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前尘往事辛酸泪 三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066字
  • 2019-12-16 09:28:40

那女子哭哭啼啼,说起一件陈年往事来……

百年前,小禅师与那女子本是一对指腹为婚的夫妻,而且二人也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一直很好。

那一年,两家原本已经行过三媒六聘之礼,定在七月成婚,却不想小禅师偶得一梦,梦见神仙在梦中指点一篇诗稿,说是今年科考答案,只要进京赶考必然高中,独占鳌头。

小禅师也不怎么了,自从做了那一梦后便非要进京,任谁阻拦也不肯放弃。

两家无奈只好同意让其进京,但同时也将婚礼提前,想要在赶考之前完婚。

小禅师说来也怪,原本很是欢喜的他却突然百般阻拦,说什么也不肯成婚,不过最终拗不过长辈意愿,只好仓促完婚。

新婚之日,洞房之内,那女子左等右等却怎么都等不到小禅师的到来,直到夜半三更,一阵冷风吹过,屋内红烛熄灭,这才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二人无语,一夜巫山云雨……

次日天明,待那女子醒来之时却只见床前摆放着一封书信,是小禅师写给女子的:

锦儿见字如晤,圣人云,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皇天八尺躯,为兄虽是山野闲汉,却也不想醉死温柔乡之中,现已在进京路上,锦儿莫要担忧,待为兄高中归来,必纳你为妻,珍重。

“纳我为妻?”女子顿时只觉一阵奇怪,喃喃的念道。现在已经拜过天地,行过周公之礼了,怎么还要纳我为妻?

一想到书信上的称谓女子更是奇怪,一时间心里实在是捉摸不透,不过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一夜云雨倒也算是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心想可能是夫君开玩笑吧。

女子虽然是这么安慰着自己,可却不想这一封书信兜兜转转传到了市井耳边,竟有人道出话来,说是那小禅师早在拜完堂之时就已经离开了此地,又何曾夜半三更潜回房中?

这世上有句话说的好,话是拦路的虎,衣服是吓人的毛啊,这传言之中也将这女子的德行败坏。

新婚之夜新郎逃婚对女人来说本就不是什么好事,现如今这女子又说与人同床,难不成其中出了奸.夫不成?

时间荏苒,不觉间三月过去了,那女子竟然身怀六甲,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了起来,这更是惹来闲话。

原本女子公婆还是相信女子的,可奈何抵不过世人传言,也渐渐的开始冷漠了起来,时间一久,更是将女子赶回了家门。

父母见到女子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毕竟是亲生父母,也只好将女子安置在后院之中,让其安心养胎,待等男子归来之时再做打算。

女子虽然遭到了百般冷漠,但是对小禅师的爱恋却从未减少,一心想着小禅师回来之后便可真相大白,到时还自己一个清白。

话说两头,且说那小禅师连夜赶出城外,一路之上昼行夜宿,连忙赶奔京中。

说来也怪,从未出过远门的小禅师这一路之上总是有贵人扶持,就算到了京中,没有任何功名的他也是在贵人的帮助下,直接参加了科考笔试。

三场科考下来,那小禅师每一场都按照梦中神仙的指点,写下一篇又一篇的文章。

几日后,皇榜贴出,那小禅师竟然真的高中状元,当今圣上更是传旨让小禅师进宫面圣。

当今圣上见到试卷上的文章不凡,早就已经对小禅师心生好奇,待等面圣之时见其更是英俊非凡,心中甚是喜爱,几番谈论中,圣上隆恩,直接将公主赐婚于小禅师,并且赏赐府邸。

小禅师自然是欢喜不已,慌忙叩谢皇恩,回府邸准备迎娶公主,而此时的他,也早已将昔日爱人抛诸脑后……

半月后,小禅师与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公主殿下完婚……

话说回来,再说那山村女子。

一年后,那女子产下一名男婴,同时,自己丈夫高中状元并且迎娶当今公主的消息也传入了家中。

那女子无法接受丈夫的背叛,也同样受够了邻里之间的异样眼神,只好决定带着孩子进京寻父。

女子兜兜转转,几经风雨,最终带着孩子来在京城。

只是一个女人出行多有不便,几经辗转已经是一年后的事情了,而此时的小禅师已经是当朝权势熏天的权贵,不过小禅师在朝为官却是一个十足的清官,而且受到一位禅师点拨,心中也是清明的很,一直都有出家为僧的想法。

而那女子来在驸马府门前,却被门前家丁驱赶,那女子没了办法,只好一封状纸告到了当今圣上面前。

当今圣山震怒,亲审此案,而滴血验亲之时却发现那男婴并非是小禅师的骨肉!

并且有人证明,那小禅师虽拜过天地,却未曾行过夫妻之礼……

女子的清誉受到了诋毁,见诉讼无望只好带着孩子转回家中,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怒火攻心,死于荒山之上,有人见女子可怜便就立了一座荒坟,将女子草草掩埋,而那女子怀中婴儿却不知去向……

至于小禅师,因背信弃义,抛弃原配而惹怒了当今圣上,被赐了死罪,三尺白绫结束了一生,但是在小禅师临死之时发下誓言:来生要做个和尚。

说到此处,那女子哽咽道:“我因怨气难消,一直未能投胎转世,而好在遇见一位先生,他说你前往青州县投胎去做和尚了,而我和你还能再做一世的夫妻,就命我在此等候,了此前缘。”

女子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见到你第一面就已经认出你了,所以才会编下谎话骗你留宿,这也是我为什么能说出你是青州县和尚的原因。”

此时的小禅师倒也冷静了不少,接着问道:“那员外夫妇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二人本是深山修行的一对狐仙,机缘巧合在我坟头住了下来,几次交谈之后见我是个苦命人,就处处关照与我,并且帮我和你再做夫妻。”

“那那个孩子最后去往何处了?又究竟是何人之子?”小禅师接着问道。

女子摇了摇头:“这我也不清楚,不过那位道长却告诉我那孩童来历不凡,只是错投我的腹中……”

那女子说完,小禅师想了想也觉得奇怪,只好不再去问,反而是问道:“那既然不是你摄我真阳,那我的身体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女子一阵摇头叹息:“唉,这也是一场孽缘啊,我虽与你有一世的夫妻之缘,可你这一世却与我佛有缘,而你又在佛前立誓,如今违背誓言自然是报应临头。”

小禅师大惊失色,那女子见此连忙说道:“我这几日四处奔走,为你求医问药,四处寻找仙草,可奈何仍无起色,不过……”

“不过什么?”见女子面露难色,小禅师连忙问道。

“不过你我的夫妻缘分已尽,自从嫁给你之后,我心中怨气消散,如今早就没有了那份恨念,可奈何在这世间游荡太久,早已无法步入轮回,不日便会消散在三界六道之中……”

“啊!”小禅师大惊,不过那女子却接着说道:“我若一去,你想必也没什么执念了,届时你还是回到寺庙之中,潜心修行,想必还是有机会得到我佛的原谅的。”

那女子说完,身形闪了又闪,渐渐地就变得有些若隐若现了起来,没一会,就只见黑气一闪,直接消失在屋子里面。

小禅师不明所以,连忙在屋子里面大喊大叫了起来,不过很可惜,还是没有看到那女子出现,而且没多久,身边的屋子也都变成了树木林草,不远处,两只洁白的狐狸向深山跑去……

一切都已经消散,小禅师瘫坐在地上,不明所以的看着这一切的变化。

“喂,你这小和尚又在看什么?那女人已经投胎了,不用再看了。”小和尚循声看去,就只见半年前的那个孩童坐在不远处的一棵古树上面,抱着膀子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

见小禅师不住地打量着自己,小孩笑了笑,叹息道:“唉,一切都是因果啊,那女子虽然无法步入轮回,但他之前生下的那个孩童不凡,是天赐的麒麟子,也算是她的福分,所以老天开恩,让他进入轮回了,你也快点回寺里吧。”

一听那女子去投胎了,小禅师顿时泪如涌注,脑海之中也不由想起前世种种,今世的百般恩爱,心中不由百感交集,坐在地上抽噎了起来。

小孩子见小禅师这个样子,哈哈一笑道:“你再怎么哭,人不还是去的?过去了的事情就应该放下,人生无执念,接下来的路才能走的下去,你现在不肯放下,以后还如何拿起?”

小禅师听孩童说完,不由得哑然失笑,这竟然是半年前摔碎钵盂之时孩童对他说的。看来自己还是没有看开啊?不过钵盂碎了倒是可以放下,可自己两世的爱人离自己而去,那又岂能说放下就放得下的?

小禅师漠然的摇了摇头,不过再抬头看去,那孩童早已没了身影,小禅师一阵叹息,只好摇晃着身体,向来时的路返回……

(未完待续)

读者群:435297246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