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痴心鬼魅了前缘 二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150字
  • 2019-12-16 09:28:39

小禅师“奉师命”在山庄内逗留几日,与老员外辩经布道,而这几日下来倒也相安无事,每日讨论经书佛法,倒也自在。

而且老员外也本是佛法高人,几日的讨论倒也是让小禅师受益不少,而小禅师这一住竟然整整住了一个月。

却说这一晚,小禅师正在房中安睡,却听门外叠指弹窗,小禅师慌忙起身,还以为老员外睡不着,又来找他研讨佛法。

刚打开门,却见那美丽女子斜靠在门板之上,笑语盈盈之中显露几分醉意。

小禅师纵然是佛法精深,但每次见到这女子都无法把持自己,就连佛祖也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小禅师在山庄内这段时日可还习惯?”女子笑语道。

小禅师紧张的搓了搓手,连忙答道:“还好还好,一切都很习惯……”

“哦,那既然如此,小禅师为何不请我房内叙话?”

“这……”小禅师尴尬的笑了笑,纵然是自己也想请姑娘进房,可毕竟男女有别,而且自己还是出家人,不好惹是非。只好推辞道:“圣人道,孤男寡女不好共处一室,夜深露重,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安睡吧……”

小禅师话一出口就已经忍不住一阵后悔,虽然不能请姑娘进房,但站在门前说上一会话也是好的啊。

见小禅师话说一半,那女子就忍不住笑出了口,醉眼惺忪道:“安九,本姑娘孤枕难眠,近日又多喝了几杯,更是难眠,难道和你说说话还不行?”

“这……”小禅师满脸通红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小禅师虽然凡心已生,但毕竟在师傅面前立下重誓,所以这些时日倒也算是中规中矩,不去沾惹凡尘是非。

见小禅师不说话,那女子接着说道:“小禅师,你看本姑娘漂亮吗?”

“漂亮,如同画中仙子……”

“那你喜欢本姑娘吗?”

“额,这……”

“小禅师,本姑娘可是很喜欢你啊,我欲与你做那一世的夫妻,你意下如何?”

小禅师顿时愣在原地,连忙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不可不可,我佛在心中,我万万不可行这苟且之事,姑娘请回吧,阿弥陀佛……”

见小禅师态度如此,那女子故作摇头叹息,酒醉之中摇摇晃晃转身,装作回房的样子,但脚下却是一个踉跄,直接向后摔倒。

小禅师顿时大惊,连忙伸出双手将女子揽入怀中,生怕摔坏了姑娘。

昏黑的夜晚,几盏红烛勉强照亮了整间屋子,借助灯光看向怀中佳人,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此时的佳人双腮粉红,更是分外的可人。

小禅师微微发愣,不住地打量着怀中佳人,那女子酒醉三分,一双秋目上下流转,仿佛正在勾魂夺魄一般。

小禅师动了动,似乎想要把女子在怀中摆脱,可那女子却身子一挺,双臂死死抱住小禅师的脖颈,同时也深深的吻了下去……

良久……双唇分开……

“小禅师,我来问你,佛在何处?”

“九霄云外……”

“佛不是在你心中吗?”

“我的心中只有你……”

话毕,小禅师一把将女子抱入怀中,向禅房走去……

片刻的宽衣解带,二人便就赤.条.条的“坦诚相对”……

正所谓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精神,粉雕玉彻般的佳人此时更是分外的妖娆。

“小禅师,奴家我要问你几句。”

“小娘子请讲。”小禅师的双眸上下打量着面前美人,早已是心不在焉。

那女子面露娇羞,却坦言道:“听说佛家弟子一心向佛,若是与凡尘女子媾和,沾染上半分的因果,日后必将死于雷霆之下,生生世世,永堕沉落,你今日若是与我成就了这夫妻之美,日后可会后悔?”

小禅师身子顿时一僵,这句话竟然是自己对师傅立下的重誓!

“这……”小禅师一时语塞,不过片刻之后却是咬了咬嘴唇,狠言道:“实不相瞒,自从我见到小娘子那一刻起,心中就已深深爱上,今生若是能与小娘子做上这一.夜的夫妻,那便死而无憾了。”

“咯咯咯。”那女子掩口一笑,“小禅师,那你的大乘佛法也不要了?”

“唉,能得娇妻****好,莫说是大乘佛法,纵然是给我菩萨也不做了。”

二人无语,四目相对,片刻后,紧紧相拥一处……

话不多说,一夜云雨,几赴巫山,真是说不尽的佳话……

次日,五鼓天明,小禅师这才悠悠睡醒,只是刚一睡醒就听到了那女子的敲门声,原来是员外夫妇请去叙话。

正堂之中,老员外一身喜庆,满脸欢笑,竟要与二人做一场婚事,行周公之礼,做那真正的夫妻,老员外更是许诺,待自己百年归老之时,愿将所有家产田地悉数交予小禅师手中。

小禅师毕竟是出家人,对这钱财本不在意,但既然已经犯了戒,那想必也做不了和尚了,所以干脆答应了员外,留在此处做一个真正的凡尘子弟。

虽然是做了凡尘百姓,但是小禅师却从未忘记参研佛法,每日里都是诵经礼佛,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变成寻常百姓,至于宅院之事却从不插手,而这说来也怪,这户人家从不出门,就算出门也是很快就会回来,更没有什么人进府门拜访,可家中的青菜百米却从没有断过,仿佛是吃不尽用不完一般。

时光荏苒,岁月穿梭,不觉间半年就如同眨眼之间,匆匆而过。

而小禅师也不知为何,身体却是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每天似乎也都没有什么精神,就连诵经礼佛的心也渐渐的消退,每日里就是慵懒的卧在床上,或者是与那女子欢好。

说来也怪,小禅师的身体虽然是一日不如一日,可那女子却是越发的漂亮,每日里神采奕奕。而且最近几日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出门,有时几天都不曾见到人影。

却说这一日,小禅师在床上躺的乏了,忽然想出去走走,又一想,自从进了这府门半年来自己还未出去半步,就更想出去走走了。

想到此处,小禅师强打着精神,穿上衣衫向外走去。

刚出府门就只见参天的古树遮天蔽日,小禅师心想半年前看到远处有山庄,就想去山庄走一走,就绕过宅院向后面走去。

刚绕过宅院,小禅师顿时一愣,那天晚上所看到的山庄明明距离自己很远,可如今看来却近在咫尺,真如那小孩所言,走几步就是山庄。

小禅师大惑不解,心想可能是那天晚上太过疲累看错了。

小禅师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回头看向宅院。

这一看不要紧,却把小禅师吓得一身冷汗,身后哪有什么宅院?只有一座荒坟罢了!

而且那荒坟之上也有一个大大的窟窿,仿佛是什么动物的栖身之所。

小禅师大吃一惊,心中想起师傅以前和自己说得妖精幻化人形,骗取男人真阳修炼的事情。

越想小禅师就越觉得蹊跷,之前种种立刻在眼前浮现,看到自己身体如今这个样子也更是可以肯定了。

小禅师被吓得不轻,迈开步子就想向面前的山庄走去,而就在此时,不知在哪来的一只手,一把就扣住了小禅师的肩膀!

“夫君,你这是哪里去,快快随我回府。”

话音未落,就只见一阵黑烟升起,立刻遮住了小禅师的双眼,而小禅师也只觉一阵天晕地转,转眼就出现在宅院的卧房当中。

“哎呀呀,你这妖魅,竟然胆敢迷惑我的魂魄,摄我真阳,我今日与你拼了。”小禅师刚刚站稳脚跟就大骂了起来。

怒罢,那小禅师大叫一声就冲了上去,只是不料那女子单手一挥,一道黑气浮现就将小禅师打翻在床。

小禅师自知不能力敌,也不再挣扎,就只是双手合十,心中不断的忏悔,悔恨未听师傅的话,犯了色.戒。

见小禅师双眼含泪,那女子也是肝肠寸断,哽咽一声道:“我的夫啊,你真是误煞了为妻啊,我何曾摄你真阳?何曾迷你魂魄?”

“你这妖孽满嘴胡言,我本修行弟子,一心向佛了,若不是你迷惑了我,我怎能与你做那夫妻?要不是你摄我真阳,我的身体又怎会如此?”

见小禅师竟如此这般说出口,那女子更是冤枉,哽咽了几声也随即大哭了起来。

哭够了,那女子这才幽怨的说道:“我的夫,你当真是铁打的心肠啊,那一世你负了我,这一世我本想与你共叙前缘,却不想你竟如此对我,真是辜负了我这一片苦心,我的夫,你真是一个铁心的佛啊!”

那女子稀里糊涂说了一通,小禅师也奇怪了起来,“你这是何意,分明是你坏我修行,我又何曾负了你了?”

那女子冷笑几声:“我的夫,你这个铁心佛,你不知我是鬼魅之时却和我恩爱有加,百般甜蜜,夜夜欢愉;如今知道我是鬼魅修行,却说我迷你的魂魄,坏你的修行,你这当真是不讲理了!也亏了我这些时日为你四处寻医,寻找那仙草灵药,一心医治你的身体。”

小禅师一头的雾水,不知道她说的这是何意,却唯独只见那女子哭哭啼啼,此时倒也有些冷静了下来。

那女子又哭了一阵,小禅师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不说话,待等那女子哭够了,这才娓娓道来前尘往事……

(未完待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