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二十四仓颉造字
  • 我的祖宗
  • 乖胖是头猪
  • 3054字
  • 2018-02-16 04:48:12

到了昆仑关不远,不出所料,准提果然混在兽潮中,出手狠辣无情。

孽畜,受死!黄这么久以来积累的悲伤愤怒,在这一刻彻底爆发。轩辕剑一出,只见一条紫色悬架在天空,初始是黄的位置,终结是准提的位置。

准提脑袋一蒙,便是察觉一位恐怖存在在攻击自己,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已经避无可避,只能是硬抗了一下。身为大能,自然没有那么容易一击必杀,毕竟不是谁都有蚩尤这个恐怖战力,不过准提硬抗过去,身体亦是受到重创。一口老血都没有忍住,硬是喷了出来。

身体的创伤还是次要,让准提无法忍受的是精神的冲击与震荡,那个刻骨铭心的痛苦,准提忍不住嘶哑的喊了叫着。

倒是有些本身,怪不得胆大妄为。黄看了一眼准提,又是看了一眼自己,才是发现,虽然没有能够削弱准提,但是自己居然被九州加持,可以源源不断借力九州。

黄,你进攻我干嘛?准提趁着黄思索这一瞬间,终于是压抑住了痛苦说道: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要去凌霄宝殿告你。

那你去啊!黄是要借此立威,自然不会一击必杀,当然越闹大越多精怪知道最好,那么拖延一段时间,给精怪关注的反应时间,自然愿意和准提说上几句。

才是想起来帝俊太一再次进攻巫族,凌霄宝殿名存实亡,巫族已经事实上退出了凌霄宝殿。准提擦擦汗,难道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它不甘心,怎么自己总是碰到这种巨无霸存在。准提也不想想,它碰到了多少弱于自己的,强于自己的,才不过罗睺黄龙与黄而已。

求求你放过我吧!准提很是慌张的说道: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事情,但是我一直在改,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会做错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

你杀我巫族的时候,可成想过放他一次?黄说道。

我没有。准提委屈的说道:自从鲲鹏陨落后,黄龙便是记恨于我,我就在也没有进入过中土,肯定是嫁祸于我。黄,你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一定要调查清楚。你关押我,查清楚在判决。

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黄说道。

合着你就是要杀我?准提苦着脸说道:我招谁惹谁了!

你说你没有踏入中土。黄指着脚下说道:这里不是中土吗?

这明明是昆仑山下,斧柄早就不在了,你怎么可以说是中土。准提气呼呼的说道:就算西域臣服中土,西域又没有巫族,我也没有杀巫。

你仔细看看。黄说道。

那是什么?准提看着头上面的空气顶说道:这是什么?

此乃我用盘古鼎布下的九宫八卦虚空大阵。黄取个名字说道:能够感知任何生命在中土的任何行为,并且可以借取洞天福地,镇压尔等。

这真的是中土。准提慌张的说道:我刚才没有看见,真的是误入。

哼!黄说道:看你不死心,我便让你心服口服。便是催动竹简,只见八卦轮回,显现出了寥寥无几的巫族,以及一个非常奇怪的图形。

怎么回事?黄望着准提,这个图形没有谁知道什么意思,但是黄感觉的明白,竹简说的是,准提九千多年前杀过巫,不过之后确实是没有杀,更加不用说如今这次。

是有几个,但是那是……准提很是悲痛欲绝,要不要如此记仇。

你混在兽潮中,不是欲行不轨。黄收起竹简说道:只不过我来到的及时,你还没有来得及实施。

黄,你误会了!准提连忙说道:我已经改名接引,从不在以武力解决问题,又怎么会想要攻击巫族。

黄看了一眼兽潮,也是感觉到了不对劲,没有黄龙威慑,兽潮竟然停了。便是示意准提接着说。

我是因为这个。准提不情愿的拿出来说道:你若希望,便是献给你。

这是什么?黄看着准提拿出来的东西,好像是一个蛋。

是一只孔雀的孩子。准提说道:它献给了我。

黄,你别听它胡说八道。兽潮中冲出来一个兽族大能说道:我叫安,是比西域更加遥远的地域的地方而来。

你有什么想说的?黄问道。

它偷了我族孔雀母的圣蛋。安说道:还是两个。

兽族觉醒很不容易,但是蛋好像非常简单。黄说道:请找个好点的理由可以吗?

黄,请你仔细看看。安说道:这可是圣蛋。

黄仔细看了看,发现,此蛋孕育的生命,居然有成圣之造化,比之黄龙差点,倒也是不多了!

黄,你别被它迷惑。准提说道:真的是孔雀交给我的,因为兽族吃兽族,而我是报着培养弟子的想法。

望黄放心。安说道:你可能不知道,西王母在我旁边放了一颗定时炸弹,我需要一位弟子来应对这个挑战,所以我是不会吃它的。

那孔雀呢?黄有点头疼处理这种事情。

西王母之所以放定时炸弹,便是因为这个定时炸弹害死了孔雀。准提说道:那叫猪的叶和花,杀害了孔雀,试图吃了这两颗蛋,而我与孔雀有些渊源,它像我求助,我赶到的时候,可惜只救下了两颗蛋。

这一点我可以证明。安说道:不过这是兽族圣蛋,兽族尊地府,西天极乐尊天庭,希望黄上可以主持公道。

我中土初分九州,正是用才之际。黄说道:就由我来抚养可好?

那个安,你有给孩子取个名字吗?准提立马转口说道:我的这个弟子,我给他取名是假滴。

好名字。安秒懂说道:我的这个弟子叫是真的。

噢,原来你们已经说好了!黄本来无意介入此事,不过被耍了一招,自然是要扳回一局,便是说道:你们又有何可教之?

安和准提互相看了一眼,还是准提先说道:我要教的是我所追求的路,佛。一苦二空三无常四无我,生来极为赎罪,死后方能入极乐世界。

安亦是跟着说道:安已经规定了条条框框,木实力的只需要顺从。安是唯一的,幕后莫得是安的使者。并且,我打算效仿你的图案,书写出来,编订成经,就叫《蓝经》

一个想着别人全部送给自己,一个想着全部都是自己的。黄暗中想道,不过对于兽族之事,并不愿意管,也是说道:那你们就好好的教育两蛋。

若是你,会怎么教?安和准提说道。

黄不急不慢的掏出来一本书说道:便是有教无类,因才施教。

看着黄手中的《黄帝经》_《内经》、《外经》,安和准提只能是感慨巫族博大精深。各自失落的回去了,连原本打算在换个地方打的决定都没有进行。

黄解决了边境的小麻烦,也是回到了有熊。解决了兽潮精怪浑水摸鱼,黄轻松下来居然感到了一丝不习惯。

看着手里的《黄帝经》黄回想起在道德天尊所见,便是将所得填写了上去。

《黄帝内经》黄终于是写完了,此书乃是由道德天尊炼丹所得,不过由于经过多次解读,存留十不存一,只留有一丝丝线索,可追寻其余十分之九。

看着《黄帝外经》黄没有什么头绪,并没有什么可以留给后巫,毕竟巫族源于盘古巨人,并不需要什么也可以足够强大,只是道德天尊炼丹术,确实是有独到之处,不仅仅道德九千年来沉迷其中,连黄都是起了留迹之意,不过,黄终究是黄,专研是不太可能。

只有《内经》就如同道德居所,无能够赏析者。黄想起九天之上,唯独只有道德天尊与太上老君,唯独自己进去一晃,才是能够有所留迹。

《黄帝内经》这时有一巫进来看见黄那种书,不由好奇的念了出来。

有事?黄说道。

炎巫在外面。巫说道:中土分九州,炎要求取四州。

我分九州,是保神州太平。黄微有怒气说道:炎怎么可分裂九州。便是要出去和炎说道说道,不过看见巫仍然盯着书籍,亦是说道:你看的懂?

知道但不理解。巫说道:只是觉得这些图案很有味道,可以用它们来记录,已备未来之需。而不需要苦苦牢记,口口相传。

你还需要苦苦牢记?黄说道。

你不知道,自从地府成立,三千世界不计其数的尊崇。巫说道:便是要苦苦牢记。

仓颉。黄想了想说道:你可知道,其它族群可有文字?

仓颉摇摇头说道:均是由血脉传递,或者口口相传,我担心,我们离去后,剩余的巫族能否离开。

我也有这个想法。黄说道:我们需要一个简单易懂,能够长久保存的来指引巫族。如今,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黄把《外经》郑重交给他。

你亲自不是更好?仓颉双手接过来说道。

我怕我太过高深。黄说道:反而使文字没有了本身意义。

仓颉明白,便是接下了创造文字的任务。结合《黄帝内经》,仓颉通过象形来演变文字,足足上万有余,由于考虑保存,便是烙刻于龟壳骨头上,故仓颉造字亦被称为甲骨文。又由于黄推行九府乃至九天引用,仓颉造字亦被成为通用文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