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初出牢笼遇暖男 一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022字
  • 2017-03-15 12:10:18

就在昨天,我收到了发小死亡的消息,心里有些酸楚,不过当我打开她的日记之时却被深深的震撼到了……所以,我决定要将这个故事记录下来,不想让她就这么白白的死去……更不想让这个花季少女成为别人的笑柄……

陈月是我的发小,不过对于我们所谓的发小情谊来说,更多的是可怜她……

陈月是个可怜的女孩,那年她才三岁她父母就离异了,不过很不幸的是她没有变成单亲家庭,而是无父无母的人。

在这里,请允许我爆个粗,她父母确实是个王.八.蛋,夫妻离异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抚养孩子长大,父亲走出了深山,去到大城市工作去了,几年都不回一次家,最多的也就是打个电话罢了;至于她母亲更是离谱,在离婚半年不到竟然嫁给了隔壁村的一个男人,而且还从不来看陈月,甚至把她当成了一个累赘……

在那个年龄的孩子,本应该是在父母的怀中被当成宝贝般的宠爱,可陈月却只能跟在奶奶的身边,虽然奶奶对她也是宠爱无比,可对于一个身体不好的老太太来说,又能如何能照顾好一个孩子呢?

原本在奶奶的庇护下,陈月倒是可以平安长大,可就在陈月五岁那年奶奶病重,在一个雨夜去世了……

奶奶在咽气之前,浑浊的双眼已经没有泪水可以流出来了,但却尽是无尽的不舍,她放心不下这个****的小孙女,更是思念他那两年都没见过面的大儿子。

老太太等不到大儿子来,只好把陈月托付给了自己的二儿子家中,希望他们可以抚养陈月长大。

年幼的陈月可能还不懂什么是死亡,一直都是平静的看着大人们忙来忙去,处理老人的后事。

陈月被二叔接到了家里,最初的时候还是相安无事,叔叔婶婶对她也都像是亲生子女一般对待,可奈何陈月的亲生父亲却总是不回来,也不肯拿一分钱给自己的姑娘,渐渐地,二叔开始厌倦了,不过好在婶婶是个善良的人,不论叔叔怎么发脾气,婶婶对这个小姑娘依旧体贴照料,甚至花钱让陈月上学。

在我印象之中,陈月在很小的时候就比我们这些同龄人比较懂事,总是帮着婶婶忙来忙去,可不论她做什么,叔叔也总是不满意,总是冷眼相对,甚至有些时候直接大骂陈月的母亲偷.汉子,父亲不是人等等……

在我的记忆之中,陈月每次都是不说话,默默地听着叔叔发脾气,但是我却很多次见到陈月一个人偷偷的哭泣……

尽管有婶婶的庇护,但是陈月的童年是不幸的……

十三年后,

在我们这种深山,对法律的认知是很浅薄的……而且这里的女孩是不值钱的,只要钱给的够多,没见过面的两个人随时都可以结婚……

就这样,年仅十八岁的陈月就被自己的叔叔以两万块的价钱卖给了隔壁的村子。尽管婶婶是反对的,可毕竟叔叔才是一家之主,再怎么反对也是没有用。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听到陈月和自己的叔叔吵架,也是第一次听到陈月挨打……当然,在这之前陈月已经不知道被叔叔打过多少次了,身上总是会有青黑乌紫的伤痕,但是这却是我第一次听到她挨打。

那天晚上陈月哭的很伤心,哭到了很晚,不过却没有人敢管这档子“闲事”,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天亮了,家人们去喊陈月起床干活的时候却发现陈月竟然不见了!同时,家里的一万块钱也找不到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真心的为陈月高兴,但同时也为陈月捏了把冷汗,毕竟她从没有离开过这里,出去之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在陈月的日记之中,我见到了这一句话:

“从今天开始,我要开始写日记了!我相信我的人生从今天开始会发生转变,我要去找我的父亲,我相信她是爱我的,我不相信天下会有这么绝情的人,虎毒还不食子呢,二叔对我不好,父亲会对我好的。他只是没有钱,没办法回来看我罢了,不过我来找你团聚啦!”

在日记的最后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笑脸,我想她现在应该是真的很开心,因为她终于摆脱了二叔的魔爪,过上自己想要的人生。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向往自由的权利,只是因为种种生活环境限制了梦想罢了,可当重重地压抑之下,就算是一只可爱的小兔子也会爆发的。

陈月就是如此,她跳出了牢笼,向自己的梦想出发了!

陈月来到了遥远的大城市,不过当她下车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陈月没敢再火车站附近坐出租车,因为他听邻居大叔说,火车站附近的出租车都黑的要死,她不想还没见到自己的父亲就花光了所有的钱。

走了很远,陈月才对行驶而过的出租车招了招手,车窗摇下,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看不清楚身体,但是脸型有些胖,嘴里叼着一根烟,看着有些流氓气,让陈月有些担忧。

“大哥,去滨河小区多少钱?”陈月紧张的搓了搓衣角,她有些害怕面前这个男人。

三年前,那是父亲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他听父亲说过,父亲就是在滨河小区租的房子,在附近的工地打工。

那男人愣了一下,出租车都打表了,这孩子没做过出租车?

司机上下打量了一下女孩,见她稚气未脱,而且衣着朴素,显然一副乡下孩子的样子。

被司机打量的有些不舒服,总感觉面前的男人是个色狼,女孩不敢再说下去了,掉头就走。

“喂,别走了,这么晚了都快交班了,我载你一程?”

司机突然叫住了陈月,后者愣了一下,只好问道:“多少钱?”

司机想了想,“也没多远,十多分钟而已,算了,收你一百得了。”

“一百!你怎么不去抢劫啊?”陈月的口音很重,再加上她那夸张的表情却把那司机逗得一笑。

“大晚上的,就这个价,爱坐不坐,不坐的话你就睡马路吧。”那人叼着烟,一副不能再商量的样子。

陈月眼泪都下来了,不过一想这男人好在贪钱,不是好色,那既然这样的话……唉,一百就一百吧,只要见到父亲就好了!

陈月坐到了车上,那司机笑了笑,发动了车,同时笑道:“丫头你是第一次来大城市吧?”

陈月有些生气,还在心疼自己的一百块,也不说话。

司机讨了个无趣,随手拿出一张名片出来,扔到陈月身边:“这个是我电话,以后要是坐出租车就给我打电话,给你便宜点。”

司机逗着陈月。

陈月狠狠地把名片揣了起来,二人也都不再说话,不过汽车行驶了十多分钟后,汽车停了下来。

“到地方了,下车吧。”司机伸了个懒腰说道。

女孩在口袋里掏出一百块,不过司机却大呼一声:“你这孩子,第一次进城就带这么多钱放身上,你还真是……,”

没等司机说完,陈月一把就把口袋捂了起来,随即把一百块扔到了司机的怀里。不过司机却“哈哈”一笑,连忙扯住女孩,在挡板里找出九十块递给女孩。

女孩微微一愣,司机笑道:“你这孩子第一次进城,我要是不说一百块,你敢坐我的车吗?再说了,这大晚上的,我也真不敢让你一个人打车,别再出了什么事。”

女孩心中一暖,正值青春期的她不禁的多打量司机几眼。

司机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云淡风轻的说道:“别看了,我看你心里有事,和我说说吧,左右我也没什么事做。”

被司机的细心与体贴折服的女孩,在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陈月就仿佛遇见知己一般,如倒豆子似的说了起来。

听着女孩诉说着自己不幸的遭遇,司机更是气得义愤填膺,说到伤心之时,司机甚至忍不住破口大骂,但也就是这样,到让女孩感觉轻松了不少,毕竟他是第一个听自己诉说这一切的人,而且还为自己抱不平。

其实人就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伤心的过去,二十七八岁正是好年纪的男人,又怎么可能甘心开出租呢?所以当听到别人的伤心事时,也总是能联想起自己的过去,这也就是为什么二人能聊得来的原因。

不知不觉,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而二人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在陈月的日记中有这么一句话:

“今天很开心,我感觉我遇到了亲人,很可惜,我没有一个哥哥,不过这个司机大哥有点大,要是再小五岁就好了,我也许可以做他的妻子……”

情窦初开的少女没有直接表露自己的心迹,但却在文字中记录了自己的人生,我看到这里也着实是感慨了一下,只是却没想到,在他看来所谓的好运,却只是厄运的开始,甚至是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