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功德圆满轮回至 十一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580字
  • 2017-05-19 20:36:34

二人兜兜转转回到孙府之中,不过回来这一路之上,所有的路人都是对二人侧目观看,而且还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眼神也是怪异之极。

孙府上下的人对这二人已是熟悉的很,不过此次回来,众人也都是频频定睛观看二人,这倒是让二人奇怪得很,可奈何语言不通,他们也问不出什么。

回到卧房,没一会,一个下人就走了进来,大致意思是孙爷请二人前去叙话。

正堂之中。

孙爷正坐在椅子上品茶,见二人归来,连忙站了起来,示意二人坐下,随后孙爷就把目光锁向了许公子身上,看了半天,许公子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孙爷,我们回来这一路之上也都是有人这么看我们,回来了,下人们也是如此,可奈何语言不通,不知为何?”

孙爷尴尬一笑,收回了眼神,奇怪的道:“许爷,我发现你身上竟然散发着一股香气,而且这香气很好闻,竟然可以让人安神,闻起来特别好闻,这是怎么回事?”

自打二人回到府中孙爷就已经闻到了,而且这整座庭院之中都是异香扑鼻,所以就问了下人是怎么回事,这才把二人请来叙话。

许公子与李公子二人对视一眼,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二人根本就没闻到啊?

孙爷看出了二人的奇怪,连忙问道:“两位爷,你们在外面是否遇见了什么奇遇了?这种香气我可从未闻过。”

许公子一听孙爷这么问,顿时一肚子火也找到了宣泄之处,就把和那番僧的所有事情说了个遍,不过当他说到脖颈上的小珠子时,孙爷却是眼前一亮,当即说道:“许爷,麻烦您给愚兄我上上眼,看看那是个什么宝贝?”

许公子二人在这里住了一月有余,和这孙爷早已相聊甚欢,自然也不会多想什么,就把怀中的小珠子递给了孙爷。

这小珠子许公子也没仔细看过,因为苏瑶琴交给他的的时候就已经被绳索绑的严实,根本就没机会看清,如今拿出来才看出来,那就是个乳白色的小珠,约有中指大小。

孙爷拿在手里打量了一会,又闻了闻了,正是这东西散发出来的香气,随后又舔了舔,不过他这一舔之后,整个人顿时愣在当场!

“哎呦呦,不得了了,宝贝啊!”孙爷当即怪叫一声。

二人看向孙爷,就只见孙爷一改往日的稳重,激动的喊道:“二位爷你们是不知道啊,这东西有个名字,名叫鳌鱼珠,相传,只有活了一千年的鳌鱼肚子里才会有这种宝贝,多一年少一年都不会有,而且带着这东西下水能避水,倘若要是得了重病,或者是中了剧毒,只需要把这东西放入水中蘸一蘸,然后再把水喝下,就可以百邪不侵,百病不生,百毒不扰。”

这孙爷说得来劲,二人却跟听天书似的,听的瞪大了眼睛。

孙爷见二人不信,叫下人端来了一大盆水来,孙爷就把小珠子放入进去,眨眼间,那满盆的清水竟然都变成了乳白色。

二人看的来劲,孙爷也是一脸的激动,又把小珠子握在手里再放入水中,就只见盆中的水竟向两边分开,真就是可避水!

许公子是个读书人,哪里见过这种奇观,当即大叫了起来:“宝贝啊,当真是宝贝!”

孙爷把鳌鱼珠还给了许公子,又听许公子说了这鳌鱼珠的来历,就感慨的说道:“唉,我早就听说附近水域有一头鳌鱼在里面修行,不过一直都把这件事情当成个传说,却不想竟是真事,而且还被人所杀,就连体内的鳌鱼珠也落在了许爷你的手中。”

许公子也是一阵感慨,万万没想到老神仙会把这么贵重的宝贝送给他,不过他转念一想就问道:“这东西一直在我身上,已经一个半月了,可为什么之前从未闻到过什么香气?”

孙爷一脸的凝重,想了半天才说道:“估计是你那个老神仙不想让人知道宝贝在你身上,所以作法将香气掩盖,也就是那些绳索,可如今绳索被烧尽了,香气也就遮挡不住了。”

孙爷这话不假,苏瑶琴确实是担心许公子会怀璧其罪,遭人暗算,所以就用头上青丝编织成网遮挡住了香气,却未曾想到这半路杀出一名不知来历的番僧,烧尽了绳索。

李公子在一边说道:“那为何我闻不到这香气呢?”

孙爷这次没说话,估计他现在也想不明白。

孙爷又和二人闲谈了几句,一个劲儿的夸赞宝贝,不过随后就说道:“许爷,在下有意出钱买下这宝贝,不知你是否愿意出价呢?”

“额,这宝贝不能卖啊,是老神仙所赠,我自然是要带回去的。”许公子想都不想就说了出来。

孙爷哈哈一笑道:“许爷可能是不好意思出价,这样好了,在下愿出白银十万两!如何?!”

“卖,许公子愿意卖!”许公子刚想开口拒绝,身旁的李公子却连忙喊了起来,见许公子还想说话,就偷偷的打了一下他,用眼神示意他别再说话。

买卖已经谈妥,不过这许公子却是一肚子的火气,只是不好当面发作,三人又是闲谈了几句,许公子就匆匆告退回了卧房之内。

见许公子一个人生闷气,李公子苦笑道:“我的许兄啊,你也不想咱们现在是在哪里?”

没等许公子说话,李公子又解释道:“咱们现在可是在波斯境内,而且这孙爷也是这波斯有名的富商,他之所以出价购买,只是因为还想和你日后有商业往来,不好撕破脸皮,可如果你要是不肯卖给他,只怕咱们就不能活着离开波斯了!”

李公子说的一脸严肃,不过说的也是实话,更不得不说他为人圆滑,这孙爷是波斯的地头蛇,如今对着宝贝已经是动了心了,倘若要是买不成,就真的有可能会起杀心!

听了李公子的解释,许公子也算是不再那么生气了,不过这波斯确实呆不下去了,在这么呆下去,只怕还会再起风波。

二人又在此小住了两三日,几日后,就提出了返程,而这孙爷也算是重情重义之辈,忙着帮二人雇船,打点一切不说,还亲自送二人远去,直到商船不见了影子,这孙爷才转身离去。

二人的船行驶在海面,穿舱内装满了金银,而他们为了安全也没和人同行,船上除了他们二人,也就是一个波斯老船长。

而二人之所以选这么一个老人家,也就是为了安全,不想在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倘若这老头见财起意,二人也不用担心。

话说两头,再说回苏瑶琴这边。

且说这苏瑶琴在房中闷坐,而许公子已经外出五月有余,如今她的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了起来,而这一日,小丫鬟急忙跑了进来,见苏瑶琴正在床上躺着,道:“xiaojie,给您道喜,我看咱们家的那棵大树如今枝繁叶茂,只怕你投胎转世的时间要到了。”

苏瑶琴点了点头,似乎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不过却不是一脸的高兴,而是深深的有仇:“那鳌鱼在海中吃人无数,搅闹得四海不安,如今我斩杀了那孽畜,也算是功德一件,所以大树才会枝繁叶茂,只是我现在心中怨气未消,纵然是功德在身也不能去投胎转世,不过……”

“不过什么?”小丫鬟连忙问道。

苏瑶琴皱了皱眉,说不清的复杂神情,担忧道:“不过这功德颇深,我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了,估计这孩子降世,就是我再入轮回之时,只盼夫君早日归来,与我在见上一面,也好让我了却牵挂,重新做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