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嫁人为妇难生子 二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2940字
  • 2017-03-19 23:08:49

当司机问陈月知不知道自己父亲住在哪里时,陈月这才发现,自己只知道父亲在这个小区里,却不知道住在哪一栋……

“唉,你这也太冒失了,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找你父亲,那有没有你父亲的电话?”

陈月摇了摇头,司机长叹了一口气,走出了车门向小区走了过去,陈月紧跟其后。

滨河小区是一个很老的小区,已经没有物业了,看到门前一些正在散步的老奶奶们,司机走过去问道:“阿姨,我听说这附近有一片工地,怎么看不到啊?”

之前他听陈月说过,父亲是在附近的工地上班。

老太太茫然的双眼想了半天,这才说道:“哎呦,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吗?”

陈月原本希望满满的内心,顿时就如坠冰窟一般呆愣在原地!

“哦,是这样的阿姨,我这个朋友再找她的父亲,听说她父亲在附近工地打工,就住在咱们小区……”

“哎呦,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帮农民工早就走了,你们来完了。”老太太倒是很热情,没等司机把话说完,就揽了过去:“这孩子父亲叫什么啊,我在帮你问问这些老户们,看看谁知道。”

司机也是个热心肠,见老太太肯帮忙连忙就应承了下来。

老太太去找人打听一下,司机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发现女孩早已是泣不成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了几句。女孩却哭的越发严重,司机没了办法,只好将女孩揽入怀中,安慰了起来。

在小区内等了一会,老太太这才姗姗赶来,不过却没带来什么好的消息,只说那些人是流动的农民工,让二人去附近城市的工地上看看,也许能碰他们想要找的人。

对老太太一番感谢之后,陈月的情绪也好了许多,折腾了一.晚二人也都有些疲倦了,司机主动提出来请女孩吃早点。

陈月目前也是举目无亲,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有这个司机算是比较亲切一点的人了,没有拒绝,随着司机去附近吃了些早点。

在吃早点的时候,司机问陈月还有哪些打算,陈月半天无语,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就连晚上去哪里睡觉也都是个问题。

在交谈之中,陈月知道这个司机名叫李琦。

在李琦的提议下,女孩只好跟着他住到了他的家里。

李琦所谓的家也不过就是个出租屋罢了,不过这也倒是正和女孩心意,就这样,二人一人一个房间合租了起来。

在这大城市之内住了一段时间,李琦晚上出去开车,陈月在家睡觉,而白天李琦睡够觉了,就带着陈月去四处的工地转一转,寻找她的父亲。

不知不觉,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可陈月对于自己那个只见过几次面的父亲却没有一点消息。

尽管陈月再怎么节省,但是每天的一日三餐也都是需要花钱的,这让她开始着急了起来。

而李琦的人脉关系似乎很广泛,竟然帮陈月在孤儿院找了一份工作,虽然工资少了点,但是每天一日三餐却不用担忧了。

自从陈月逃离了二叔的魔窟后,这可能是她最开心的时光了,而整件事情也真就如同小说一般发展着,没错,陈月与李琦相爱了……

尽管二人相差十岁,可这却阻挡不住两颗相爱的心。

陈月不敢回家取户口本,而李琦也不在意这件事情,就这样,二人过起了夫妻般的日子,每天李琦工作归来,陈月都会为他准备好饭菜,二人吃过饭后陈月就回去上班,而李琦就在家补觉,等李琦睡醒了,就会准备好晚饭等待女孩归来……

也许这就是平淡的幸福吧,不过这对陈月来说却是多么的不易啊,因为这是她以前都不敢幻想的事情。

爱情滋润着这个缺少美好童年的少女,一切也都是如此的美好,渐渐地,寻找父亲的念头已经被陈月淡忘了,似乎父亲是那么的可有可无,重要的是能和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不经意间,七年过去了……

人人都说“七年之痒”,可这所谓的“七年之痒”在二人的眼中却如此的玩笑,他们二人依旧是相爱着,从未有过厌倦。

时间是一味很好的良药,它足以改变所有的人,包括那个曾经纯洁的陈月,他也开始羡慕上了那些有车有房的生活,也渐渐的有了攀比之心,不过好在她对李琦的爱恋却从未减少过。

现在的陈月虽然依旧在孤儿院工作,但是大城市的压迫感足以让她有些头痛。

爱情有了,家庭有了,车和房子可以暂时不去考虑,那现在就缺一个孩子了吧?陈月不时地想起这件事情,但是一想起二人的工资,这让她总是有股无名之火却又不知道如何发泄。

一天早上,陈月看着有些喝醉的李琦问道:“老公,我一直想不明白,七年前你还三十不到,为什么甘心开出租啊?而且这一开就是七年,你是怎么想的?”

说到此处李琦的手微微一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其实这七年间这个问题陈月已经不止一次问李琦,可每次对方都只是哈哈一笑,说件别的事情搪塞了过去,而几次的询问见李琦不愿回答,自幼乖巧懂事的陈月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不过这件事情却一直埋藏在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不止这些,陈月还一直感觉李琦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自己,比如工资?

陈月虽然一直都很节省,但是有些时候下班晚了,赶不上公交时还是会打车回家的,并且每次和司机聊天的时候都会听到司机们说,他们的工资每个月也至少会有两三千,可李琦每个月却只拿回一千多块钱,这是为什么?

有人告诉陈月,李琦可能在外面还有一个家,把更多的工资拿回了那里。

陈月每次听到这些都是报之以笑,不去相信,但尽管她再怎么相信这个男人,在面对事实的时候,她现在还是犹豫了……

“对了,月儿,我听说邻市那边在修一个什么大桥,咱们周日去看看啊?”

“好啊,周日再看看吧,看看能不能找到我爸爸,让他看看自己的女婿”陈月微微一笑,和往常一样开着玩笑,不过心里却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老公又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过她不想在这么等下去了,不等男人说话,接着说道:“老公,我想要个孩子,你现在都三十四了,我不想再等了,我们要个孩子吧……”

“月儿,我知道你想要个孩子,可是孩子出生了户口怎么办?我们连结婚证都没有,再说了,我们到现在连个房子都没有,难道以后有了孩子就让他和我们一起住出租屋吗?”

“户口不用担心,我过几天就回去取户口本,我们到时候也领证结婚,婚礼也不用办,至于房子也不用担心,没有房子我们也可以住出租屋,我也没觉得出租屋有什么不好,再说了,咱们可以等到以后有钱了再买房子不是吗?”

女孩这次寸步不让,虽然这些年她成熟了不少,可对于一个深山出来的少女来说,她的骨子里还是透着那份纯真与质朴,依旧觉得孩子是一个家庭最重要的存在,什么事情都可以忍耐,没有车和房,以后会有,但是孩子不能没有。

李琦没有说话,默默地放下了酒杯,半天不语。不过在他的双眼中,陈月似乎是看到了很多的悲伤。

陈月去上班了,只留下男人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发呆。

在陈月的日记中有这么一句话:

“我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不可回忆的过去,但他是我的丈夫,不管他的以前是做什么的,我都不会介意,因为他就是我的全部,我坚信他隐藏过去也是对我好的,那既然这样,就让这一切随风而去吧。我记得院长和我说过,爱一个人,就要相信他的一切,不对吗?”

……

时间悄然划过,一切又恢复到了从前,仿佛那场对话已经不再重要了,而陈月也不再提起要个孩子的事情,不过自从那个月以后,李琦每个月拿回的工资却多了不少,从以前的一千多点,到两千左右,再到现在的三千多,陈月相信这绝对是这个男人全部的工资。

虽然男人不愿面对过去,更不愿和陈月诉说曾经的岁月,可现在陈月却也不想知道了,因为这个男人肯把工资交出来,那就说明他在外面绝对没有别的女人……

就在陈月甜蜜的享受着男人的忠诚之时,原本以为过段时间就可以再次提起孩子的事情,可却没想到被一段紧急的敲门声,再一次打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