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云游禅师动凡心 一
  • 一百个小故事
  • 酒太白
  • 3121字
  • 2017-03-10 22:19:51

太白今天又给大家带来一个小故事,而且这件却是一个和尚和我说起的…但具体是哪一年发生的事情,那位和尚也真的是记不清楚了,实在是太久远了……

在很久以前,一个偏远的深山中有一座破旧的古庙,这座古庙是什么时候建立的已经没人知道了,但是据附近的村民所说,寺内虽然有很多的和尚,但是只有主持方丈是一位得道高僧,所以还算是香火鼎盛。

方丈有很多的弟子,但是最得意的就是自己最小的徒弟——安九小禅师。

据村民所说,安九的母亲是附近的一位寡妇,一生吃斋信佛,只是生来命苦,刚怀上安九丈夫就去世了,而在生下安九之后也突发疾病,暴疾而亡。

幼小的安九倒也算是个胎里素,一顿荤腥也没吃过,而老方丈心地善良,见小安九无人照料,就将他收养在寺庙之内,随他修行。

安九和尚也当真是聪颖之极,年纪轻轻便就已经熟读经书,更是为附近村民讲经布道,教化一方。

……

这一天,老方丈将安九叫到跟前,“安九,为师功德已满,马上就要去见佛祖了,你与我佛有缘,我有意将大乘佛法传与你,只是你年纪尚轻,不解众生疾苦,所以我想让你下山周游一番,待你归来之时,我便传衣钵给你,如何?”

安九小禅师淡淡一笑,对老方丈叩谢一番,只是老方丈却突然说道:“安九,世间繁杂,红尘苦恼,为师又怕你有放不下的,染上红尘,触碰因果……所以,我想让你与为师立个誓言,日后下山切不可贪恋红尘,恋上凡尘女子。”

安九小禅师不假思索,立刻起誓道:“师尊在上,弟子一心向佛,日后下山绝不与凡尘女子媾和,今日立下重誓,如若沾染半分因果,必让我死于雷霆之下,生生世世,永堕沉落!”

老方丈听完,大为放心,心想自己这弟子慧根甚好,灵台又是十分的清净,且自幼随自己学习佛法,又怎么会恋上红尘?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老方丈虽然是这么想,但还是轻叹一声,从袖口里拿出一个钵盂来,“安九,既然是下山修行,体验人生百态,那钱财就莫戴在身上了,我这有一个钵盂,你就拿着它下山吧,”

说罢,老方丈就将钵盂递了过去,安九接过微微一笑,随口说道:

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我餐。

今日下山修行去,待等功成受衣钵。

安九随口说罢,便就拂袖扬长而去,直奔山门,老方丈去对此微微一笑,不过在这笑意之后却是满满的忧愁……

话说两头,却说那小禅师手托钵盂,布衣一身直奔山下,走一山又一山,山山不断;走一水又一水,水水相连。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但走了这一路,小禅师却佛心不变,一路向前,同时也暗暗感激师傅的苦心,没让自己带什么钱财却让自己带上这个钵盂上路,而这一路没有了钱财倒也增加了不少的磨炼,而这钵盂更是为自己化缘来了不少的米饭。

小禅师手托钵盂,如托至宝一般,生怕它会出什么闪失。

却说这一日,小禅师刚刚在市集上化缘来一些饭菜,只是吃了一半就吃不下去了,但又一想马上就要翻越一座高山,又不舍得手中的饭菜,只好手托饭菜,行走在山野之中。

走了没多远,小禅师不觉有些疲倦,靠在路边的树上想要睡上一觉,而就在这时在树上突然跳下来一个孩童,猛然将手中钵盂打翻,饭菜撒落在地,钵盂也变得四分五裂。

小禅师看着满地的碎片心中疼痛不已,而跑出来的小孩却“咯咯”一笑道:“喂,我说你这小和尚还真是奇怪,你再怎么哭,碗不还是碎的?过去了的事情就应该放下,人生无执念,接下来的路才能走的下去,你现在不肯放下,以后还如何拿起?再说了,出家人本来就是身无长物,一件钵盂而已,反倒是耽误了你的修行。”

小孩虽然有些无礼,但是小禅师听完却顿时一阵灵台清明,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连忙双手合十道谢,小孩子又是“咯咯”一笑:“小和尚你快走吧,天黑了这条路就不好走了,现在走还来得及。”

不等小禅师说话,小孩子竟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小和尚,我指点你一次,又救了你一次,咱们的债也就两清了,日后的路我就帮不了你了,快点走,还来得及,不然下辈子我还得来找你……对了,如果天黑了看见宅院千万别借宿,再走几步就是山庄,到了山庄在借宿也不迟……”

说罢,不等小禅师问话那小孩身子一闪,又窜进了树林之中,没了踪影。

小禅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小孩子既然这么说了,小禅师也不再纠结,倒也放下了摔碎的钵盂,不过一想到这钵盂随自己这么长时间,又是师傅给自己的就不免有些伤心,干脆将钵盂收敛起来,花了些时间埋在树下。

待小禅师做完这一切天就已经有些黑了下来,小禅师只好慌忙赶路。

又走了一会,天就黑了下来,而这条路越走就越是难走,四处荆棘满布,小禅师不免有些沮丧,想起那小孩的话也觉得悔不该不听那孩子的话,非要将钵盂埋起来,早知如此就应该早些赶路。

月上柳梢头,参天的古树遮挡住了星空,只是勉强的借助着夜色艰难前行,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前面渐渐的出现了些许的光亮。

小禅师大为惊喜,想起那孩子的话还以为到了附近的村庄了,连忙加快步伐向光亮处走去。

走到近前看去却是一间宅院,那光亮正是宅院门前的两盏灯笼。

小禅师高兴不已,连忙走了过去想要敲门借宿,不过就在这时却突然想起那孩子的话,不让自己在这里借宿,而是再走几步去山庄里。

一想到这孩子来得蹊跷,小禅师也就信了,绕过宅院向远处望去,果不其然,面前果然是灯火一片,只是却不像那孩子说得走几步就是,而是还有很远。

“唉,天黑路难行,以现在这艰难的路程走到山庄只怕也要天亮了吧?”小禅师喃喃自语道。

没有办法,小禅师只好走回宅院门前,只是还没等他敲门,那扇门竟然直接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二八佳人。

那女子生的甚是好看,眉毛弯弯似明月,嘴唇艳艳如丹朱,鼻子挺挺似琼瑶,真似画中走出来的仙子一般,分外的清秀。

那小禅师常年在寺内修行,现在刚刚步入红尘不久,又何曾见过这般美人?一时间便被迷得神魂颠倒。

我说这话诸君要说我是胡言,我有诗为证,单说这女子的美丽:

美人生得体生香,秋水双眸惹人尝。

梨涡浅笑君爱看,饶是佛祖动心肠。

见小禅师就只是一个劲的傻笑,那女子“咯咯咯”一笑,轻声道:“小禅师可是来借宿的?”

那女子如同银铃般的笑声更是让小禅师如痴如醉,只顾得一个劲的点头称是。

那女子又是掩嘴一笑,用手一搭小禅师的手,向内拉扯道:“既然是来借宿的,那只管进来便是了。”

那女子的肌肤真如丝绸般嫩滑,两手相触,小禅师就更是痴傻了,就跟丢了魂似的,踉踉跄跄跟在那女子身后走了进来。

“小禅师如何称呼,打哪里来,要去往何处啊?”

不知何时,小禅师忽然听见耳边有老人的说话声,猛然清醒过来,不过再一看周围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寺庙之中!

小禅师吓了一跳,提神再看,发现面前坐着一对老夫妇,还有站在一边的美丽女子。

见小禅师一脸的奇怪,那老妇人解释道:“小禅师有所不知,我和我家员外一生信佛,在外面看我们的庭院和正常人家相差不多,可其实里面的建筑却都是寺庙的建筑。”

见到对方是佛祖信众,小禅顿时倍感亲切,连忙解释道:“小僧法号安九,奉家师之命下山云游……”

“呀,敢问小禅师可是来自青州县内的安九禅师?”未等小和尚说完,站在一边的女子连忙开口问道。

小禅师也是一脸的奇怪,连忙点头称是。

那女子又是“咯咯”一笑道:“这真是巧极了,小禅师,前些时日尊师给我们送来书信,信中说你不久就要到来,让你在此多住几日,与家父共同参研佛法。”

小禅师听女子这么一说就更是高兴了,顿时就觉亲上加亲,连忙双手合十,轻念了几声佛号,只管说谨遵师命,必然多住几日……

……

笔者写到这里也不得不说这世上一切还真是姻缘造就啊,如果要是老妇人或者是那个老员外说出口,也许小禅师还会多问上几句,或者是讨要书信,验看真假,可偏偏却是这女子发问,而这小禅师也是毫不怀疑……

唉,试问在这荒郊野岭的怎么就会有人修建庭院?又如何遇见佛教信众?又如何被师傅算到自己会敲门借宿?

可惜了小禅师这一世的修行,就毁在这“色”字之上,若是不被女色所迷盘问一番倒还好说,可这不闻不问,就已经说明色心已起,那凡心一起又岂能回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