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二十五九州大地
  • 我的祖宗
  • 乖胖是头猪
  • 3577字
  • 2018-02-16 06:49:05

有熊外,炎等一干大能聚集其中,明显的分成了两队,一对以炎为主,数量相对来说较少,一对则是精怪兽巫掺杂,明显是黄的的部下。

炎,你这是?黄出来看着泾渭分明的两队,有些头疼。要是炎闹腾还好,都闹腾,真的是要命。

黄。炎走过去说道:据说,你从道德天尊手里拿到了法宝盘古鼎,将中土分为九州,是有这回事?

嗯!黄不能不承认说道:也是有后土祖巫相助,才得以成功。

本来,中土是盘古巨人留给我们的。炎说道:但是你现在分九州,我只要其中之四,不过分吧?

凭什么你拿四州……

停。黄看着愤怒的部下说道:中土只是虚幻的划分九州,实际上还是中土。炎,如今你要求分家,是何意?

黄。炎说道:一万年即将来临,道德天尊飞升,代表着绝大多数大能陆陆续续零零星星的飞升,那么举族飞升,已然不可能。

炎,只要我在,就不可能分家。黄惆怅说道:蚩尤去了十万大山,你非要巫族四分五裂。

那,就不要怪我出手无情。炎说道。

你打不过我。黄说道:就如同你打不过蚩尤一样,如今我有户口簿,和蚩尤都是可以一战。

那总要试试。炎说道。只见炎掏出一把尺,动手意味非常强烈。

此尺黑中发亮,透露着一股夺人的气味,黄一看便是知道此乃剧毒尺,乃是炎对付异族的恐怖武器,因为此尺,异族甚至宁愿遇上蚩尤都深深害怕遇见炎。

啊!炎一尺别来。

这没有什么技巧,谈不上艺术,黄只需要轻轻一动便是可以避过此次攻击。可是,黄如果躲了,便是意味着在战斗力上认输了!

黄只能是掏出了轩辕剑,同样毫无技巧的迎了上去。如果两巫战斗力相同,先出手的炎蓄力时间更加长,便是赢了。

只见尺剑相交,僵持不下,剑光尺影。可以共苦,保家卫国。不能相甘,同门相残。

看着炎轻微摇晃退了一丝,黄不忍心,便是收了剑,退开说道:你回去吧,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

再来。炎听到部下欢呼,但是他明白,有能之士都知道自己输了一筹,纯粹是黄让自己。

这时,只见炎收回尺,而是伸出手来,赤红色的手,这便是黄炎蚩尤没有化为祖巫的缘由,炎是火土,黄是土金,而蚩尤是土。三巫由于虚空以纬度演化,但虚空终究还是虚空,有了后土再也容不下土巫,最终土返火,土生金,才是有了三巫。

从属性上看,火克金,炎确实是有优势。不仅仅这样,炎运使火,以火为阵。

黄,看我的焚天融地阵。炎大喝一声,便是攻去。

黄亦是收回轩辕剑,竟然没有抵抗,引火烧身。

黄。炎大喊一声想要收回,不过愣了一下。只见黄身上穿戴全部被焚烧的干干净净,露出来了金黄色的身躯。

真金不怕火炼。黄说道:炎,收手吧!

很明显,黄更进一步了。炎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要知道,他是最先出手的,如今先后败于蚩尤黄手中。

滚吧,丢人现眼。

本来给你一州都多了,还四州,去死吧!

看你适合去十万大山找蛮巫蚩尤。

……

炎本来想要退去,毕竟技不如人,多说无益。不过,底下的精怪巫,越说越过分,越说越肆无忌惮。

看着部下皆是提不起头来,低的都快贴近土地了!炎怒了,只见炎一手掏出尺子一手重新汇集火气。

黄正无奈防守,以备炎的无意义攻击。可是炎并没有攻击黄而是攻击了底下的精怪兽。

黄连忙去阻止,不过炎根本没有打算应对黄,导致黄不得不收剑以避免击杀炎。

炎。黄看着部下死伤,驻起剑。一把抓起炎,朝地上就是一扔。又是拿起剑来,走过去指在炎心脏上。

动手。炎哈哈大笑的说道。

我不会弑兄的。黄收回剑扶起炎说道:你赢我两招,分你两州。便是将扬荆两州分你。

有意义吗?炎冷哼一声说道。

北边翼州兽潮凶猛,由黄龙四象居之,青州,徐州,兖州则是由九黎部居之。雍州豫州梁州,则归属我。黄说道:徐州只不过半州之地,梁州亦是,而你是兄长,巫山由你守护。

炎想了一下,也是能够接受,只不过依旧不开心的走了。

炎带着部下算是离开返回了祖地,当然也不可能在巫山下立都,选来选去,便是在江水最大支流入口处建立了都。

本来巫族内乱应该就此结束,不过,就在这入江口继续往南,便是一个巨大的湖泊,江水南北在这里截然不同,北部是星星点点的有千百湖泊,而南部则是一个八百里的大湖泊。这也没有什么,不过有不同便是有相同,湖泊亦有一条河流流入。而这条河流,便是由十万大山流出。

蚩尤本来居于十万大山不问世事,奈何部下亦有三千多部从九黎旧地跟随而来。这些部下极少数生活在十万大山,其余大部则是沿河流分布。

这样蚩尤部与炎部,便是又有了交叉。这一遇上,蚩尤部迁往十万大山之前,是实际上胜过炎部名义上败于黄部,炎部自然没有敢牛气哄哄的喊打喊杀。不过由于自己也无奈迁往这里,却是对蚩尤部有些想法,想要一起杀回去。

蛮巫!

啥意思?

蛮巫!南蛮。

你啥意思?

蛮……

你啥意思?就在炎部在一次带着不怀好意的表情叽叽歪歪的时候,蚩尤部终于是一把揪起来说道:你们说什么?

你不知道!炎部部下挠挠头说道:你先放我下来。

我知道什么?蚩尤部下迷茫的说道,也是放下他来说道:我只知道你们不怀好意。

黄将中土分为九州,十万大山不在其内。炎部部下说道:在这番外之地,便是称之为蛮胡夷戎,那你们就是蛮。

我们虽然迁往十万大山,但是同根同源出至巫山。蚩尤部部下说道:你们应该知道的?

谁知道黄怎么想的?炎部部下说道。

这可不行。蚩尤部部下也是没有心思管他,急急忙忙返回了十万大山报告蚩尤。

岂有此理!蚩尤听到部下禀告真的是直接摔了桌子。那道笼罩中土的大阵,他自然知道,还以为黄是退让,才没有将十万大山笼入其中,没有想到居然是把自己排除在巫族之外了!

大巫,炎部只分到两州之地,亦是不满。部下说道:是否联合炎部反攻回去。

擂鼓聚将。蚩尤吐出话来说道:黄要为他的狂妄付出代价。

蚩尤擂鼓聚将,整个世间都是在颤抖,得知具体原由,炎部,九黎旧部,乃至兽潮以至精怪,都是重整旗鼓等待蚩尤。

蚩尤。黄进入十万大山九黎山找到蚩尤说道:你不是隐退十万大山,擂鼓聚将为何?

原来黄得知蚩尤擂鼓聚将,面临四荒反攻的他,并不着急担心,但是对于蚩尤乃至九黎旧部炎部,黄并不希望重新起战乱。

我为何?蚩尤看着黄说道:你自己做了什么?我都不是巫族了!

是炎部部下造谣吧!黄也是把事情解释了一遍说道:我终究还是弱了一丝,若不是后土挽救,盘古鼎只是白白损毁。

黄并没有必要说谎,蚩尤还是知道事情经过应该是如此。只能是说道:可我十万大山被排除在外,却是事实。

有你,十万大山非常牢固。黄坦诚说道:于是我优先考虑了放弃这里,如今我亦无可奈何。

你觉得这个,可以获得我的原谅。蚩尤不想听解释说道:盘古鼎不在了,那么就没有九州之说。

盘古鼎已经虚化。黄说道:中土的领袖便是实际的化身,除非中土死绝,否则盘古鼎不可能消失。

你是想说什么?蚩尤说道:你以为我不敢!

这其实只是一个名分。就在蚩尤与黄僵持不下的时候,只见玄女出现说道:解决的办法其实是有的。

有什么办法?黄急切说道。

九州是你划分的,为何一定要以九鼎而划分。玄女说道:只要你与蚩尤互相认可,荆州可以包括整个十万大山。

黄恍然大悟,看着蚩尤说道:只要你部承认是巫族,那么我部便是承认你是巫族。

我需要你承认!蚩尤说道。

大巫,你多少退让一下。玄女劝道:非要巫族大乱吗?

大巫。祭司亦是劝说道:我部迁入十万大山,已然非常喜欢这里,返回原先河水流域,反而不愿意,江水才是巫山的水流,我们希望留在这里。

不管中土如何变换,江河流域都得是一个国度。蚩尤缓缓说道。

好。黄说道:我没有异议!那么荆州便是包含十万大山?

十万大山非常宽广。蚩尤说道:何止一州之力,不不仅仅是十万大山到湖泊这一方湖南,还有天一地一的岭南,以及江水南面的江南。

你有这么大地盘?黄很想说这句话,就你这三千子弟巫,勉勉强强算是湖南一地。不过,黄也只能是暗中想想,蚩尤战力无双,就这三千子弟巫,整个中土乃至四海八荒,都不是对手。

那你的想法是?黄自然知道蚩尤就是看见自己把河水划九州,至少地盘不能太小。

这……蚩尤看着祭司说道:你说?

我……祭司满头大汗,我说什么?

不如先叫楚地。玄女说道:先由荆扬管辖,等你决定后,在行划分。

就称之为湖南岭南江南便是可以了!祭司想了想说道。

不可如此随便!蚩尤琢磨着,黄取了这么多好名字,自己可不能像个土鳖一样。只能是说道:楚地勉强可以接受,不过不能和九州相提并论,你让仓颉写的《黄帝经》多写一份,我要好好选些字出来。

行!黄只能是很无奈的答应了。算是妥协处理好了这次可能发生的巫族内乱,蚩尤亦是息鼓休战。

黄回到有熊便是将《黄帝经》_《内经》《外经》抄录三份,分别送给了炎蚩尤以及归属巫山,毕竟这可是巫族第一份系统性传承形资料记录。

蚩尤拿到《黄帝经》便是把《内经》扔给了祭司,在《外经》中选取了一溜很好看的字,重新命名了中土。

何谓九州?河、汉之间为豫州,周也。两河之间为梁州,晋也。河、济之间为兖州,卫也。东方为青州,齐也。泗上为徐州,鲁也。东南为扬州,越也。南方为荆州,楚也。西方为雍州,秦也。北方为冀州,燕也。”

周晋卫齐鲁越楚秦燕加上巫山,中土亦是划分为十地。而由于祭司的粗鲁划分,狭义的楚地,便是指湖南,广义的楚地便是指湖南岭南与江南。故亦有楚地三系之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