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百斤顽石万两银 九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392字
  • 2017-05-16 21:42:59

且说这许公子,本来就有些酒醉,回到船舱之中又喝了些酒,如今早已是酩酊大醉,一个人倒在船舱之中睡了过去,而过了会众人也都回来了,不过大家都怪罪这许公子得罪了孙爷,也都没人管他,唯有这个李公子将衣物脱下给许公子盖上了,又找了个枕头垫在脑下。

到了次日天明,众人早早起来打算上街变卖商物,而这李公子走到了许公子身前,却怎么也叫不醒他,就只是呼呼大睡。

众人语气颇为冷淡,拉扯着李公子就向船下走去。

还没等众人走下船,就只听外面传来一阵吵闹之人,众人向外看去,就只见一辆雕花车马迎面走来,跟在后面的还有一众奴仆。

众人看得分明,认识这车马正是孙爷的坐骑,众人当即心中忐忑,暗骂许公子不厚道,惹了这位地头蛇,如今这孙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到众人下船才来,看来此次来这波斯怕是要做不成买卖了!

车马停在了码头前,孙爷撩开帘布打车内走了出来,正向大家走来,船上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其中一人脸色难看,努力挤出一丝笑意,上前一步拱手道:“不知孙爷今日大驾所为何事?”

此人昨天和那孙爷相聊甚欢,正是坐在孙爷旁的陈爷。

孙爷面沉如水,颇为严肃,在众人中一扫,唯独不见许公子,脸色又是一沉,心说:“罢了!看来这许爷当真是动了肝火了,竟然都未曾出来见上一面。”

“诸位爷,谁见到昨晚那位许爷了?”

孙爷这答非所问,众人心中都顿时一禀,暗道不好,看来这孙爷确实是来找麻烦的。

刚才说话的那位陈爷连忙摆手道:“孙爷,那许爷只是半路与我们搭船的,我们和他不熟啊,您有什么气可别和我发,而且他人现在就在船舱之中,你要是为了泄昨夜之愤,那这个人是杀是剐您随意……”

孙爷一阵尴尬,看来这些人是误会自己了!

孙爷刚想解释,却听其他众人也是连连摆手,说与许公子不熟,千万别牵连到大家。

孙爷原本是想解释两句的,但是一看到众人这副模样心中也是颇为不爽。虽然为商者,唯利是图也,可这些人在海上漂泊这么长时日,同吃同住,竟如此薄情冷意!

孙爷冷哼一声,拿眼冷扫众人,却唯独见一人面目清秀,一身的白袍,头戴三寸文生公子巾,不卑不亢站立原地,一脸的鄙夷之色看向身边众人。

孙爷暗道了一声好,这才是真汉子!

连忙对那人拱手道:“敢为这位爷怎么称呼?”

不等那人答话,就听众人说道:“这人姓李,和那个许爷来往甚是密切,我们和他也不熟啊。”

不错,那人正是李公子。

李公子上前一步,冷眼扫过众人,随即就是冷哼一声,对这众人大骂:“你们这帮奸佞小人,唯利是图,许公子平日里与你们也算不错,到了此时竟然说不认识,呸!”

说着,李公子又对孙爷拱了拱手:“孙爷,您是这波斯境内有名的富商,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那朋友,我愿将所有商品皆送与您……”

不等李公子说完,孙爷一步迈上商船,握住了李公子的手哈哈笑道:“李爷,这满船的人唯有你才是真汉子啊,实不相瞒,许公子那石头我看了,当真是稀世的宝贝,我此次前来就是给许公子道歉的,希望许公子能将那玉石卖与我。”

众人被李公子骂得面红耳赤,不过现在又听孙爷这么说却是一头的雾水,连忙问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孙爷却懒得和众人说话,与李公子手挽手,二人走进出船舱之内,身后奴仆更是将众人拦在船舱之外。

二人走进船舱内,不过却是一愣,发现许公子正背靠着一些被褥定睛看着二人。

“许兄,你醒了?怎么样?现在还难受吗?”李公子走到一边,倒了杯水给许公子。

后者看向李公子的眼神却满是复杂,半天了才吸了口气说道:“李兄啊李兄,我许某人何德何能,竟值得你为了我怒骂众人,拿上货物为我求生?”

李公子哈哈一笑:“许兄你无需多想,我与你一见如故,恍如多年兄弟一般,况且你也待我如友,这区区的一些身外之物又算得了什么?”

许公子眼角湿润,良久,道:“李兄,如今如此,你我二人不如撮土为香,在这异国他乡结为异姓兄弟。”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相聊甚欢,倒是把这孙爷晾在了一边,现在一听二人要结拜,连忙说道:“哎呀!在这波斯境内何须撮土为香?我这就安排下人摆上香案,准备一切应用之物。”

这许公子也当真是动了肝火了,他这时运不济,名落孙山,而现如今又在这异国他乡遭人冷落,受妖媚欺辱,他又怎么不生气?现在见到这孙爷前来也更是生气,自然是一句话不说,唯有李公子说二人君子之交淡如水,不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这才没让孙爷去准备一切应用之物。

这许公子的态度一眼就看得出来,而这孙爷竟也不生气,当真是好脾气,不过更多是他对那些顽石也是动了心了。

见许公子不说话,孙爷上前一步,坐在许公子身边陪笑道:“许爷你莫动肝火,昨夜之事确实是在下的不对,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慢待了您,还请您见谅。”

常言道,举拳难打笑脸人,如今这孙爷不只是笑着脸,更是低声下气的赔着不是,这许公子纵然是有天大火气的也算是消了一半了,语气缓和了一下说道:“哪里,昨夜之事也确实是在下酒后失礼,孙爷没生气也是在下的福气。”

“哎呀呀,哪里哪里,我又怎敢生气,确实是我有眼不识金香玉!”

二人寒暄了几句,这许公子的态度也算是缓和了下来,不过这孙爷毕竟是个老商人了,见许公子态度缓和了,连忙趁热打铁说出了来意:“许爷,我当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您那些玉石确实是宝贝啊,就是不知道您多少钱卖?”

这许公子早就听见二人说他的顽石不简单了,心里也是急了半天,可这个孙爷是个老油条,说了半天也不说到正题,倒是把他急个够呛,现在一听问玉石,就连忙套孙爷的话:“哦?哈哈,没想到孙爷还看出了我的宝贝,只是孙爷可知道那是什么玉石?”

许公子今日也算是聪明了一次,他现在都不知道那顽石是什么玉石,自然不好说价,那倒不如先套.套这孙爷的话。

许公子这一句话算是给孙爷问住了,这孙爷也算是看尽了宝贝,可是这种玉石却从未见到过,而且昨天晚上这孙爷一夜未眠,找了不少的行家鉴定,可惜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孙爷不知道怎么说,尴尬了半天只好说道:“这……唉,这东西晶莹剔透,夜晚还发出莹莹绿光,而且坚硬非凡,还散发阵阵幽香,……唉,算了,其实我也没见过这种玉石。”

“什么?你也不知道?”许公子顿时大惊,不过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连忙干咳一声道:“哼,谅你也不知道。”

许公子撤了句话谎,只是没想到这个孙爷却连忙恭敬地问道:“还请许公子指点”

这孙爷一句话顿时就难为住了许公子,他只是想掩饰自己的失言,却没想到这人还叫起真儿来了,一时间支支吾吾也说不出来什么。

这李公子和许公子相处了一段时间,看他这个样子也知道他是在说谎,为了不让孙爷看出门道儿,连忙在一边说道:“此物名叫:夜明香玉,是我天朝的国宝!”

李公子纯粹是在胡扯,临时编的一个名字,不过这名字倒也贴切,夜晚发光不说,还有香气,这不就是夜明香玉?

见李公子为自己扯谎,许公子也连忙在一边胡扯了起来,二人一唱一和到也把这个商人给唬住了。而孙爷一听是天朝国宝,就连忙问道:“不知许爷多少钱能将宝贝卖给我?”

许公子又犯难了,半天了才伸出一根手指:“不如一两银子……”

“哎呀呀,许爷您这是还在生我的气啊,在下是诚心要买,您就出个价,不论多少,我都愿意。”

许公子顿时一愣,心说坏了,自己还说少了!

其实许公子想的很简单,这一大堆石头我就是一两银子买的,如今一两银子一块,我这不是赚了么?可没想到这孙爷竟然还嫌自己说少了!

李公子知道许公子不懂做买卖,为了掩饰尴尬拍打了一下许公子哈哈笑道:“许兄,别再玩笑了,天大的气咱们也都消了,出个价吧,卖了玉石就回去。”

许公子尴尬一笑,再次伸出一根手指:“那不如……一……”

“好,一百两就一百两!”孙爷连忙握住许公子的手,生怕他反悔似的。

许公子又是一愣,刚才他本来是想说十两银子的,可没想到看到伸出的一根手指就说了一个“一”字……

看这孙爷答应的干脆,许公子差点气的捶胸顿足,心想自己肯定是说少了,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是不敢想啊,一两银子买来的东西,现在变成了一百两一块!这岂止是赚了啊?!

待等三人出去,外面已经站满了人,都是过来看热闹的,孙爷怕旁生枝节,就唤来了下人,帮许公子把两大麻袋的玉石抬到他的府上,顺便再将二人也接到了府中,让二人小住几日。

到了孙府的时候,这许公子就更是傻了!他原本以为这些玉石是按块卖,却不想做玉石买卖的都按两卖!

孙爷也看出了许公子不懂行,过完秤后就告诉许公子是按斤卖……不过就算如此,这两大麻袋的顽石也是卖了几万两雪花银!

这还当真是应了那句:黄金有价玉无价啊!

看着白花花的银子,许公子简直如同做梦一般,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却也只是小小的一哥运数罢了……真正的大财是在他脖颈上的小珠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