家对头的转世!”

苏瑶琴没听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皱眉,想要让老太太说明缘由,那老太太又是轻叹一声道:“百年前,你那冤家对头转世后变成了一只灵猴,日日在禅院内听高僧讲经说道,再加上本就是灵猴,听了经文更是心智大开,只是心中戾气太重,不服管教,这才被人赶了出来,几经辗转,受尽折磨这才到达波斯。而他也毕竟非是人类,心智也并不完全,他见许公子项下有你的青丝编成的网,就把他当成了你,蓄意加害,可许公子却不慎将他推入江海之中,害了他一条性命,不过你倒是不用担心,你们这一世注定不可能了却这场孽缘,但是待等你转到下一世,他必定偿还欠你的一切!”

老太太一口气说完,也不想再耽误时间,连忙让苏瑶琴催动法术,驱使这四方精灵树木给许公子报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