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玉簪腰带定情缘 二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344字
  • 2019-12-16 09:28:41

许公子慌忙向老人手指的方向狂奔而去,走了一段路程,就只见一间残破的破庙出现在面前,许公子大喜,连忙进去避雨。

推开破旧的寺门,走进杂草丛生的庭院,就见面前的的韦陀殿内竟然红烛闪烁,而且旁边竟还有人影晃动,看身形似是个女子一般。

看到里面有女人,许公子顿时一愣,自古以来男女授受不亲,更别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许公子是个读书人,更是本分的人,当即站在庭院内,任由细雨敲打,竟不知该不该进去。

“外面的是个公子吧?”

许公子不知所措,却听里面传来了一阵说话声,而且声音莺莺燕燕,分外的好听,仿佛银铃轻摇一般。

“公子不敢称,小生却是个读书人。”许公子是个知书达理之人,屏气肃声说道。

“哦?读书人,呵呵,公子,更深露重,细雨蒙蒙,还请公子进来躲避片刻。”

“男女人有别,我在这屋檐下就行,就不进去叨扰了。”

“公子无须在意,进来吧,别受了风寒。”

那女子轻声细语,不妖不媚,听起来倒像是个大家闺秀,懂得廉耻之人,而许公子再三推让,却奈何不住这外面的寒冷,也只好进去躲避。

庙门被推开,就只见一个美丽女子半倚在一旁的桌椅前,那女子十分的美丽,手如柔荑,肤若凝脂,浅笑倩兮,美目眇兮,走起路来端庄大方,环佩叮当,而且还有一首诗单说这女子的美丽:

“轻罗粉裙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

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

许公子看的愣了半晌,那女子有些难堪,轻咳一声道:“地上还有一些干柴,公子可以点燃烘干身上衣物。”

许公子这才缓过神来,看了看地上,就见火光点点,似乎这女子刚才也点过干柴。

身上寒冷,许公子取过火烛连忙将干柴点燃一些,坐在火堆旁熏烤着衣服。

二人半晌无话,直到那女子说道:“公子,这里古树偏僻,你怎么会半夜来到这里?”

说带伤心处,许公子不由有些感伤,叹息着将自己的事情说了起来,说到气愤之处更是忍不住单手拭泪。

许公子说完,那女子也颇为感伤的说道:“唉,实不相瞒,小女子姓苏名瑶琴,本是富户之家,家兄也是个读书人,前些年进京赶考,不料遇到奸臣敲诈,家兄不愿助涨这官场歪风,未曾使与钱财铺路,却未想得罪了当时监考大人,调换了家兄的试卷,给家兄安置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抓捕入狱。”

说到这里,苏瑶琴哽咽一声,轻挽罗袖擦了擦眼角泪水,随后说道:“我家兄含冤莫白,自然不肯招供,随后竟被人用刑逼死在公堂之上,死讯传到家中,我父我母从此一病不起,最终也是病死在冷榻之上,这诺大的家业也只剩下了我孤身一人。”

“唉,瑶琴xiao姐切莫伤心,当今之世,谗臣当道,没有银两是万万不能的,现在逝者已去,还望xiao姐节哀顺变,保重身体啊。”

二人遭遇相同,说起话来也有了话题,更显亲近许多。

苏瑶琴点了点头,轻声道“唉,也是,这逝者已去,我也不应该念念不忘,而今日到此前来,就是为了祭拜二老及我兄长的,却没想到突欲风雨,后又遇见神仙指点,故来此躲避风雨。”

“神仙指点?那神仙什么样子?”许公子顿时大惊,连忙问道,随后又补充道:“是不是一个手拄拐杖,七八十岁,一头银发的老太太?”

见许公子说的不差分毫,苏瑶琴连连点头称是,随后又问许公子是如何得知的?

许公子兴致大起,说道:“我刚才说过,我来此是想寻短见的,只是被那个老神仙所救,他说我有一笔大运,还说我有一笔姻缘,又指点我让我来此躲避,就是不曾想遇见小姐,对了,你呢?”

说到这里,苏瑶琴双腮顿时一阵绯红,低声细语的说道:“这个……其实那个老神仙也告诉我有一笔姻缘在等着我,是个读书人,敢问许公子胸前是否有一颗红痣……”

话说到最后,苏瑶琴的声音简直是细不可闻,而脸色简直是通红的可爱。

这可真是烛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啊,而且那苏瑶琴本就是美丽至极,如今红烛摇曳,更添可爱了,真可谓是两条眉黛远山横,粉红双腮似花阴。

许公子看的有些愣了,就不由得扒开衣服,向自己胸口看去,果然,在那里竟真的有一颗米粒大小的红痣。

“哎呀呀,这可真是奇怪啊,敢问苏xiao姐是如何得知的?”

苏瑶琴红彤彤的脸蛋,低声道:“小女子不敢隐瞒,正是那老神仙交代,倘若遇见胸前有红痣之人,正是小女子的一生良配,这诺大的家业日后也有人接手了。”

“哎呀!这……这……”许公子呜咽了半天,竟说不出半句话来。

二人都是默然无语,寺庙内静得似落针可闻一般,没有了任何声音,唯独能听到二人的心跳与呼吸声。

半晌,那女子才开口说道:“公子,既然是天赐的姻缘,那你我二人又何必推脱呢?不如你我二人今日就交换了信物,来日你前来迎娶我过门,如何?”

说着,苏瑶琴就将发上玉簪取下,递与许公子。

后者愣了愣,这才将玉簪接过,也是涨红的脸,却将自己的随身腰带取了下来,低声道:“小生家境贫寒,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唯有这一条腰带了,之前我想用它寻了短见,却不想与神仙搭救,又结了今日的姻缘,那今日我便将此物赠与苏xiao姐,还望不要嫌弃。”

“公子所赠,小女子岂敢嫌弃,今日你我二人就算是定下了这门亲事,来日还望夫君前来迎娶。”说着,苏瑶琴便将腰带接过,仔细缠绕起来,揣在怀中。

二人又是闲谈一阵,最终,许公子说道:“娘子,婚姻已定,不如三日后我择选良时前去迎娶如何?”

瑶琴点了点头:“既是如此,那便谨听夫君安排,”

二人秉烛一晚,如今天色已亮,苏瑶琴在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向外面道:“天色已亮,冷雨已停,我也该回家了,夫君,别忘了,三日后前来迎娶。”

说罢,苏瑶琴直接迈步向门外走去……

许公子看向瑶琴的背影,一直目送她直到远去。

轻抚门框,许公子心中似泛起五味杂陈一般,也是百感交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前些日说下大话,不中状元誓不还,如今名落孙山,本想一死了之,却不想被神仙所救,又私定终身,看来这个家还是要回去一趟了!

自古以外,婚姻大事,必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行过三媒六聘之礼,这才能迎娶女子过门,如今来看,为了这美娇娘,这个家是必须要回去的了……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