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孙爷府内受冷落 七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742字
  • 2017-05-15 20:26:39

众人死里逃生,过了些时日也都安下了心神,而许公子也是如此,也把这一切看开了,待等到了波斯再做打算。

而众人安下心神,又都想起了那鳌鱼,不由问那人何为鳌鱼?却见那人摇头道:“你让我说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据书中所说……”

据《列子,汤问篇》记载:上古时期,在渤海东边,不知道几十万里的地方,有一个大壑,名叫归墟。而大地上八方九州原野的水,乃至天上银河的水,全都流注在归墟里面。

在这归墟里又有五座神山。第一叫岱舆,第二叫员峤,第三叫方壶,第四叫瀛洲,第五叫蓬莱。这些山的高低和周围的面积都是三万里,山和山之间相距七万里。山顶平坦之地为九千里,而在山顶之上住着仙人和神人,这些神人都住在金玉所建成的台观里,吃着长生不老的仙果,头戴着万年不败的鲜花。这些神仙经常在五座神山间飞相往来,但它们也有苦楚。

因为这五座神山都浮在水面上,无根无脚,随波逐流,随风飘荡,万一漂向北极,沉没在大海里,神仙们就再也没有居住的地方了。于是,神仙就去向天帝去哭诉。天帝便命海神禺疆捉了十五条大鳌鱼,三条鳌鱼为一组,用鳌鱼把五座神山顶起来。六万年轮流更替一次。也就是设法把神山压在鳌鱼背脊上,这样一来,五座神山就再也不会沉到海底了。

这就是鳌鱼负山的故事!

而又据《山海经》记载:在北海地区有一个龙伯国,龙伯国的人身材特别高大,都是像夸父族一般。

他们从北海到归墟,走不了几步就到了五座神山所在。

龙伯人听说这里有鳌鱼,很感兴趣,就用巨钓,钓走了六条鳌鱼,合起来背在背上赶忙回到了他们的龙伯国,把鳌鱼杀了,在鳌鱼的硬壳上灼灸了一些洞烟,用来占卜吉凶。

因为少了六条鳌鱼,原来顶戴着岱舆和员峤两座神山就失去了依附,漂流到北极,沉没在大海之中。

这一场意想不到的灾祸也使世上五座神山只剩下三座,也就是现在的方壶、瀛洲、蓬莱三岛。

众人听这人说完都是暗自咂舌,没想到这东西竟有如此来历,就只听那人接着说道:“据说这鳌鱼分做雌雄两种,雌鳌鱼,龙头鱼身芙蓉尾,雄鳌鱼则是龙头鱼身葫芦尾,我看这东西就是个雄鳌鱼,不过不论雌雄,据书中所说,这东西如果翘起尾巴,东海之上就会升起一座小岛,如果挺起身子东海就会升起一大片陆地,如果喝一口海水,就会让大海如退一次潮水一般,但如果要是在海中翻腾起来,就会搅得龙宫地覆天翻,而这东西的本事比龙还要大,就连龙王也是无可奈何。”

许公子听得心惊胆战,连忙问道:“你说这东西吸口水就会让大海退一次潮水,可我看这东西好像也不是很大啊!”

那人也是直说奇怪,半天才说:“可能这东西还没长大,也或者是书里说的不准确,不过这东西确实很危险。”

众人听说危险,又都是面相大明朝方向再三叩拜,说是感谢老神仙救命之恩,也希望老神仙保佑着众人,此行回来之后若能富贵,必然给老神仙修建寺庙。

许公子商物尽数都落入水中,众人也不再像之前那边对他讨好,而许公子也落得清静,每日里不是坐在船板上看海面,就是和李公子闲聊攀谈。

且说这些行人一路前行,终于,大半个月后终于赶到波斯境内。

刚到波斯,众人都忙着搬运物品,准备下船变卖,而许公子一个人落的清净,干脆把东西都给了李公子,让李公子一个人去,而他则是留在船上。

李公子劝许公子也陪他出去看看,而许公子则是再三拒绝,其实不是他不想下船出去,而是他身上银两不多,这些钱还得留着坐船回去。

李公子看出了许公子的心事,就在怀中掏出一些散碎银子给他,而后者却没好意思收下,直到李公子说道:“你这一箱布匹我买下了,这些银子给你。”

许公子心中颇为感激,见李公子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再不收下就有些不识抬举了,只好跟随众人下船。

只是下船之时这许公子就突然觉得在此地人生路不熟,别再遇见了什么歹人,就顺手在麻袋之内拿了一块约有拳头大小的石头揣入怀中,当做防身的东西。

众人刚刚走下船舱,却见一个黑发碧眼之人迎面走来,看面相却是三分中国人面貌,七分波斯面貌,身形高大,约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在他身后还跟随着颇多的下人。

其中一人低声解释道:“诸位都把眼睛擦亮了,少说话,这位爷名叫孙希德,一半是咱们天朝血脉,一半是这波斯血脉,是这波斯境内有名的富商,这人不可得罪!”

那人说着话,那孙爷就已经走到跟前,对着满船的商旅微微拱手:“诸位爷你们来了?孙某前来请诸位到府上一叙,饮上几杯水酒。”

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位孙爷,不过刚才听那人说这孙爷如此不简单,现在还要请大家吃饭,一时间都有些受宠若惊,唯独刚才说话那人,上前拱手答话:“孙爷,承蒙您厚爱,还亲自前来邀请,我等自然是过府一叙。”

原来这个孙希德有个规矩,只要来的是天朝商船,不论身份如何必然是要请到府中喝杯水酒,一来是表示自己对天朝的尊重,二来也是为了自己的生意打下基础,而且只要是他请的人,必然是要去的。

那孙爷哈哈一笑,随即对着身边的奴仆说了几句波斯话,就见那些下人找来了车马,将这一行人请到车内。

闲言少叙,且说这几人到达那孙爷府内,见府内摆设皆是天朝建筑,众人被引到正堂,奴仆们又端来了一些茶水给众人。

不多时,正堂之内就支起了一张近三四米大小的圆桌,众人纷纷入席落座,不过这国有国法,行有行规,亘古不变,这商界之中也有一个小规矩,就是主人坐在上首,也就是面对着大门,那在他身边的就必须是最有钱的人,也可以说是商物做多的人,而许公子所有的商物都被毁入水中,被众人挤兑着坐到了最尾端,也就是背对着大门,与这位孙爷对面而坐。

酒席宴间,众人说说笑笑,唯独许公子心中不是滋味,心说:“自己这算怎么回事?本来是到海外寻大运发大财的,可如今却落得个受人奚落的下场,这还不如当时让自己吊死在古树之上。”

老话说得好,心中烦心事,美酒解忧愁。

没人搭理许公子,许公子便就一人自饮自酌,不多时,许公子就已经是有了三分酒醉。

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只要喝下了酒所有的烦心事都会想起来,如今许公子喝的三分酒醉,就不由想起了家中二老,以及那美艳娇妻,想了多时,更是忍不住落下泪来,一个人擦起了眼泪。

孙爷一直都在和大家说笑,而此时突然听见有人抽噎之声,拿眼角冷扫,正好瞧见许公子一个人擦拭眼泪。

其实早在最初孙爷就注意到了许公子,只是这商人嘛,都是以利益为主,见许公子坐在最末端也知道是个小商贩,所以就没说什么,可如今在自己府邸之中抽涕起来,这让自己面子也不好看啊?

孙爷放下酒杯,问了身边的人:“王爷,敢问这位爷是做什么买卖的啊?”

孙爷言语中已经有了三分怒意,旁边之人见此,连忙打趣道:“哈哈哈,你说的是许爷啊,这位爷可不简单,做的是玉石买卖。”

这位王爷也是个好人,在这波斯境内最不缺少的就是玉石,可他这么说就是想抬高许公子的身份,也同时希望这位孙爷不要较真,得过且过。

不过却不想这孙爷常年在海外,哪懂得天朝话的深意,饶有兴趣的问道:“哦?做的玉石买卖,实不相瞒,我孙某人在这波斯内也有两家珠宝行,那这我可要开开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