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重归天朝命堪忧 十二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703字
  • 2017-05-21 19:27:57

几经颠簸,许公子二人回到天朝国土之时已经是一月以后,而这李公子最先下船去当地雇来一些力工,还有去官府通报,请来一些衙役在场,这才把满船的银两搬了下来,送到钱庄存好。

这有了钱财确实不一样了,之前没钱想考个状元也是难事,如今有了钱这三班六房的衙役对二人却是阿谀奉承,前后拍着马屁。

这二人早已对朝廷失望,又岂会对这些衙役们的马屁在意?就只是给每人赏了些银两,就拿着银票急忙走人。

古人说得好,君子无罪,怀璧其罪!这二人都懂得这个道理,如今巨额钱款在手,二人也不敢在此地逗留,只是拿着一些银票存根,还有一些散碎的银两换了衣服慌忙离开当地。

离开此地没多远,就听李公子说道:“许兄,如今你想去何处?”

“当然是回家啊,难不成李兄不想回家?”许公子如今赚了这么多钱财心情大好,自然是想回家看看家中娇妻,还有那二老双亲。

李公子笑道:“许兄啊,既然已经出来了这么长时日了,那也不差在和我去趟陕西了,去我那走走,让我尽一尽地主之宜。”

许公子心中思念家中娇妻,现在早已是归心似箭,又哪里肯再去别处游玩?

许公子连忙摆手道:“罢了罢了,我可不在随你去了,我心中颇是思念我的娘子,他一人在家,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哦对了,不如你随我去BJ城吧,让我尽一尽地主之宜。”

听到许公子邀请自己去BJ城,心中不免一动,他每日里听许公子说自己的娘子是如何如何的美貌,又是如何如何的贤惠,早就想一睹嫂夫人真容了,现在又听到许公子邀请,这倒是让他犹豫了起来。

想了半天,李公子点头道:“这样也好,自打三月赶考后就再也没去过BJ城,而且那次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能看尽BJ城全貌,既然如此,那愚弟就免不得要叨扰一番了。”

许公子见李公子说的客气,当即哈哈大笑,他对这个李公子甚是喜欢,现在回到了天朝国土,即将分离,各奔他乡,他心中还着实的不舍,现在听到这位好兄弟愿陪自己回到家中,也自然是欢喜得很。

如今天色已晚,自然是不能在赶路了,二人换了身粗简布衣,又找了个脏乱的小客栈就住了下来。

这二人也是小心的很,生怕自己太过高调,引来了不必要的。

二人找到客栈投宿之时,天色已黑,再加上一路的舟车劳顿,现在也是疲倦饥饿的很,将身上包裹放好,就到大堂中点了一些小菜酒水吃了起来。

不过却听到有些人在议论,说是今天在码头附近回来了两位商旅,船舱之内竟然装有十多万两白银!

说到这里,其中一人道:“唉,这种人肯定不简单,我可看见了,那两人一脸的凶神恶相,估计就是海盗海匪一类的,在那海上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如今钱财赚够了,自然就回来了。”

这人话一出口,众人立刻附和,都说看见过那二位商旅,其中一人更为离谱,竟然还说那二人里脸上都有一条两寸长的刀疤,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二人喝着酒,都不由得摇头苦笑,心说这些人可真是胡扯,不过这些人也八成是看别人赚了钱了,心里气不过,所以就胡乱编排。

这二人都是明白人,自然不会把这些话放在心里,不过也暗暗感叹自己提前乔装改扮,不然肯定会生出什么祸端。

二人听着众人胡扯,又吃了一些酒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都有了些醉意,就想回房休息,不过刚往后房走几步,就听一个人抬高了声调,一副卖弄的语调喊道:“诸位,你们可知道,今儿九宫山无量寿禅寺内发生了一件大事!”

二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都想听个稀奇。

那人卖够了关子,洋洋得意道:“今儿无量寿禅寺内,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老鼋,我可亲眼得见,那老鼋足有大雄宝殿般大小,而且赖在了寺庙之内,怎么也不走,也没人知道是怎么来的,就说是天一黑就出现了。”

这人说完,众人又都纷纷议论了起来,说是那老鼋肯定是有灵性,说不定是神仙下凡,或者是即将要成仙得道的老灵鼋。

众人这么议论着,都纷纷吵着明天要去九宫山找那老鼋祈福,给自己添些福寿。

许公子二人对视一眼,也没说话,都向房间内走去,不过二人却想到了一起去了,明天都打算去一趟九宫山,也要去看看那老鼋是什么模样。

二人已经决定,自然不在多说,各自回房歇息不提,且说许公子家中二老。

自从许公子一别如今已经是六月有余,二老见不到孩子回来心中焦急的很,可是又无从寻找,只好耐着性子在家中等待。

却说这一日,来了一位云游的老道长,是为了化缘而来。

那老道长倒也有几分仙风道骨,骨道非凡的样子,只是当时正是明朝末年,朝政腐败,苛政猛如虎之时,又恰逢年景不好,百姓苦不堪言,有哪里有闲钱施舍一个云游的道长?

这道长在村中化缘了几日,不见斋舍,心中有些气闷,只是不知从何处弄来了一些竹竿布料,在这村中搭建起了一个卦棚出来。

那老道长口气也不小,在卦棚前写下一首诗:

“天干地支解生死,六个铜钱问前程。

莫言汝是神仙命,任我弹指断阴阳。

看尽世间众生态,半痴半傻道天机。

逢人若问名和姓,自在逍遥一散仙。”

这村里人也有不少的读书人,见这道长口气竟如此狂妄,竟然能解生死,问前程,断阴阳,也都来找这老道长来算上一卦。

这老道长也确实不是等闲之辈,三言两语之间竟能将每人的家中之事说的不差分毫,在这小村子当中也是轰动一时。

老道长在这村庄之内一连住了三天,每日里都是待在卦棚内给人算卦,也赚了不少的银钱,却说这一日,这老道长见天色已晚,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想离去,却见打村子深处走来一老妇。

这老妇不是别人,正是许公子母亲,而他也是为了来算一算许公子现在如何。

这老道长也是个怪人,偏说自己钱财已经够了,不想再问卦了,免得泄露天机太多。

老道长是个倔强的人,但奈何不住许母的苦苦哀求,只好帮忙起上一卦。

老道长将六个铜钱放入竹筒内摇晃三下,再缓缓倒出,看了多时,那老道长咂舌皱眉道:“唉,老夫人,不要再等了,你家公子虽然目前安然无恙,只是两月后有一死劫,必死无疑!大罗神仙也是无用!你速速准备后事吧,两月后向南去百里,可替令郎收尸!”

许母顿时泪如雨下,慌忙问求缘由,却见那老道长连叹三声,半天才说道:“唉,这件事情我本不该多说,但收人钱财,自然是铁口直断,令郎虽然大运在身,也在海外求得大运,只是奈何他得罪了修行的大德之人,人家要他性命,正巧两月后令郎有一劫运,虽不至有性命之忧,但那修行之人却是精通法术,届时必要他性命!”

许母闻声大哭,连忙求老道长搭救一二,不想让自己孩子白白丧了性命。

那老道长又是叹息一声道:“唉,请恕在下无力施救,令郎命数如此,我无力与天做对,救不得他的命数,哪怕是神仙下凡也不敢与天做对!”

说罢,那老道长不愿多言,慌忙收拾包裹就向村口走去。

那老道长虽然年岁颇大,但是走起路来却是健步如飞,许母体力不竭,追了一会也就追不上了。

许母回了家,把问卦的缘由和许父说了一遍,老两口是抱头痛哭,久久说不出话来。

只是二人却没看到,二人把话说完,门前的一株小草微微一闪绿光,就化作一阵青烟向瑶琴xiaojie的住所飞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