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鼍鼓出世天下乱 十四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341字
  • 2019-12-16 09:28:41

次日天明,徐公子二人赶奔九宫山瑞庆宫内。

道观比不上寺庙的香火鼎盛,此处倒显得几分清净,是个修行的场所。

许公子轻抚身后包裹,昨天他拆开看过,是一面黑色战鼓,鼓面画着五爪金龙,包裹之中还有一块玉佩,不过看不出什么门道,也就作罢了。

瑞庆宫内,香火缭绕,琴音阵阵,二人前后观看也不见道士出来与他们搭话,二人有些索然无味,都觉得是那和尚在和自己开玩笑,就都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李公子将包裹拆开,道:“许兄,那小和尚不让你敲响此鼓,我看着也没什么特别的,不如你来击鼓,我来清唱一曲如何?”

许公子也是一个闲暇无事之人,当即便就同意,说是亲自击鼓,只是这鼓没有鼓锤,如何击响?

二人都四下寻找起来,想要找一个可以击鼓的东西,却在这时,二人身后走来一个身着道袍,白衣飘飘的老道长,三尺白髯洋洋洒洒的飘洒在胸前,走起路来步履轻盈,仿佛迎风而至,驾云而行,好一派的仙风道骨!

二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可那老道长却是盯住了二人手中的黑鼓,拱手道:“二位小施主,你们手中的鼓可否让老道看上一眼?”

二人正为此鼓发愁,现在见老道长搭话连忙把手中的鼓递了过去:“老仙家细看无妨。”

老道长手抚长髯爽朗的哈哈一笑:“小施主谬赞了,我只不过是这山间的修行之人,担不起这老仙家之名。”

老道长接过黑鼓,上下打量,不多时,看到那一块玉佩又是冷笑几声道:“敢问小施主此鼓是不是无量寿禅寺的人给你的?”

许公子连忙点头,那老道长却是冷下了脸,怒骂一声:“当真是胡闹,他无量寿禅寺与大明朝气数相连,如今大明朝气数将尽,他竟想逆天行事,改换大明朝的运数!”

许公子不明所以,连忙问其缘由,可那老道长却是答非所问,道:“小施主可知此鼓来历?”

许公子摇头不知,那老道却说:“那小施主可知鼍鼓之说?”

许公子顿时连连点头说道:“这是自然知道的,想我大明朝百年前,明世宗皇帝嘉靖年间,安南小国不断挑衅,世宗皇帝派毛伯温先生亲自征讨,临行前写下一首诗道:‘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毛伯温先生远征安南,而因他才智非凡,最终不费一兵一卒就让安南小国俯首称臣,年年纳贡,岁岁来朝!”

许公子二人都是读书人,这些事情自然是清楚不过了,不过那老道长却摇了摇头叹息道:“此话不假,不过只说对了一半,并不只是因为才智,而是因为这诗中的鼍鼓,相传这鼍鼓的鼓面是用鼍龙的龙皮制成,只要敲响,山河动荡,江水倒流!”

许公子二人经历的事情多了,现在听人说出这些也不敢在怀疑了,都是暗暗地擦了一把冷汗,心说刚才好在没有敲响这鼍鼓,不然的话只怕就要惹出麻烦了。这是这二人却不知,这鼍鼓又岂是他们所能敲响的?

老道长接着说道:“这鼍鼓不知是何原因,自打安南一战后就在这世间蒸发,再无音讯,前些时日我听说那无量寿禅寺内有灵鼋现世,我猜想那应该是一只鼍龙,只是长得比较像老鼋罢了,而这鼍龙现世,天下必然动荡不安!”

许公子听闻连连点头,随后又说出这宝贝的来历,那老道长又是说道:“只怕这鼍鼓的去向就和这鼍龙有关,如今鼍龙现世,天下不安,又有鼍鼓出世,这足以说明大明朝气数将尽!而那鼍龙只剩下龟壳,不见四肢应该是羽化成龙了……”

许公子又问:“老仙家,那这鼍鼓为何要让我带回家中,给我后辈儿孙呢?”

老道长闻言,顿时冷笑几声:“你后辈儿孙之中必有妖邪转世,搅闹这大明江山,而那无量寿禅寺要交给你后辈儿孙的也并非是此鼓,而是此玉。”

说着,那老道长掂了掂手上的玉石,接着说道:“妖邪转世之人必能敲动此鼓,可如果要是把这块玉石戴在身上,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敲不响,那老和尚就是想保住大明的江山,同时也保住无量寿禅寺!”

李公子在一边听了半天,现在听老道长这么说,就连忙说道:“保住大明江山岂不是更好?何必让天下纷争不断呢?刀兵滚滚,狼烟四起,受苦的终究还是我们老百姓,那既然如此,就不如苟活在苛政之下,勉强还算是有个活命。”

老道长闻言苦笑几声:“小施主真是胡言,天道如此,谁敢反抗?那无量寿禅寺逆天行事,必遭天谴!而我道家讲究的是万法自然,顺天行事,不与天斗,不与天争,万事随缘,天道第一,自然是要遵照上天旨意,断了大明命数,保护新主出世!”

许公子二人都是读书人,学的都是儒家学说,自然是要谨守三纲五常,忠于国君,现在见老道长把大明朝说得如此不堪,对所谓的国家又是如此的冷漠,当即有了几分不爽,许公子就要伸手夺回鼍鼓,却不料那老道长身子一闪,直接闪到了一边去,让许公子扑了个空。

老道长看向许公子,眯着眼睛微微一笑道:“小施主真是胡闹,此乃重宝,如今出世就是为了天下苍生,既然我见到了,那自然是要被我收起来的,至于这块古玉你也别留着了,都放在我这里吧,十八年后,我收你后人为弟子,传授此鼓,断了大明运数!”

那老道长说完,身形就是一阵飘动,片刻后,竟然化作一阵香烟消失不见了!

许公子二人顿时一愣,任由他们在林中呼喊,却怎么都看不到那老道长的身影,而当二人走回瑞庆宫也问了众人,可却没有一个人说见过那老道长。

二人暗自称奇,不过这件事情却没敢说出口,毕竟事关国运,倘若随意说出口,必然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二人见这鼍鼓的来历已经弄清楚了,自然就没必要在此久留,当即返程,赶往BJ城。

这李公子是个玩心颇大的人,许公子虽然着急赶路,可这李公子却非要一路的游山玩水,本来坐车马也只是半个月的路程,却被二人走出足足两个月来,而如今也正好是三月劫数将近……

却说这一晚,走在荒野古道上,还有百里路程就要到家中,二人就在车内安眠,却不料睡至半夜竟天降大雨,就连车内也都被湿透,无奈,二人只好慌忙打马,想要找个避雨之所。

这雨来的甚是奇怪,之前还是明月高悬,可此时这雨却是越下越大,二人赶着马车,竟真的看到面前不远处有一座破瓦寒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