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洒泪分别出海外 四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586字
  • 2017-05-11 19:32:50

这许公子虽然是说要在苏府小住几日,可却没想到这一住竟然足足两月有余,却说这一天,二人正在正堂用茶,却听苏小姐问道:“相公,你这一住足足两月有余,我看现在时辰也差不多了,你也该启程去奔一个好前程了。”

许公子嘿嘿笑道:“娘子,什么好前程啊,我有你还需要别的?我此生别无所求,只求与你做一世的快乐夫妻”

苏瑶琴清戳了一下许公子额头:“油嘴滑舌,好男儿志在四方,又岂能为了这儿女私情误了大好时光?我看你明日就回村中与父老乡亲告别,随后即刻启程,赶奔海外。”

许公子哪里舍得家中娇妻?推说再三便是不肯离去,不过好在这苏瑶琴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女子,苦劝许公子男儿志在四方,最终许公子无奈才答应了下来。

说到这里笔者不得不说两句,都说男人是一家之主,可其实我觉得女人更是重要,如果要是遇见个胡搅蛮缠的主,就只管留下许公子在家吃吃喝喝,那就算是有金山银山也终究会有吃空的一日!可偏偏是苏瑶琴这种知书达理,书香之后的好女人,时刻告诫着自己的夫君男儿志在四方,应出门一展雄图之志,而非是在家中苟且吃喝!

笔者说的有些多了,咱们书归正传。

且说那二人说完,就相拥回了闺房之中,自然一ye缠绵,几次云雨。

次日天明,苏瑶琴为许公子打点好一切应用之物,依依送别到苏府门口,临行前,苏瑶琴问道:“相公,你自此一去,不知何日归来?”

此时时值盛夏,许公子四下看去,正好看到门前一颗茂盛的香樟树,许公子用手点指:“待等香樟再开,就是为夫归来之时,还望娘子在家中保重身体。”

苏瑶琴轻点了几下头,随手拔掉发上金钗,如云一般的长发随即展开。苏瑶琴扯下一缕青丝,唤来丫鬟,将青丝装入锦囊之中,递与许公子,道:“夫君,此去虽有大运等待,但也是山高水远,路途遥遥,今日你将我的秀发随身携带,若是思念了,可拿出一看,见发如见为妻一般。”

许公子将秀发接过,二人又是依依不舍,相抱痛哭,良久,而人又是相互嘱咐一番,这才洒泪相别。

只是却没人知道,他们今日这一别,夫妻之缘就已经断了……

闲言少叙,且说许公子回到家中,家中之人自然是望眼欲穿,而这许公子一心只想着出外寻大运,早早回来与妻子团聚,就只是简单地和家人交代几句便匆匆赶奔今日的湖北。

自打明成祖朱棣开海禁,又有郑和七下西洋以来,明朝就盛行了海外贸易,而到了如今就更是注重与波斯国的往来。

而许公子就是想学着生意人一般,由打湖北随船队出海,前往波斯国做些生意。

书要简短,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话说这许公子一路雇车马,风尘仆仆赶奔到了湖北地区,已是花了大半月的时间。

到了湖北,许公子又遇一人,而此人他也熟悉,正是和他一起参与科考之人,不过也和他一样,都是名落孙山,金榜无名。

那李公子见到许公子寒暄了一阵,就问到了许公子的来意,而后者也和他说想出门做些生意,至于这李公子则是十足的纨绔子弟,家里虽然不算家资千万,却也是小有家业,所以他没考上状元也是心灰意冷,打算做些海外生意。

二人遭遇相同,自然聊得开心,闲聊之时,许公子问道:“李兄,不知海外贸易当做何买**较赚钱?”

李公子哈哈笑道:“海外贸易,自然是咱们大明朝的瓷器,锦缎一类的。”

“嗯?”许公子顿时皱起了眉,问道:“那顽石珠宝一类的呢?”

李公子听了许公子问的顿时哈哈大笑:“我说许兄啊,你当真是糊涂了,人家波斯那边多得是奇珍异宝,更别说这些玉石珠宝了,哈哈,还是听我的,买些锦缎瓷器,要是运气好,到那边必能卖个好价钱。”

许公子答应了一声,心中却是越发的奇怪,在家的时候,苏瑶琴也曾和他说过,说她苏家一直都在海外有生意往来,只是锦缎瓷器一类的未必能卖个好价钱,唯有洞庭湖畔旁武圣庙的顽石到了海外才是宝贝。

许公子心下疑惑,也无心再聊下去了,而二人又是闲聊了几句,那李公子就告别了,说是去采买出海物资。不过这李公子却是个热心肠,和许公子约定次日清晨港口相见,要和他一同出海,而这许公子见有人愿和他搭船出海自然是连连答应,不过心中却是奇怪的很,四下打听着向那武圣庙走了过去。

那武圣庙不是很大,只有一尊石像罢了,也没什么香火,庙里也只有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在看守庙门。

许公子进去逛了逛,见后院确实散落了不少的碎石,大大小小多不胜数,大的能有人头大小,小的也有拳头大小。

许公子当即就和老者攀谈了起来,老者说这武圣庙已经废弃多年了,根本就没什么信客前来拜奉,而他无家可归,就把这里当成了容身之所。

许公子又问这些碎石是怎么回事,却听那老者说他也不清楚,就知道这些碎石很久之前就在这里了,他一个人在这住也懒得清理。

许公子虽然心里奇怪,但是娘子家里多年以来都是买卖这些顽石,那他也不疑惑,当即就和老者说要买些顽石回去。

老者一听有人要买这顽石立刻就开心了起来,立刻就说:“许公子莫说是买,不要钱也可以拿走。“”

老者心说:“自己也嫌这里杂乱不堪,只是上了年岁身体不便,所以迟迟没有打扫,如今出来个愣头青帮自己打扫庭院不说,还要花钱买,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许公子没做过生意,见老者答应的这么痛苦连忙问如何买卖?老者想了半天,也没说话,生怕吓走了这个财主。

许公子见老者不说话,心里也犯难了,虽说夫人出门的时候给了自己五百两纹银,但也总不能都买这些顽石吧?

想了想,夫人临行前可说过,他这些石头可以说是千金难求了,就算是十两银子一块也都是划算,许公子想了半天,最终伸出一根手指:“一两银子……”

“好,一两就一两,你全拿走吧。”

许公子顿时愣在当场,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的娘子了,他本来是想说一两银子一块的,却没想到这老头竟然一两银子都给自己?难道是娘子在和自己开个玩笑?

许公子虽然心下迟疑,但也不敢耽搁,连忙出门雇车马还有一些力工来,大大小小的碎石足足装了两大麻袋!

一行人走到门口了,老头又连忙喊住了许公子:“公子,门前这块大石你也拿走吧。”

许公子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的一块大石,足足有一人多高,只怕是有上百斤的重量,心说这一堆破石头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我要这有何用?

老者心里却想,好不容易碰见个傻子,这大石头也正好挡住了自己白天晒太阳,他要是也要的话,那就都给我装走吧!

许公子可不傻,要是娘子和自己开的玩笑呢?这一堆破石头虽然没花多少钱,但要是运到波斯,我往哪里扔啊?

那块大石头许公子没有要,而此时天色渐晚,许公子连忙招呼随行之人把石头运到客栈。

待等运到了客栈,许公子可没像别的商旅一般帮做宝贝看管起来,而是直接扔到了客栈后院,而他则是再次上街,准备再去采买一些锦缎瓷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