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古树坟场难丧命 一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625字
  • 2019-12-16 09:28:41

太白今天去参加了小学同学会,不过当大家都知道我现在是一名网络作者之时,就有一个同学提议让我给大家讲一段小故事。

额,说实话,小学的岁月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而且我个人也比较宅,很少和同学们联系,所以很多同学都忘记了名字,就比如这个提议让我讲故事的同学,我甚至都已经忘了他是谁了,不过他这一个玩笑般的提议,就立刻引起了大家的兴趣,纷纷让我讲一个,没办法,我只好同意。

我清了清嗓缓缓说道:“我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并非是我个人杜撰而来,而是奶奶在我小时候说给我的,我觉得很有意思,就说给大家听……”

我顿了顿,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这个故事要从一个书生说起……”

在很久很久以前,BJ城外有一户读书人家,世代都是读书之人,倒也可以说得上是书香门第,只是到了最近几代却从未有过能够博取功名的人。

话说这一代的读书人名叫许建斌,自幼聪颖之极,而他也是这一代的独苗,家里人更是把他当成了掌中宝,心头肉,并且寄予厚望;而许建斌也不负厚望,博学多知,才华横溢,街坊邻居都说此人日后必定高中。

且说这一年三月,正是皇榜开选之年,天下举子前往BJ城内参加科考。

许建斌自然也不例外,而他从小听多了邻里的赞美,再加上他也是书读千卷,所以更是一副势在必得之色。

临行前,面对着前来送行的诸位长辈,许建斌取出笔墨,在村口提笔写道:

“十年寒苦在书房,养精蓄锐虎啸苍。

且看此去夺三甲,剑笑江东好儿郎!”

许公子写罢哈哈大笑几声,摔笔上马,扬长而去。

且说这许大少爷志气满满,对于那三甲头衔也更是志在必得,而他本人也确实是才华不凡,只是这天下间能人辈出,有才之人大有人在,这三甲的头衔又真的那么好得?

当日科考,许公子刷刷点点,写下一篇锦绣文章,自以为是完美至极,而当他交卷之时就连考官也是啧啧称奇,只是在开榜之日却大出意料之外,三甲之内竟然没有这许公子的名字!

多方打听,许公子才知道,原来这所谓的功名只是有才华是没用的,还需要银两铺路。

得知此消息,许公子顿时心灰意冷,对于这功名二字更是无望,可奈何临行之前早已许下豪言壮语,如今又有何颜面回家面见江东父老?

万般无奈,无计可奈,许公子只好散尽钱财,千金买一醉,步履踉跄来在了BJ城外的一片坟场内,解下腰带,想要葬身此地。

许公子将腰带打了个死结,搬来几块碎石垫在脚下,就将脖颈伸进了那绳套之中。

许公子双眼含泪,抬头望天,却只见零散星光透过层层树木映射而下,许公子轻叹一声,暗道:“唉,时也命也,这也正是参天古树遮明月,月影稀疏断肠时,看来我许建斌今日便要葬身于此!”

叹罢,许公子猛地将脚下碎石踢开。

说来也怪,那碎石刚被踢开,原本明月高悬的夜晚,忽的一阵狂风打起,瓢泼大雨更是倾盆而下!

踢散了碎石,许公子已知大限将到,不过这上吊的滋味可不好受啊,许公子忍不住挣扎起来,脚下更是忍不住蹬踹开来。

“卡拉拉!”

顿时一阵巨雷滚过,电光火石之间,就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许公子原本上吊的树枝竟被一道雷电劈断!

许公子跌坐在地,半天才缓过神来,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又看了看地上的树枝忍不住愕然当场,这树枝足有成人大腿粗细,如今就这么断了?

“哎呀呀,天呀天,你难道不像亡我吗?”

许公子愣在当场许久,半天才缓过神来,当即大呼道。

没有人回答许公子,但是耳边的炸雷之声却一声高过一声,雨滴更是大了许多。

许公子暗叹一声,“看来我这还真是命不该绝啊?天不舍得我亡,那日后必有重用,既是如此,不如找个地方先避避雨。”

许公子想通了,放弃了寻短见,连忙在地上爬了起来,而此时酒已醒大半,慌忙向前行去,准备找个栖身之所,暂避风雨。

走了一阵,风雨越发了大许多,却不见哪里有什么遮身之所,唯独见不远处一棵巨树的树身之上有一个树洞,正好容得下一人。

虽说自古以外有不在树下避雨的说法,但是许公子心想,既然天不想我死,那躲在树下又有何妨?

想罢,许公子就向那边奔跑而去,到了跟前,许公子身子一矮,就要往里面去,可就在这时,“卡拉拉”又是一道雷电劈下,正好打在许公子脚下。

许公子咋了咂舌,心想看来老天还真是不想我死啊,不然这一道雷电就应该劈在我的身上!

许公子啧舌摇头,身子就又是一矮,向树洞内钻取。一只脚刚踏进树洞之内,就只觉手腕处被一只冰冷的手猛地抓在手里!

“公子哪里去?!”

许公子惊的身子一抖,“啊”了一声回头看去,却见一个一头银发的老太太拄着拐杖出现在身后。

老太太约七八十岁的样子,但是身子却很健朗,双眼炯炯有神,更为称奇的是一头的银发,在这狂风暴雨之中,竟然一丝不乱。

见这幅样子,许公子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自古以来就听说坟场多古怪,看来此时是遇见鬼了!

“公子,老身刚才使雷电劈断了树枝救你一命,你却不该在此容身啊。”

许公子大惊,慌忙答话道:“哎呀呀,老恩人,原来刚才是你救我啊?那即是如此,就该让我在此容身,暂避风雨。”

老太太微微摇头,一笑道:“不可,不可啊,公子,我刚才救你是因你命数不该绝,有一笔大运等你,而你面前这棵树只因怨气太重,如今要成了气候,老天降下一道天雷要毁了它,可你命数不该绝,你若是进去,老天不能杀你,自然就不能毁了这棵树。”

许公子听明缘由,连忙点头称是,就要退了回来,老太太却抬头看了看天,但见天空似有云收雨停的样子,就连雷声也渐渐的小了下去。

老太太轻叹一声道,喃喃道:“唉,罢了,一切都是缘法,既是如此,那便随它吧,看来也真是合该它成精得道。”

许公子有些摸不着头脑,忙问老太太是怎么回事,后者却又是轻叹一声道:“罢了,你往那边去,有一间破庙给你容身。”

许公子连忙作揖道谢,转身就要向老太太指的方向走去,可老太太却拉住了他,轻声道:“公子,你命不该绝,有一笔运道等着你,你此去要往海外出行,大运自然就来了,不过你如今救了这古树一命,也合该你再添一笔姻缘,只是你这姻缘有些古怪,老身我要嘱咐你几句。”

许公子心下领悟,虽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救了这古树一命,但也是连忙再三拜谢老者,随后又欠下身子,恭声道:“愿听前辈教导。”

“你此去必有一笔姻缘,只是这姻缘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就要看你自己了,倘若有什么意外,切记,凡事问心别问他人,不然必生祸端。”

许公子听闻,又慌忙拜谢,想要起身问清缘由,只是待等他抬头之时却不见那老者身在何方。

许公子喃喃自语,只觉得自己是遇见了神仙,不过如今雨点虽然小了许多,只是这蒙蒙细雨打在身上也是寒冷之极,许公子不敢久留,慌忙向老者指点的方向赶去。

诸位看书的读者们,我说这一段诸位要不信,我有诗为证:

名落孙山颜面扫,不料神仙解疑肠。

古树坟场难丧命,试看他日娶娇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