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二十八十八层地狱
  • 我的祖宗
  • 乖胖是头猪
  • 4599字
  • 2018-02-20 09:00:32

后土看见地缝钻进去后,便是一直破界,直到幽冥界,在往下,便不是九府之地,便是停留在了这里。

巫妖大战如何,后土还是想要知道的,整理了一下心思,想要得知消息,环顾四望,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后土只能是敲打土地,连土地都欺负自己了!

后土,你怎么来冥府不来我这里?地薄居然幻化了出来,有点生气的说道:你忘记我了是不是?

地薄?后土擦了擦眼泪,才是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状况。

好可恶的太一。地薄气呼呼的说道:竟然欺负你,我去对付他。

真的吗?后土看着他说道:你有战斗力?

没有。地薄垂头丧气说道:我看起来法力无边,但是只是记录而已,能否发挥作用,是看用这些记录的。

好啦!后土摇一摇地薄说道:是我不好啦!

地薄倒是好哄,很快便是开心了起来,也是说道:后土,你是要一直都在这里了吗?

要待很长一段时间。后土说道:你知道巫妖大战怎么样了吗?

蚩尤大发神威。地薄张牙舞爪的形象生动的讲述了巫妖大战的过程,最后说道:可以说,蚩尤是除你之外,大地最亲近的了。不过,一个善文,一个勇武。

那就好。后土知道巫族没有什么事,也是稍微有点心安。

那这里是哪里?后土说道。

这是幽,也就是修罗一族。地薄说道:不是在阎罗那边。嗯,这里是罗浮寨的地盘,过去一点,便是忘川河。

罗浮寨?后土说道。

依你说,阎王在忘川河这边设立了一溜溜的鬼魂积聚处。地薄说道。

后土大巫?阎王亦是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赶了过来,看见是后土,挠挠头想不明白。要知道,忘川河可不是那么容易渡过的,自己亦是在鬼门关开的时候,来到了这边。这段时间离鬼门关开还早呢!

阎王。后土见着他,吩咐说道:让其它精怪兽退去,我不想见他们。

阎王便是一一去阻拦赶往这边的,完成后才是回来说道:大巫,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直接下来的。后土也是知道瞒不住,便是简单说了一下。

幸亏没有得罪后土。阎王心里在冒冷汗,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阎王,快点把你阎王殿空出来。地薄在一边说道:后土要在这里待一阵子。

你是?阎王才是发现了地薄,不,应该是地薄允许了阎王看到自己。

我就是地薄。地薄一脸看白痴的说道:你竟然连我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阎王惊奇的打量着地薄说道:只是认不出来。

不用空出来了。后土说道:这里也蛮好的。

快点,把那罗浮寨空出来。地薄依旧是生气的说道。

地薄。后土叫停它说道:不用这么麻烦了。

大巫,再怎么样,一个居所还是要的。阎王倒是反应过来说道:让鬼族给你修个?

盛情难却。后土只能是说道:就在这里出现个殿堂即可。

阎王刚想去组织鬼群,却是被震荡的站立不稳,只见一座雄伟的大殿拔地而起。

森罗殿。阎王念叨的说道,差点忘记后土乃是土巫,何须自己动手帮忙。

见阎王还不离开。地薄开口说道:你还有事!

是这样的。阎王真的是有事,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你让我掌管兽族轮回,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有什么困难?后土说道。

一个便是躯体只是载体,魂魄才是根源。阎王说道:可是,我无法区分魂魄,而魂魄转生之处并不一样。不同的转生处,转生之后成就不一样,有些鬼,一个劲往好的地方钻。

后土看了一眼地薄,对于这个,后土亦是不知道。

虚空以纬度演化,有因必有果。地薄一副我知道的样子说道:在幽界有一忘川河支流冥河,其源便是有六桥:金桥,银桥,玉桥,石桥,木桥,竹桥。

第一是金桥:在世时修炼过仙法、道法,积有大量功德的可通过。

第二是银桥:在世积聚功德、善果、造福社会的可通过。

第三是玉桥:给在世积聚了功德的可经过。

第四是石桥:给在世功过参半的人经过。

第五是木桥:给在世过多于功的人经过。

第六是竹桥:给伤天害理、恶贯满盈的可通过。

那么便是这样。后土说道:

第一是金桥:给在世时修炼过仙法,积有大量功德的人通过,以升仙或成道。

第二是银桥:给在世积聚功德、善果、造福社会的通过,成为担任神职的地神,如土地等,得享人间香火。

第三是玉桥:给在世积聚了功德的经过,转世为有权贵。

第四是石桥:给在世功过参半的经过,投身平凡。

第五是木桥:给在世过多于功的人经过,投身贫穷、病苦、孤寡的下等。

第六是竹桥:给伤天害理、恶贯满盈的经过,分作四种形式投身:一为胎,如牛、狗、猪等;二为卵,如蛇、鸡等;三为虱,即鱼、蟹、虾等;四为化,如蚊、乌蝇、蚂蚁等。

大巫,这是巫妖两族在纬度才有用的。阎王说道:在虚空,巫妖是不能轮回的。

后土愣了一下,才是依旧看着地薄。

兽族也有觉醒的。地薄说道:那些连觉醒都没有的,二一添作五,便是可以了。

虚空兽族转生地,皆是在黄龙手中阎王说道:他们层层挑选,那里我插手不上。

这可不行。后土说道:魂魄是归阴司所管辖,世间朝廷岂能插手。

思来想去,后土想到了方法说道:地薄,你不是有生死薄吗?那么必然记载了生前经过。

只要发生出现的,我这里必然是有。地薄说道。

那你把生死薄给我好不好?后土不好意思的说道。

给你。地薄复制粘贴一份给她说道:你不是不要吗?

我也没有想到,你作用这么大。后土拿过来说道,递给阎王说道:未觉醒的魂魄,便是让其自行抉择。觉醒的,便是依照行为举止,做出判决。

后土。地薄指着生死薄说道:这个和定仙薄不一样,是持续变化的,所以复制粘贴的,只有复制粘贴前的记录。

那生死薄每天三更够了吗?后土没有想到还有这个问题。

你要累死我啊!地薄不开心了。

那每一次鬼门关开的时候,你便是更新一次生死薄可以吗?后土想到阎王成立的缘由亦是说道。

这样倒是可以设置自动更新。地薄想了想说道:已经设置好了!不过,我联系了天书,九月初九,才是我们的初始,那时天书会加更一次。

地薄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有死薄,天书才有生薄。

这样怕是魂魄都是会在之前转生。阎王担心的说道。

那我就把转生全部迁入十殿内。后土说道:尔等,可要处理好兽族轮回之事。

后土这一说,轮回便是全部集中于十殿之内。

那么,九九之后,魂魄该如何是好?阎王不得不问道。

孤魂野鬼不是正常的?地薄说道。

后土看了一眼地薄,都是你懒。想了想说道:那我便画五道,以补齐残缺。

迷沦有欲,淆乱本真。不能返朴归根,与道同体,其魂便入五道。

一道者,梦神上天为天神。

二道者,梦神入骨肉,形而为兽。

三道者,梦神入动物,为动物。

四道者,梦入薜荔,薜荔者饿鬼名也。

五道者,梦入泥黎,泥黎者地狱人名。

此五道,乃是判断九九之后。后土解释说道:一为大功德转世投胎。二为觉醒兽转世投胎。三为兽族转世投胎,四为魂魄不全,休养生息。五则大罪过者,需要消除业火,方能转世投胎。

当然,亦可过六桥。地薄说道:不然冥河便是断流了!

看来,还需要监狱!后土想了想说道:不然都可轮回,兽族觉醒越多,越发大乱。

那便设立十八层地狱,以对兽族继续惩罚。阎王说道:修罗一族有一奇异空间,名为十八层地狱。

十八层地狱。后土说道。

十八层地狱的差别不在于空间顺序,而是时间与刑法不同。地薄说道:这应该是纬度才有的,虚空幻化了巫妖,便是幻化了这个最低等的监狱。

阎王倒是不太明白只是说道:第十八层地狱一日等于世间三千七百五十年,修罗一族才是如此强悍。不过十八层地狱每一层地狱比前一层地狱痛苦20倍,到了十八地狱时苦得无法形容,因此修罗一族,除了罗睺,好像没有可以长久待在那里的。

这十八层地狱。地薄盯了一眼阎王,才是继续卖弄说道:每一地狱比前一地狱,增苦二十倍,增寿一倍。尤其在时间之上。其第一狱以世间3750年为一日,30日为一月,12月为一年,罪鬼须于此狱服刑一万年(即世间135亿年)。其第二狱以世间7500年为一日,罪鬼须于此狱服刑须经两万年(即世间540亿年)。其后各狱之刑期,均以前一狱之刑期为基数递增两番。而刑罚上:

第1层拔舌地狱

用铁钳夹住舌头,拉长后生生拔下。

注意这里并非是一下拔下,而是慢慢拉长、慢慢拽,体验痛苦

第2层剪刀地狱

入剪刀地狱,剪断十个手指。

第3层铁树地狱

入铁树地狱,利刃自后背皮下挑入,吊于铁树之上。

第4层孽镜地狱

入孽镜地狱有照镜,可入十八层不同地狱,乃是出入口。

第5层蒸笼地狱

入蒸笼里蒸熟。然后用冷风吹凉再重塑身体,随后入拔舌地狱再次“享受”痛苦。

第6层铜柱地狱

入十八层铜柱地狱,扒光衣服,赤身裸体抱住一根铜柱筒,筒内燃烧炭火,随着铜柱温度上升,绝对的火热刺激,让人狂跳不已。

第7层刀山地狱

入刀山地狱,脱光衣物,赤身裸体爬刀山,一路血流成河。

第8层冰山地狱

入冰山地狱,赤身裸体上冰山体验冰爽世界。

第9层油锅地

入油锅地狱,剥光衣服投入热油锅内翻炸至焦黄后捞起,凉后再炸。

第10层牛坑地狱

入牛坑地狱,野牛群奔之中,被牛角顶、牛蹄踩,遍体鳞伤痛不堪言。

第11层石压地狱

入石压地狱,用斧砍断绳索巨石落下压砸池中之。

第12层舂臼地狱

入舂臼地狱,放入臼内舂杀,让受罚者深深体会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第13层血池地狱

入血池地狱,成为血流成河的一份子。

第14层枉死地狱

入丰都鬼城枉死牢狱,再也不能转世投胎做巫妖。

第15层磔刑地狱

入磔刑地狱,处以磔刑,像屠夫砍杀猪肉一样被分块。

第16层火山地狱

入火山地狱,享受烈火焚烧,生不如死的待遇。

第17层石磨地狱

入第十八层石磨地狱,磨成肉酱后重塑人身,然后再磨再塑。

第18层刀锯地狱

入第十八层刀锯地狱,赤身“大”字捆绑,用大铁锯从裆部至头部开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一分为二。

而第十九层,便是无间地狱。除了罗睺,没有可以出来的,可以说永世沉沦。

那罗睺,岂不是有亿载修为?后土吃惊说道。

第十九层无间地狱,不仅仅是这个虚空,而是所有无间地狱。地薄说道:无间地狱只有一个,罗睺不是虚空诞生的。

特别还是在地狱修行?后土感觉虚空要有大难了!

有什么大难?地薄不明白的说道。

修行,修的不就是时间吗?后土跺跺脚说道:不行,必须要赶快让巫妖两族进入地狱修行,这可是生死存亡。

噗噗噗!地薄笑的滚来滚去的说道:后土,你太搞笑了!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后土生气了说道:我没有时间和你聊了!

不是。地薄赶紧拉住她说道:这个时间与世间和九天的不一样。

不一样?后土不明白的说道:什么意思?

天上一日,地上三年。地薄说道:那是对不同阶种群而言,你巫妖两族,这时间有区别吗?

好像没有。后土也没有去过九天,只能是尴尬的说道。

时间,是不一样的。地薄说道:就如同魂魄,没有时间的观念。我们所感觉到的时间,是基于本身载体的一种延伸。你应该有过,度日如年,也有个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但是,时间是不存在的。

时间是存在的。后土解释说道:它是一个个结点。

应该说,它是虚无的。地薄挠挠头说道:结点形容的非常好,这些所谓的时间快慢,便是点之间的间隔。不同的载体,间隔不一样,但是,点是一样的。所以,罗睺在地狱一十三亿一千零七十二万年后,和你在世间一十三亿一千零七十二万年是一样的。是十三亿一千零七十二万而不是二垓三千一百九十二京八千二百三十三兆九千八百四十亿年。盘古巨人在四十亿年前开天辟地,尔等修行亦有十三亿……

怎么?后土见他忽然不说了。

四十!地薄望着后土,不过又是想到,也是舒缓了一下说道:不过十三,这对于你是个幸运数字,乃是凶中带吉。

你是说我有难?后土说道:我还不够倒霉?

不是你。地薄说道:是天地啊!

天地?

对啊!地薄说道:冲犯太岁,是大劫。偏偏妖族还不消停。

太岁?后土不明白的说道。

妖乃天干,巫乃地支。地薄说道:你刚好过了冲太岁,倒是没有危险。

什么啊?后土噘着嘴不开心了。

反正。地薄不好在泄露天机,只能是说道:对冲之数,才是巫族飞升之时,后土,你还要在等等。

看着地薄小气唧唧的,后土也不想理他了。

地薄只能是尴尬的先走了,毕竟这些都是天书推演的,地薄可不敢多说,会被天书责怪于后土身上的。

死中求生!地薄倒是有点佩服帝俊太一,只不过,怕是打错算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