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瑶琴现身斩鳌鱼 六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762字
  • 2017-05-14 20:31:23

许公子二人忙问什么是鳌鱼?

却只见那人一脸的可怖说道:“鳌鱼这东西的来历说不清,但是依照书中所说,这东西早在上古时期就已经存在了……”

那人还没来得及解释什么是鳌鱼,就只见那鳌鱼在水中不断地搅动,一个又一个的巨浪拍击而来,这看似很大的船在这巨浪之下也是上下翻腾,正应了那句“一叶之舟”一般,顷刻间,就连甲板上也都有水冲了上来。

众人站立不稳,在船上东摇西晃,满船的商物也都是漂入海中,或是在船上被打得粉碎。

许公子脚下又是一个劣势,摇摇晃晃一下就被摔倒了船边,紧接着,又是一个巨浪扫来,许公子连忙扣住船边,只是他的力气远远不能与巨浪所僵持,眨眼间,身子就直接被摔在了半空之中!

许公子身子飞在半空,看了一眼身下,却见那鳌鱼巨大的龙头正张着大嘴在下面等着,似乎他只要掉下去,就会落入口中,成为这怪物的腹中之餐!

“吾命休矣!”许公子暗道了一声……

话说两头,且先按下许公子不表,咱们再说说那苏瑶琴。

自打许公子离去以后,苏瑶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身怀六甲,现在丈夫一去两月有余,自己已经是腹部微微鼓起。

苏瑶琴心中又喜又忧,喜的是有了孩子,忧的是她知道自己并非人类,那这孩子还能留吗?

苏瑶琴心中忐忑,只是自从许公子外出,苏瑶琴每日都是百无聊赖,不过她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守节房中,最多也就是走到门前看着门前的香樟树,想着自己的丈夫何日归来。

却说这一日,苏瑶琴正在内堂刺绣为乐,却突然只觉心口一阵绞痛,一旁丫鬟连忙走了过来问道:“xiaojie你这是怎么了?”

苏瑶琴脸色难看,低声道:“我心头忽然一阵绞痛,只怕咱家姑爷有难。”

说着,苏瑶琴就伸手掐算了起来。

掐算了一会,苏瑶琴脸色顿时一变,大害道:“不好,果然是夫君有难,我要前往海外,助他脱困。”

话未说完,苏瑶琴就将手中绣帕一抛,摇身就要变化,身边的丫鬟连忙按住:“xiaojie使不得啊,你现在身怀六甲且先不说,倘若你要是以这幅面貌现身,那还不吓坏了姑爷?”

苏瑶琴一听也是,稳住心神,问丫鬟那又该如何是好?

那小丫鬟低头想了一会,道:“xiaojie,还记得那天在咱们家门口搭救许公子的老神仙吗?我看许公子对那老神仙倒是深信不疑,不如你施展变化之术,化作那老神仙的样子前去搭救,也免得姑爷生疑。”

苏瑶琴连连称好,身子转了转,就只见一阵雾气升起遮住全身,待等雾气散去,刚才的妙龄女子早已不见,而是之前的那个老太太。

丫鬟连连点头说变化的十分相像,此去定不会生疑。

苏瑶琴也是点了点头,身子又是一转,雾气再次升起,待等雾气散去,那苏瑶琴早已不见。

话说两头,咱们再说回这许公子。

且说那许公子在半空中跌落,暗道了一声“吾命休矣!”,就已经是闭眼等死,却只见身边雾气一闪,一个熟悉的身影将他揽入怀中,随后缓缓的向那大船飞去。

来人正是苏瑶琴变化的老太太!

将许公子放下,后者看得清楚,连忙搭躬施礼:“哎呀呀,建斌感谢老神仙再三救命之恩!”

苏瑶琴没敢多说,走到船边用手点指那水中的鳌鱼,断喝一声:“呔,你这孽畜,在此兴风作浪多年,食人无数,欺压四海水族,这天能绕得了你,水族也绕得了你,本姑娘今日却绕不得你,纳命来吧!”

苏瑶琴大喝了一声,手腕一翻,一柄碧绿的木剑出现在手中。苏瑶琴又是脚下虚点,直接飞至半空之中,另一只手单手一挥,就只见数道粗如儿臂般的树干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将那鳌鱼紧紧的捆了起来。

那鳌鱼也不凡,体大力沉,身子一阵摇动就将那几道树干挣断,不过这五行相生相克,水可生木,那树干被挣断散入水中之后顷刻便长,眨眼间,海水之中尽是一根根粗大的树木,把那鳌鱼死死地围在中间。

这鳌鱼纵有天大的力气,可如今遇见了克星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见那鳌鱼被树干围绕了起来,一时间有力无处使,动弹不得,苏瑶琴暗道好机会,手中碧绿宝剑凭空斩去,就只听“轰隆隆”一声巨响,巨大的龙头被斩于水中!

霎时间,海水似被鳌鱼的鲜血染红了一般,映的天空也是一阵火红,不过那血液却是臭气熏天。

苏瑶琴暗道一声好险,这鳌鱼其实还没有长大,只是一条小鱼,今天被自己看到了,而自己也正好是这东西的克星,倘若再等个千年这东西长大了,就连她也没有办法。

苏瑶琴单手一招,就只见在那巨大的鳌鱼尸体中飞出一颗拇指大小的乳白色小珠子来。

那小珠子稳稳落在手中,苏瑶琴手持宝剑,割下一缕秀发在手中搓了搓,就编织成了一张小网,正好可以把那小珠子兜在其中。

苏瑶琴轻喝一声:“变”,就只见那兜着小珠子的网变出两根细线来,正好可以做成项链。

苏瑶琴握在手中,身形一闪,就向大船飞起,稳稳落在许公子身边,不过当她落下,船板之上顿时升起一阵雾气,雾气之大,真可谓是一米之外难以视物。

见众人看不到自己了,苏瑶琴连忙把手中小珠戴在许公子的脖颈之上,轻声道:“此乃至宝,万万不可让这帮人知晓,不然你性命难保。”

苏瑶琴不敢多说,怕被许公子识破自己的身份,立刻身形一闪消失在船板之上,不过当她离去船板之上的雾气也立刻消失不见!

船上众人都说自己遇见了神仙,是河神救了性命,而当他们向水中再看去,哪里又能看到那些粗大的树木?唯独可见的就是那鳌鱼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

众人死里逃生,也不敢怠慢,生怕再出什么变故,连忙唤醒了船家,让他开船逃命。

这老船家平日里是个不着急的人,每日行船都说稳中求胜,可今日逃起命来就好似弯弓箭离弦一般,要多快有多快。

众人躲在船舱之内,个个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直到过了大半天的时间,众人这才缓过神来,纷纷去查看商品,只是这一看不要紧,众人心中就更是奇怪了,除了许公子的商物以外,这满船的商品竟没有一个丢失,也没有损害。

而说起这许公子就更是离谱了,散落满船的商品竟然都是他的,就连那些掉入水中的也都是他一个人的,而其他人的都安然无恙的摆在那里,最后许公子收拾了一下,也就只剩下一小箱布匹锦缎,还有那两大袋的碎石。

李公子见此,安慰道:“就当此次是出来散心的,别放在心里,大不了日后再出来就是了。”

许公子急的痛哭,大骂老天欺人太甚,不过哭够了也就想开了,也许这一切都是天意,老神仙不也说自己有大运么?可能到了波斯会另有一番境遇!

话说两头,再说回苏瑶琴这边。

且说那苏瑶琴回到府中,把自己所见之事都和丫鬟说了一遍,却见那丫鬟问道:“xiaojie,你为何将众人的东西寻回,却不将姑爷的东西寻回啊?”

苏瑶琴微微一笑道:“你不懂,我算到那些人中有几人心地不善,咱家姑爷要是留着那些值钱的东西,只怕那些人会图财害命,我这也算是保住了咱家姑爷的性命。”

“呀!这些人怎会如此心肠狠毒?”小丫鬟气的跳脚大骂:“那这些人如此狠毒,xiaojie你又何苦帮他们打捞东西?要是我,我就把他们扔下水中喂鱼虾!”

苏瑶琴娇嗔道:“你呀,别这么心浮气躁,出门在外,做点小生意本来就不容易,何必和他们计较呢?况且人命大于天,你家xiaojie我又不是什么恶人,只要相公能安然回来就好,就不和他们计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