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怒打番僧种恶果 十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435字
  • 2017-05-19 09:42:47

这孙爷想着许公子能弄到这些不凡的玉石,就有意交好,达成长久的合作关系,便就留着许公子在此小住一段时间,而这许公子也是个玩心颇大之人,既然来了这波斯境内,自然是要好好看看这异域风情,这一住,就足足一月有余,而且这人嘛,一旦有了钱也不免气粗了起来,在这波斯城内挥金如土,与李公子可以说是夜夜笙歌,倒也快活一时,颇有乐不思蜀之意。

且说这一日,许公子二人走在波斯城内,迎面走来一个僧人打扮之人,而且这个僧人的打扮和寻常见的僧人也不一样,看起来却像是个西域番僧。

二人迎面走来,在这异国他乡能遇到天朝之人也是倍感亲切,都忍不住互相打量了起来。

许公子二人是个知书达理的读书人,走到跟前虽然没说话,却是微微点头示意,不过那番僧却是把手一抬,拦住了二人的去路。

那番僧看着许公子仔细打量了几眼,双手合十道:“这位公子,我见你头顶黑云,周身上下又有妖邪气息弥漫,怕是你是被被妖邪缠身已久!”

许公子顿时一愣,不过又一想,这僧人只怕是流落这异国他乡想化缘一些钱财,随手向怀中摸了进去,掏出一些散碎银两来:“上师休要胡说,在下是个读书人,自有文圣庇佑,又怎会被妖邪缠身,这些散碎银两是在下的一些心意,今日就送与上师了,也算是为了积攒一些功德。”

那番僧又是双手合十道了一声佛号,随即就伸手将许公子的手推了回去,道:“善哉,多谢公子善心,只是贫僧并非是为了钱财,只是为了渡你。”

“渡我?哈哈,上师,我有何等机缘,能让上师前来渡我?”许公子起了兴趣,见番僧不要钱财,就又把银两揣了回去。

那番僧道:“公子,你虽有妖邪气息缠身,但是头顶之上却有一丝七色佛光,我见你与我佛有缘,故此,今日便要渡你,倘若修行个几年,必然超脱世俗。”

李公子也起了兴致,连忙在一边插话道:“上师,那您看看我,我是否也与我佛有缘呢?”

那僧人苦笑摇了摇头:“施主玩笑了,你与我佛无缘,不过我看你面向不凡,身有几分反骨,只怕你日后会有个反贼做后人,反了那大明朝的江山……”

“呸,你这大胆的番僧满口胡言,我家祖上世代忠良,虽与仕途无缘,却也是忠于我大明王朝,又岂会做那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反贼!”

李公子听得恼怒,断声大骂,要知道,如果这话要是在天朝土地上说出,只怕是杀头的大罪啊!如今好在是这波斯境内,不然的话真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那番僧也不恼怒,微微一笑看向许公子:“公子,我看你已经是被妖邪缠身已久,今日不如就随我出家修行吧,我保你性命无忧。”

见这番僧满嘴胡话,许公子也有了几分恼怒,厉声问道:“你这番僧,你口口声声说我被妖邪缠身,那你倒是说说这妖邪是何人?她如何缠的我?缠我又为何事?”

那番僧也不说话,一边打量着许公子双眼,一边手中摆弄着佛珠掐算了起来,而许公子也与这番僧对视了着,只是看了这一会,许公子就只觉浑身一阵冰冷,仿佛坠入万丈冰渊一般!

“咝!”许公子倒吸了口冷气,心中念叨着:“这番僧好生厉害,双眼如炬,幽深之极,仿佛能洞察这世间一切一般!”

见许公子这个样子,那番僧突然“哈哈哈”仰天大笑了起来,笑道:“施主,我知道了,那妖邪就是你的妻子,你与她夜夜欢好,现在自然是妖邪气息缠身!”

“胡言!”许公子怒骂一声,与那番僧又是对视着:“当真是胡说八道,我家娘子贤良淑德,出身名门,你要说她是妖邪,可有证据?!”

许公子当真是怒了,全身上下气的一阵哆嗦,和那番僧大有剑拔弩张之势。

那番僧又是哈哈大笑:“公子休要恼怒,我虽没有证据,但是你身具七色佛光,你那妻子与你欢好只怕是为了盗你真阳,偷你佛光,亏了你今日遇见了贫僧,不然就让这无耻的妖邪得逞了……”

“啪!”

那番僧越说越是得意,说着就又要仰天长笑,许公子却听得愤怒,他可受不了别人这么玷污自己娘子的名声,当即一个耳光扇出,打的那番僧顿时一愣。

许公子是个读书人,但是打起人来可不手软,把手指捏的嘎嘣作响,若不是李公子拦着,只怕这许公子又要打了上去。

那番僧显然是被打愣了,捂着左脸半天不语,不过见许公子那状似癫狂的样子也是一阵火大,在他身上又是打量一番,随即大怒道:“好好好,你个后生既然想看证据,那今日我便让你看个够。”

说着,那番僧拿手点指,指向许公子脖颈之上的小珠子,随即就只听“噗”的一声微响,那小珠子上的绳索竟兀自的燃起火来。

番僧大声喝斥道:“你这痴人,我本想指点你一二,收你为徒,却不想你竟敢出手打我,今日我让你看个明白,我这佛火只烧妖邪不伤人,而这绳索就是你妻子的头发,这你该相信我了吧?”

这许公子又岂能轻易听信他人谗言?再说了,送给他小珠子的是“老神仙”,又不是苏瑶琴本人,当即又是大怒,张牙舞爪就又是扑打了上去。

不过这说来也怪,他脖子上虽然烧起了火,可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仿佛真如那番僧所说一般。

那番僧面红耳赤,估计是从未受过如此委屈,见李公子在一旁拉扯,连忙一边逃跑一边大喊着:“好好好,看来我真是多管闲事,不过今天这一巴掌我迟早是要找你讨回的,今日你命数不该绝,待等三月后,必有一劫,届时我送你下地狱!”

许公子也是大声怒骂着:“你这无礼的番僧,我告诉你,我有神仙庇佑,你休想要我性命!”

那番僧嗤鼻一笑:“好小子,还把妖邪当神仙,不过那妖邪就算能救得了了,我也要你半条命!不过你要记住了,日后你迟早是要皈依佛门的!”

那番僧身影早已远去,声音也是越来越远,可许公子却还是不解气,气的浑身发抖,身如抖糠一般!

李公子在一旁出口安慰道:“许兄休要当着,他还说我家里要出反贼,可我李家世代忠良,而且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这怎么可能?说你娘子是妖邪,那又怎么可能?是妖邪能劝你出来做生意?估计早就把你留在家里养了起来,日日盗取你的真阳修行!至于他说你日后会当和尚,估计也是胡说八道,家有美妻不说,如今还是腰缠万贯,谁会舍得这富贵荣华的日子去做一个苦修行的僧人?”

听了李公子的劝说,许公子这才消下了气,不过脖颈之上的小珠子已经掉落在地,二人连忙捡了起来这才向孙府走去。

只是这二人不知,这番僧今日的所言日后都将会成真!而且这许公子打了这番僧一巴掌也给自己种下了一场恶果,甚至险些丧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