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未曾婚配先云雨 三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675字
  • 2017-05-10 20:10:43

且说那许公子兜兜转转回到家中,而家中之人早已知晓他未曾高中的音讯,虽不曾说些什么,却少不了村中浪子的冷言寡语。

许公子悲愤之极,却又无从发泄,只好忍气吞声,回到家中与父母双亲禀告了定亲之事,家中起初还不当真,直到许公子拿出定情玉簪,这一家人才算是相信了下来。毕竟像他们这种贫穷之家又如何能买得起这上好的玉簪?

家中上下自然是欢天喜地,忙着张罗婚事,准备着三天后前去提亲,只是村中之人却不以为意,偏说这许公子因未曾高中,就在外偷了人家的玉簪,如今又诓骗家人说是结婚,而且还搬出神仙来。

许公子气愤不已,心想着待等三日后自己迎娶娘子归来,必让你们无话可说。

闲言少叙,且说三日后,许公子雇了鼓乐手,一路之上吹吹打打前去迎娶。

按照苏瑶琴所说,她苏家虽然是豪门大户,但是行事作风却是低调之极,多年来一直隐居在乡下,而且距离那片坟场也不是很远。

一路之上,铺红毡倒喜毡终于来在了一片庭院前,青砖白瓦,朱红大门,尽显富贵之气。大门之上龙飞凤舞的书写着两个大字:“苏府”。

许公子心中十分高兴,伸出手来在门前轻轻敲了敲,没一会,就见一个仆人装扮的人走了出来。

许公子上前微微施礼,未曾开言就听那人拱手笑道:“公子您来了,我家小姐已等多时了,您里面请。”

说着,那人就将大门打开,垂手站立一旁,让进了许公子。

走进庭院,绕回影壁墙,穿过正堂,向后堂女人偏房走去。

一路走来,许公子暗叹不已,这苏瑶琴果然是富户之家,苏府上下虽然隐居乡下,可府内气势磅礴,装饰大气,而且处处张灯结彩,真是不一般的人家。

许公子心中欢喜,一面暗喜自己喜得娇妻,一面暗喜又得这诺大的家业!那得此家业,又何必海外寻大运?

在这府内走来走去,终于走到了苏瑶琴闺房之外。

许公子心下欢喜,连忙上前叫门,“娘子,为夫前来迎娶你了,快快开门啊。”

刚喊了几声,就只见雕花的扇门由内打开,一个丫鬟搀着新娘子走了出来,许公子心中大喜,连忙让附近的人递过酒杯,端了杯酒到新娘子面前。

“娘子,还请满饮此杯酒。”

这是当地风俗,新娘子出闺门,必须先饮一杯酒。

酒杯刚到面前,红盖之下的苏瑶琴却是连连摆手,推说自己从不饮酒,这杯酒还是不喝了。

许公子哈哈一笑道:“娘子无妨,这是一个礼节罢了,娘子既然不会饮酒,轻抿一口也是可以的。”

说着,就又把酒杯递了过去,苏瑶琴又是连连摆手,说道:“为妻从不饮酒,就更别说抿上一口,相公还是饶过为妻吧。”

不论许公子如何推让,那苏瑶琴就是不肯饮酒。

二人又在推让着,就听苏小姐身旁的一个丫鬟突然怪叫一声,指着门门后书案大叫:“xiao姐快看,哪里来的书信?”

苏瑶琴一听丫鬟大叫,一把将红盖扯下,向那书信走了过去,打开书信,就只见上面写到:“许公子,你二人虽有夫妻之缘,只可惜缘分还未到,你如今应放弃婚配之事,前往海外,将那笔大运追上,不然过时难在追寻。”

二人顿时哑然,虽然这封书信没有落款,但是二人都看得分明,这明明就是那老神仙的书信啊!

见老神仙有所指点,许公子不敢怠慢,连忙遣散了随行的鼓乐手,而苏小姐则是脱下喜服,二人对视而坐。

苏瑶琴轻叹一声:“唉,看来你我还是缘分未到啊,不过相公倒不用担心,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也无需多想,既然有这一笔大运也不必着急,倒不如在此小住几日,待等玩够了,你在前往海外,寻觅机缘。”

“不可不可,娘子,你我二人未曾完婚,我又岂能在此处与你同吃同住?况且老神仙也说过,你我二人缘分未到,不能婚配。”

苏瑶琴掩嘴一笑:“相公糊涂啊,老神仙只说我们不能婚配,却没说你不能在此小住几日,再说了……谁想和你同吃同住了,我只想让你在此陪伴我几日,也省的我每日冷清,没个说话的。”

许公子尴尬一笑,这倒是自己猴急了,不过娘子既然这么说了,那便在此小住几日也是无妨,毕竟日后早晚也是夫妻……

说到此处,笔者不得不说两句,这读书人终究是读书人,涉世未深,凡事不曾细心思考,之前苏瑶琴明明说过,父母双亡,兄长惨死公堂,诺大家业只剩下她孤身一人,可如今又为何会出现这些丫鬟奴仆?

我若是这么说,大家肯定会说,这苏瑶琴说的是自己家的人,没把这些家奴院公算在内,可那深夜坟场祭拜,又为何不带一人在身边?

而且倘若这场婚姻是老神仙安排,那又为何在迎娶之日突然出现书信?这一切也未免太巧合了一些吧?

笔者说的有些多,咱们书归正传:

且说这许公子在此住下,前几日到还好些,夫妻二人每日相敬如宾,谈书论画,倒也算是和美之极。

只是这男人嘛,终究是难过这色字一关,几日之后便就有些把持不住了,每每闲谈之时都是言语调戏,而这苏瑶琴毕竟是大家闺秀,每次遭遇调戏之时都是涨红着脸一语不发,不过这来来往往,几次之后倒也和这许公子互相调侃了起来。

不过这世上有句老话说的好,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

且说这一天,二人刚刚用过晚饭,每人都喝了几杯水酒,也都有了七分酒醉。

许公子又是出言调戏,而这苏瑶琴也是互相调侃着,三言两语之后,二人都觉得身体有些燥热了起来。

许公子嘿嘿笑道:“娘子,你我二人日后必然成亲,倒不如先行了这洞房之礼?”

往往说这些话的时候,苏瑶琴都是调侃几句就回房睡觉了,可这一次,苏瑶琴却低下了头,一声不语。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苏瑶琴脸色通红。

许公子又是有一搭无一搭的调侃着,却见苏瑶琴低声说道:“相公请随我到闺房来。”

说着,那苏瑶琴就向闺房走去……

(咳咳咳,此处省略一万字,大家可以尽情想象,笔者就不多说了,多说会被封书的……)

次日,五鼓天明。

二人嘤嘤醒来,对面而卧不由相视一笑,昨夜几次巫山云雨,真是说不尽的恩爱,而此时的美人看起来也更是分外的可人。

苏瑶琴低声道:“相公,我看那书信说的让你去追赶运道,不如你在此多住几日,在回家和双亲告别,然后再出发如何?”

昨夜一场贪欢,许公子又岂舍得早早离去?当即连连点头,说在此再住几日,过些时日再出发。

二人又是闲聊了起来,也不见丫鬟来喊他们起床,许公子突然问道:“娘子,你曾我说过,你这苏府有着极大的家业,可为何不见你出门打理?就只是每日里陪我玩耍?”

苏瑶琴顿时一愣,显然没想到许公子会这么问,不过马上就是微微一笑,化解了刚才的尴尬,浅声道:“相公真是说笑了,我一个女人家如何能打理的了这份家业?外面的事情全都有管家处理了,我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

“哦,原来如此啊。”许公子随口应道,他在此也住了七八日了,可却一直都看不到这苏瑶琴出门,心里也正是奇怪的很。

闲话少说,且说这许公子在此又住了些时日,二人的感情简直可谓是如胶似漆,每天形影不离,同出同入,只是有一点很奇怪,这苏瑶琴不论何时都是很少喝酒,就算是喝酒也是让丫鬟把酒拿到后房,说是加些醋在拿回来,这倒是让许公子有些奇怪。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